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正文

《放射性物质》丨居里夫人的喜和悲,你都该了解

信息时报 | 记者 马泽望​ | 2020-06-26 20:20:53

居里夫人的名字,全世界大多数人应该都听过。但居里夫人的故事,不知有多少人能如数家珍。伊朗出生的法国导演玛嘉·莎塔皮执导的新电影《放射性物质》,原本打算在国外院线公映,但因为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该片近日转到流媒体平台播出。这部由《消失的爱人》女主角裴淳华主演的电影,讲述了居里夫人这位伟大科学家的人生,她在科研上所做的一切,她的家庭,她得到的荣誉以及她遭受的骂名。这部可以说是由女性创作者主导的电影,讲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杰出女性的故事,而主演裴淳华则表示,居里夫人当初所经历的一切,现代女性看了,也会有很强的代入感。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马泽望

故事·发现放射性物质的女人

《放射性物质》一开头,就是裴淳华扮演的居里夫人在巴黎街头边走路边看微生物相关著作。确切地说,她那是还不叫居里夫人,而是玛丽亚·斯科沃多夫斯卡小姐。不知现在多少人能记得住未出嫁未冠夫姓之前的名字。《放射性物质》并没有花多少笔墨讲她未出嫁前的故事,因为她在巴黎街头边走路边看书时,就撞到了皮埃尔·居里——巴黎大学物理化工学员物理实验室主任、两年后就会与她结婚的人。

皮埃尔被玛丽亚的才华和直率甚至鲁莽的性格所吸引,当玛丽亚告诉他,自己在沥青铀矿中发现了新物质之后,皮埃尔协助她研究。两人在4公吨的矿中,用研磨、水煮、加酸性和碱性溶液“清洗”,去除矿中已知的元素,获得未知的纯净元素——钋和镭。居里夫妇不仅发现了新元素,而且还将当时科学界对原子的认知推翻,玛利亚发现原子并不像当时科学界所认为的那么“有限且稳定”,也有一些不稳定的原子,这类原子会释放出不同能量的射线。

《放射性物质》这部109分钟的电影,大概只用了30分钟就把居里夫妇发现钋和镭以及提出射线理论的故事讲完。随后,观众能看到190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提名对放射性射线的研究者时,原本只给了皮埃尔名额,最后是在皮埃尔的坚持下,玛丽亚也才拥有姓名。

玛丽亚内心是纠结的,她不在乎荣誉,但对于丈夫一人前去领取诺贝尔奖这件事心怀不满,即使她自己是因为刚生下女儿无法远行才由丈夫一人领奖。她知道皮埃尔没有抢功劳的意思,但她依然感受到女性科学家要获得认可,要比男性科学家艰难。即使她当时已经是世界上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女性科学家。

1911年,玛丽亚又因为发现钋和镭元素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她成了世界上第一个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人,而且是不同领域的奖项。电影并不只展示玛丽亚的成就,她在丈夫死后与好友、有妇之夫保罗·朗之万的不伦恋如何让她声名狼藉。她对女儿的教育,她如何利用自己的盛名“威胁”法国军方给钱让她研发有X光射线装置的救护车,拯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大量士兵,电影全都有描述。

主演·“我甚至不知她拿过两次诺贝尔奖”

《放射性物质》的口碑毁誉参半,因为就电影来说,该片确实没有很独到的地方。但因为玛丽亚·居里这位传奇人物的人生本身就充满看点,所以以科普的眼光来看,该片还是有价值的。

英国演员裴淳华的表现,也是能让观众将这部电影看进去的重要原因。2015年凭借《消失的爱人》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2016年凭借《私人战争》获得金球奖电影剧情类最佳女主角提名,裴淳华演绎的角色都是银幕上少见的女性形象,但共同特点就是——古怪,或者说不同寻常。

裴淳华接演《放射性物质》,也是看中了居里夫人“古怪天才”的特质。裴淳华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自己总是被这些一般人看起来觉得古怪的角色所吸引,“居里夫人的才华、她的决心以及她对自己身份的认同,都是吸引我靠近她的因素。她对自己智商、对自己工作所展现的绝对信心令我着迷,而她永远直来直往甚至略带粗鲁的交流方式也很有意思。伟大的男性如果生活、私生活不完美,大家会觉得他只是不羁、不拘小节。但换成伟大的女性,就会被指责。我觉得这种双重标准,到现在还是一样。这也是我们现在看《放射性物质》会有共鸣的地方之一。”

裴淳华说,她很意外居里夫人的故事很少被拍成影视作品,而就算有,也比较侧重展现她与朗之万的不伦恋故事。“我接演《放射性物质》之后才发现,原来我对居里夫人一无所知。她的名字我当然听过,但我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甚至不知道她拿过两次诺贝尔奖,更不知道她的女儿也拿了诺贝尔奖。”裴淳华说,所以她接演这部电影,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大家也和她一样,全面了解这位伟大女性的人生。

导演·女导演玛嘉·莎塔琵的尝试

该片获得比较多负面评价的地方,在于导演的技法不成熟。导演用了不少打破线性叙事的方法,但出来的效果比较平淡。譬如在皮埃尔和玛丽亚得知医生亨利·当洛在他们研究的基础上发现了録化镭在肿瘤治疗上起了作用,镜头就切到20世纪中美国医院中一个医生和一个肿瘤患者的家人聊镭治疗的画面。而玛丽亚他们发现了射线之后,镜头又切到1961年美国内华达沙漠上人们前去围观原子弹试爆的场面。观众能明白这些镜头的意思,导演第一个是想表达居里夫人的发现在医疗上的意义,第二个则是想说人们对射线的危害一无所知。但这些衔接方式手法都不太高明。

女导演玛嘉·莎塔琵在执导真人电影方面确实要再练手。但这位文化界跨界高手的才华,也不是一部《放射性物质》就能否定。她最早是以漫画小说家、插图画家的身份出名,随后她参与编剧和执导了自己的自传体漫画《我在伊朗长大》的同名动画电影,该片在2008年获得奥斯卡动画电影长片提名。2011年,她执导的动画片《梅子鸡之味》则获得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提名。两部电影都和她童年在伊朗的经历有关,擅长讲自己有真情实感故事的玛嘉,如今拍摄“别人”的故事,也算是玛嘉一次勇敢的尝试吧。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涉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