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纸质书籍是否会消失?——各方围绕《千页书》展开对话

信息时报 | 见习记者 麦锦婷 记者 冯钰 | 2021-08-29 17:23:35

信息时报讯(见习记者 麦锦婷 记者 冯钰)8月28日下午,“《千页书》——纸质写作的温故与瞻望”分享会在广州举行。

《千页书》是作家千夫长的厚重之作,由花城出版社出版,收录了千夫长三十多年来创作的近六百篇散文、杂文随笔等文章,篇幅超过千页之厚,在国内出版界实属罕见。被著名作家、编辑家田瑛称为“花城出版社的新品种”。该书是著名设计师韩湛宁在继《红马》《马的天边》之后,为千夫长设计的第三部作品,由胡野秋、韩湛宁作序。全书分为七个部分,分别是:文化篇、世道篇、序评稿、忧食录、博客选、旧习作、微文体。选编者、青年作家罕娜根据文章的题材与体裁将全书分为了七个部分,各自独立,又时空呼应。

《千页书》作者千夫长分享创作心得。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 摄


《千页书》作者千夫长分享创作心得。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 摄

千夫长与阅读推广人、作家麦小麦就《千页书》的写作缘起、跨越历程、丰富内容等展开对话。同时,该次活动邀请到了文化学者、作家胡野秋,知名媒体人、时评家何龙等展开了对纸质写作辉煌时期的温故与未来电子时代的瞻望。

文化学者胡野秋说:“千夫长是始终走在时代前面的作家,但同时又是固守文学传统的作家,他刚刚推出的这本《千页书》向我们展示了他三十年的写作轨迹,他用文字记录了大时代的细节,从中可以洞见一个作家与生活相濡以沫的情结。他对书籍从内容到形式都有近乎苛刻的追求,这是一种高贵的坚守,他用高贵的坚守在电子时代捍卫着纸质书籍的尊严。我认为《千页书》除了内容的好读之外,本身已成为一种艺术品,它向读者昭示了未来书籍成为精神奢侈品的巨大可能性。”

谈及《千页书》的毛边书,胡野秋认为,有一种古人读书的感受,而对于一本书的追求,来自内容和形式的结合。他补充道:“内容也需要有好的形式包装出去,而《千页书》刚好满足了内容与形式的高度统一。”

何龙说:“千夫长是中国最早使用电子载体的作家之一。2004年,他的小说《城外》是第一部严格以手机作为载体的小说,连字数都与当时的短信设限字数同步。那时,千夫长左右开弓,一边写手机小说,一边写报刊散文。十多年之后,千夫长以《千页书》宣示与传统印刷重新修好。我不清楚千夫长这是‘回乡省亲’还是‘回乡定居’,但无论如何,《千页书》将让一些人找回翻阅书籍的物理记忆,并抚慰他们内心深处的印刷乡愁。”

“罗伯特·达恩顿在《阅读的未来》一书中说,‘一种媒介不会取代另一种媒介,至少短期来看是这样的。’”何龙进一步探讨纸质写作的话题,“印刷作品的一大特征是有更多的使用情境——只要有光,就能阅读;而电子阅读则需要电源和网络。印刷作品的另一特征是有编辑守护文字的纯洁。”

千夫长在现场说道:“三十多年的纸质写作,给我带来了无尽的荣誉和快乐。因为写文章被一些读者尊重或认可,觉得人生足矣。瞻望未来,我认为,纸质书必须存在。如果你近期焦虑、抑郁,或更严重,那就把手机放另一个房间,让肉体躺在舒服的沙发或者床上看一整天书,一直到内在的灵安静了。”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