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正文

融资结构分化,线上线下教育融合成主流

信息时报 | 记者 徐珊珊 | 2021-01-17 19:28:47

信息时报讯(记者 徐珊珊)2020年,疫情倒逼公立学校、线下教培机构纷纷开拓网上业务,国内在线教育独角兽公司加速融资,教育“线上化”趋势明显,这一定程度上重构了中国教育培训市场,这种影响已经显现并将持续发酵。

2021年,囤积数十亿美元的K12在线教育企业们将展开最激烈的市场竞争,高昂的获客成本不能阻挡资本的热情,残酷的淘汰赛进入下半场......对于教培行业来说,零星散发的疫情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目前,教育行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教学场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行业发展之路瞬息万变,各企业也在“不变”中突破自己,在“变”中寻找新的契机。

2020年有人倒下,有人入局

在教育培训市场,学霸君终究没能挺过2020年的“岁末寒冬”。2021年元旦晚间,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发布了一封公开信表示,一位潜在投资人“估计爆雷后的道德风险,不能投钱了,”这意味着学霸君最后的外部救助不再,“这个冬天尤其的冷,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在2020年冬天倒下了……”

天眼查官网显示,成立于2013年的学霸君共获得三轮超过1.5亿美元融资,其最近的一笔融资是在2017年1月。张凯磊在公开信中提及,过去3年,学霸君没有融过一笔大钱,最少5次游走在资金链崩断边缘,“最危险的一次,我们甚至晚发了老师4天的工资。”在他看来,自己的管理不善,决策错误,导致学霸君“最终没有能够拉回来”。

事实上,从2020年初开始,兄弟连、百弗英语、迪士尼英语、优胜教育等线下机构纷纷爆雷,主动宣布破产或停止运营,松鼠 AI 表示全员工资 3.5 折 5 个月。不仅是线下机构,在线机构明兮大语文也宣布资金链断裂等等。

据《天眼查大数据:2020 教育行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0 月底,教育相关企业的注销数量达到13.6万家。

疫情只是导火索,频频倒闭爆雷的根本原因还在于企业经营不善。教育行业不少公司重度依靠预支现金流活着,而自2018年四部委发布文件规范校外培训行业,提出“一次性不得收取超过3个月的学费”之后,不少教育机构便接连宣布破产。随着政策的不断落实,效应传导作用于近两年不断发酵,疫情又导致现金流更加吃紧,当出现入不敷出后,机构终究因资金链断裂垮台。

有人退出,也有人入场。不论经济环境如何发展,教育始终是千万家庭的刚性需求。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国共新增教育相关企业23.5万家。截至10月,2020年新增教育相关企业47.6万家,注销13.6万家,净增34万家,净增企业数同比上涨了22.5%;在线教育企业新增8.2万家,新增占比在整个教育行业中达到17.3%。

2020年前11个月,我国新增近52万家教育相关企业,而2019年全年的新增数据为56万家。从地域分布来看,教育相关企业总数最多的省份是广东,共有38.2万家。

2021年1月13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度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根据已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在线教育共发生111起融资,总金额超539.3亿元。

线上线下融合的OMO成行业主流

2020年疫情期间,线下教学全面叫停,线下机构为自救转向线上,原有的在线教育机构亦加码押注,一时间在线教育风头无两。疫情加速了学生和家长对在线教育的接受度,也催生行业变局,线上、线下教育融合的OMO成为明显趋势。

翼鸥教育创始人、CEO宋军波认为,教育OMO,就是教育领域的产业互联网,是一种生产力工具。“它的本质是提高整个产业链条的经营效率,提高学生学习效果,提高老师教学输出能力,提高教培机构的商业效率和教学效率,同时也提高整个国家、整个社会教育的整体水平。”

教育机构想生存,必须同时具备线上和线下产品和服务能力。

拥抱OMO浪潮的教育机构中,既有头部机构也有中小机构,兼有 to B 及 to C 模式,来自 K12 或素质教育等刚需或非刚需赛道。

例如2020年3月,新东方在集团内部成立了OMO团队,各个地方学校组建单独的OMO项目部,并开始加速省域网校布局,在一个省以最强市的新东方线下学校为据点,借助网络辐射省内其他地市,用在线的模式渗透全省生源。

在2021财年第一季度中,新东方投资近4000万美元改善和维护其OMO集成教育生态系统,并在大约20个城市推出了OMO在线课程。新东方CFO杨志辉称,OMO计划将成为新东方未来的增长引擎之一,公司将重点投入更多资源来推进具备高增长力的OMO战略,把服务覆盖范围扩展至更多的城市和学生。有机构预测,线上和线下有机融合的OMO模式未来将成为教育行业的主流,可能占到万亿K12辅导市场的40%~50%,即至少是一个4000亿~5000亿元的大市场。

融资分化,加剧马太效应

在2020年末,多家头部教培机构先后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或定增,继续刷新记录。在一级市场上,在线教育独角兽公司猿辅导和作业帮分别在去年年末获得了融资。猿辅导获得了来自云锋基金的3亿美元融资,在此次融资完成后,猿辅导在2020年的融资金额达到35亿美元,最新估值170亿美元。作业帮紧随其后,完成了超过16亿美元的E+轮融资,两轮融资23.5亿美元,最新估值96亿美元。

在二级市场上,好未来宣布完成了33亿美元的定增,其中,23亿美元为可转换债券,由美国私人股权投资公司银湖资本领投,10亿美元为新发行的公司a类普通股。教育巨头跟谁学也在去年12月初完成了8.7亿美元的特定增发。而新东方在2020年11月赴港二次上市。

有了充足的资金,头部玩家们为了抢占市场砸起钱来毫不手软。从上市公司的财报数据来看,2020年第三季度,跟谁学实现营收19.66亿元,同比增长252.9%,净亏损9.32亿元;51Talk的营收为5.39亿元,同比增长31.8%,净利润3160万元,扭亏为盈;网易有道营收8.96亿元,同比增长159%,净亏损8.78亿元,亏损扩大。

增收不增利甚至亏损扩大的背后,是各家教育机构进行的大量营销投放和价格战。2020年第三季度,跟谁学销售费用达到了20.56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倍,网易有道市场销售费用11.48亿元,同比大幅提升,新东方、好未来等机构也一样地大手笔投入。

移动营销数据分析平台App Growing的数据显示,2020年11月~12月,教育广告在全品类广告中的占比分别为5.89%、7.63%,投放力度逐月增强。头部机构吸金,中小机构融资难,融资分化的拉大,又进一步加剧了行业的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2021年竞争格局明朗,头部营销大战一触即发

在线少儿英语教育机构伴鱼CMO翟磊表示,在线教育是一个朝阳行业,受疫情影响,行业快速发展。具体表现在资本持续看好、头部竞争加剧、入局门槛变高等等。这些表现说明了在线教育目前的竞争格局已经愈发明朗,资本多往头部聚焦,数额大、笔数小,腰部、尾部的公司已经在被逐渐淘汰,呈消失势态,对新入局者来说,行业门槛变高。

翟磊认为,2021年,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的竞争格局将会更加清晰,只剩下头部玩家的角逐,竞争也会更加激烈。比如,K12领域会加大对启蒙、低龄段的布局,在线少儿领域慢慢会往K12、高龄段布局,整个行业将开始呈现全年龄段、全学科覆盖的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也将出现越来越多的创新差异化打法。

事实上,随着在线教育赛道竞争日渐加剧,为了寻找新的增长驱动力,该领域的玩家也不得不寻求转型。其中不少玩家开始打造多学科产品矩阵,这样不仅可以开发用户的其他需求,还可以将用户价值发挥到最大,有利于增加用户粘性,提高续费率和转介绍率,从而增加企业营收。

在各大公司“弹药粮草”如此充足的情况下,2021年,在线教育的烧钱营销大战似乎一触即发。而最终形成的行业格局或许比目前的要更为集中。在网易有道第三季度的财报会议上,网易有道CEO周枫表示,相比2019年,2020年在线教育的行业集中度更高。“K12作为在线教育市场关注的焦点,目前占据了市场大部分份额的玩家只有5~6家。”周枫说,在线教育在加速发展,目前仍处于资本投入期,而非赚钱阶段。

翟磊指出,接下来,在线教育企业都在比拼两个能力,首先是融资能力,没钱就上不了战场,持续高额的融资能够应对激烈营销大战;其次是产品力与服务能力,烧钱阶段不仅靠营销,更好的产品与服务才是取胜的关键,尤其是通过创新做出差异化优势,避免同质化。

业内人士分析,就目前来看,在线教育行业已经进入了深水区,而随着博弈日渐激烈,各玩家在该领域的加码布局更加地不遗余力。而最终谁能够控制成本,挤出现金流,在更加残酷的竞争中突出重围,仍然充满悬念。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1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