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从诗歌到艺术生活”,诗人黄礼孩分享诗歌之路

信息时报 | 见习记者 麦锦婷 记者 冯钰 通讯员 朱英豪 | 2021-08-30 21:45:10

信息时报讯(见习记者 麦锦婷 记者 冯钰 通讯员 朱英豪)8月29日,广州文艺市民空间“生活艺术大家谈”活动邀请到著名诗人、广州城市形象国际传播大使、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黄礼孩,以“从诗歌到艺术生活”为主题,讲述自己踏上诗歌道路的经历,并分享了自己对于诗歌写作以及诗意生活的理解。

活动现场。通讯员供图

踏上诗歌之路

记者了解到,黄礼孩成长于湛江市徐闻县的一户农民家庭。去海滩仅需步行半小时,孩提时代,黄礼孩经常到海边玩耍。而更多时候,他会帮助家人做诸如种水稻、种菜、锄草、砍甘蔗、收割水稻、摘菠萝和放牛等的农活。回忆起这段时光,他说:“童年是诗人的故乡,这段生活使我能吃苦耐劳,此外和土地、自然等有着天然的亲近,心灵中也一直保留着敏感和好奇。”

农活之余,黄礼孩的父亲常在家里给村里的红白喜事写书法,哥哥也热爱阅读,带着幼年的他一起看《三国演义》《红楼梦》等文学名著,尽管不求甚解,但这一过程让他感受到文化氛围的熏陶,最初的文字种子就这样落在幼年黄礼孩的内心。到初中的时候,黄礼孩的作文常被当成范文在班里朗读,这给了他某种积极的心理暗示,对文字的喜爱日渐加深。

在乡镇中学读初中时,黄礼孩的语文老师鼓励他给当时住在县城的一位作家陈堪进写信,还附上自己的习作。怀着忐忑的心情,他等到了作家的回信,信中对他的习作提出了详细的修改建议,还有满纸的鼓励。回忆起这件事,黄礼孩说:“人在年轻的时候对很多事情保有好奇,好奇心带着你遇见不同的人。遇对了人,你就获得一种专注,一种对世界进入的方式。显然,陈老师对我走进文学起了关键性的引领作用。人生很长,但关键时刻只是几步,第一步走对了,你就从零这个圈迈进了出去。”

此后,黄礼孩又先后到湛江、广州读书,结识了很多文学前辈和文艺同道,这全凭生命最初的热情和走出贫困乡村的信念。在与师友的相处中,质朴的黄礼孩获得了新的鼓舞和意志,文学之路在眼前清晰起来。

“写作是一个寻找的过程”

2003年,黄礼孩曾与诗人世宾、东荡子共同提出“完整性写作”这一概念。在活动现场,他阐述道,写作是一个寻找的过程,寻找自己,寻找他人,寻找世界;而“完整性写作”即是指通过“寻找光”来消解内心的阴暗面,使生活之光能够照耀成长中的暗途。

这种“寻找”不仅需要诗人充分挖掘主体心灵,还要从更高维度着手,把握诗歌的未来性、当下群体生存状态、时代走向等命题,并将其进行艺术化呈现。黄礼孩说:“写作逃脱不了我们当下的生存境况,它要发挥的正是立足现实的救赎力量。诗人是疼痛与爱的存在,而感受与表达是诗人的生活,诗歌是一种挣脱力量,诗必须引导被禁锢的心灵飞扬。”

具体到实际的写作过程中,黄礼孩分享道,写作就是“有感而发”,而“感”就是“悟、启、思”,“发”就是“去掉陈词滥调,发现和呈现一种新的语言”。诗人的职责便是留意到生活中尚未被表达的那部分,在文字中抵达未被开掘的世界,在不断的寻找中,向远方奔赴,从一个“光点”走到另一个“光源”。

而正因为诗歌写作是一个寻找的过程,对诗歌的接受不会有唯一的标准答案。黄礼孩认为,对于普通读者来说,不必惧怕诗歌语言的跳跃与语义的晦涩,也无需弄懂每一处写作技巧与作者的意图,“有一两句诗突然抓住你,诗令你产生了新奇的联想,获得生命瞬间的打开,实际上你已经读懂了这首诗”。

把诗意带进生活

对于黄礼孩来说,诗歌不仅构成了他的人生,还带给了他诗性的生活态度,因为诗是创造性活动的想象。在生活中,他是标准意义上的文艺青年。除了写诗,他还对电影、戏剧、摄影、雕塑、绘画等多种艺术门类有所涉猎。他说:“我通过诗歌进入到不同领域,但最终还是回归到诗歌强烈的情感解放中。诗歌的语言是创造性的,很多艺术是一种诗性的存在,你得知道诗是一种意外。”

以诗歌为主体,黄礼孩曾结合雕塑、音乐、视频、书法等形式,探索“美”的多重可能性。活动现场,独立音乐人卜军演唱了黄礼孩的诗歌作品《游西关》。这是两人的跨界联动:黄礼孩希望通过音乐来传播诗歌,而卜军尤其喜爱诗歌的内涵,认为诗歌比起普通歌词具有更多的意味。这些年,一些民谣音乐人陆续与黄礼孩合作过诗歌民谣,在这之前,他还给自己所在的单位广州歌舞剧院写过音乐短剧。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