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男人帮 > 正文

美国人吃出病来 政府的错?

信息时报 | 阿景 | 2020-03-26 21:45:13

美国人吃的东西正以惊人的规模让他们生病,但从美国政府对营养研究的投入来看,当局似乎并不关心。

与饮食相关的疾病如肥胖、2型糖尿病和高血压的发病率逐年上升。治疗这些相互交叉的流行病是美国医疗成本不断膨胀的一个主要原因。但是,美国政府在营养方面的研究经费却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且其水平跟不上与饮食有关的疾病不断恶化的危机。

美媒:

政府失误导致营养研究战略缺失

美国政府预算文件显示,近30年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美国农业部用于营养研究的资金比例基本保持不变,与其他许多研究领域相比,显得微不足道。这两个机构为政府支持的营养科学提供大部分资金。

拿NIH为例。2018年,NIH在营养研究上投资了18亿美元,略低于总预算的5%。去年,美国农业部投入了8800万美元(约总预算的7%)用于人类营养,几乎与1983年的水平相当。

美国媒体对NIH和美国农业部官员以及营养研究人员的几十次采访表明,美国多届政府的领导失误导致了国家营养研究战略的缺失。

专家40年前警告:

政府不重视将影响美国人生活质量

凯瑟琳·沃特基曾是奥巴马政府的美国农业部首席科学家。一个为国会提供科学政策建议的办公室聘请了她,让她负责对政府的营养研究进行全面评估。

凯瑟琳·沃特基曾在奥巴马政府任美国农业部首席科学家。

她在1978年发表的报告中指出,这些机构未能解决美国人民不断变化的健康问题。报告称,最重要的研究领域将是确定饮食与慢性病之间的联系以及预防方法。报告警告说,如果政府不改变它的关注点,美国人的生活质量将受到严重影响。

沃特基现在是爱荷华州立大学的一名教授,她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令人沮丧的是,她的团队几十年前强调的许多问题今天仍然存在。

沃特基说,在报告发表后的几年里,美国农业部和NIH在营养科学领域展开了一场地盘争夺战。最终,这两家机构同意,NIH将牵头进行营养生物医学方面的研究,而美国农业部将负责定义健康饮食。

饮食危机代价高

美国人肥胖年耗1470亿美元

在19世纪、20世纪,营养研究曾占据突出地位,当时维生素缺乏症如糙皮病、佝偻病和坏血病在很大程度上被根除。

相比之下,今天的饮食危机是一种过度危机,它正在让美国人付出高昂的代价:每年光是治疗肥胖就要花掉1470亿美元,治疗高血压每年花费约1310亿美元,治疗糖尿病(其中绝大多数是2型糖尿病)花费2370亿美元。然而,增加营养研究经费背后没有强大的游说力量。这使得营养研究被悄悄搁置了,更多的注意力被放在特定的疾病上,而不是这些疾病的根源:糟糕的饮食。

营养学界混乱

缺乏研究 民众不知道该怎么吃

美国政府投资的缺乏给消费者留下了很多困惑。食品行业资助的研究填补了不少空白,但也有人批评这些研究更多和营销有关,并非公正的科学。营养科学界也陷入了混乱,争论的焦点是,公共健康的头号敌人是加工过的碳水化合物、脂肪、钠还是糖。

上个月,一项研究对大多数人应该少吃红肉和加工肉类的建议提出了质疑,其论据是,支持这种长期建议的证据不足。这项研究发表在《内科学年鉴》上,引发国际媒体的疯狂报道及又一轮消费热潮。

这项研究也使人们反思为何饮食研究经常成为笑柄。今天咖啡是健康的,明天就不是;红酒对心脏有好处,也可能没有;奶酪要么是蛋白质和钙的健康来源,要么是过量摄入脂肪和盐的危险来源……

“人们问我他们是否应该喝牛奶。我们为什么会不知道呢?”塔夫茨大学营养学院院长、心脏病学家达鲁什·莫扎法里安说,“他们问我:‘奶酪是有益的还是有害的?’我们不知道奶酪是否有益,我们应该知道奶酪是否有益。”

大多数营养学研究人员认为,尽管这些流行病学研究存在缺陷,但它们很重要。

“我们知道很多,但我们知道的越多,也就知道我们不知道的更多,”莫扎法里安说。莫扎法里安现在正领衔敦促美国国会在NIH建立一个新的营养科学部门。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重视绝症治疗 营养研究地位低

美国政府为营养研究提供最大资金来源的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该机构目前每年花费近400亿美元研究如何更好地预防、检测、诊断和治疗疾病。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

这推进了癌症治疗的巨大进步,比如说,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癌症的总体死亡率一直在下降。NIH还领导了一个国际基因组计划,帮助识别数百种致病基因,这些基因继续刺激生物技术创新。NIH拥有27个研究所或研究中心,研究范围包括心脏、肺和血液、精神健康、酗酒和眼疾。其中,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是规模最大、资金最充足的机构。

哪些研究会得到美国政府更多的资金呢?2018年,NIH为癌症提供的资金为63亿美元,该疾病影响了美国近9%的人口。而影响美国约30%人口的肥胖问题仅得到了约10亿美元的资助。NIH在一份声明中说,影响更少人的疾病往往是毁灭性的,对患者和国家代价高昂。

在NIH内部,营养研究的降级不仅仅是资金问题。没有专门研究这个课题的机构,没有中央领导班子,工作人员也很少。根据对NIH近12位前任和现任官员及研究人员的采访,近50年来,营养科学一直是美国医学研究的重头,却在多次政府重组中失去了政治影响力。

曾被卡特政府重视

NIH上一次将营养研究列为优先项目是在卡特政府时期,当时著名的脂代谢专家唐纳德·弗雷德里克森担任院长。“那时我们的工作水平很高,”当时在NIH负责协调营养研究的阿特弥斯·西莫波罗斯回忆,媒体报道了美国大范围的饥荒之后,国会山出现了高度关切。在看到后来的领导人对这个话题失去兴趣后,弗雷德里克森在1985年离开了NIH。

如今,NIH营养研究协调办公室的规模与那些监管更狭窄课题的机构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仅4名员工在营养协调办公室工作(其中两人是兼职),相较之下,26人在膳食补充剂办公室工作——负责研究维生素、矿物质和草药的效果。

“它已被削减到几乎为零,”塔夫特大学教授曼德指出,“事情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曼德曾在奥巴马政府负责美国农业部的食品安全和营养项目。

几年前,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公开抗击儿童肥胖的同时,NIH也悄然完成了一项长期规划的转型,不再支持全国近80个普通临床研究中心,这些中心在营养、生理学、代谢和其他领域开展了许多开创性的研究。

从理论上讲,研究人员可以要求NIH提供充分资金直接用于一个特定的研究项目。实际上,NIH的大部分拨款被限制在50万美元以内,这是一个十年来从未提高的门槛,也不再足以支付大多数临床营养研究的费用。

“这使得我和我的同事们不可能提出这些类型的研究,”华盛顿大学的流行病学和医学副教授马里奥·克雷茨苦恼地表示,克雷茨同时在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工作,他在那里研究饮食干预和癌症预防。“现在成本太高了。我认为营养研究是牺牲品。”

出成果却面临被裁减

今年早些时候,临床营养学研究面临着另一个潜在的打击。今年5月,NIH领导层提议关闭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NIH总部唯一的代谢研究部门。这个部门有一个准备和测量食物的厨房,有供人们过夜、长时间观察的私人房间以及受过专门训练的研究人员,包括防止人们将食物偷运进或送出病人房间的护士。

该中心最近进行了一项备受瞩目的临床试验,首次证明了超加工食品与体重增加之间的因果关系。在这项发表在5月《细胞代谢》杂志的研究里,研究人员设计了两种含有相同水平卡路里、碳水化合物、脂肪和蛋白质的饮食。唯一显著的区别是,这些食物是未经加工的,还是经过深度加工的:鸡肉、苹果、干小麦和自制的调味料是前者,像罐装馄饨和白面包是后者。

实验参与者没有潜在的健康问题,在研究的前半部分,他们被随机分配到两种饮食方案中。研究结果是突破性的:在未加工食品组,参与者基本都减重了,而加工食品组则体重增加。之前的研究表明,加工食品与体重增加有关,但这项研究明确表明,加工食品会导致体重增加。

在这一里程碑式的研究发表的同时,NIH提议关闭其代谢研究部门,这遭到了科学界的反对。今年6月,美国营养学会和肥胖学会在写给NIH领导层的一封信中表示,关闭该机构将危及重要的研究。这份提案“表明营养研究并不是NIH一个重要的科学研究领域”,美国营养学会写道。


美国农业部

制定美国营养方针 面临预算被砍

美国农业部负责制定美国的营养指导方针。早在20世纪初,美国农业部已经开始探索如何通过增加适当的营养来帮助农民和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口。营养学家认为,当时的牛奶、水果和蔬菜等奢侈品是有益健康的食品。他们在了解维生素缺乏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帮助美国在二战前基本消除了佝偻病、坏血病和糙皮病等疾病。

尽管如此,到了1940年,随着美国可能加入战争,40%的新兵被认为不适合服役,因为他们体重不足或营养不良。罗斯福总统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提出了联邦政府的第一个饮食建议,并扩大了美国农业部的学校午餐计划和食品券计划,即现在的补充营养援助计划。

直到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营养问题才再次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当时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关于美国饥饿问题的特别节目引起了人们的警惕。来自南达科他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乔治·麦戈文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应对大量营养不良的穷人。

如今,美国农业部在全国各地设立了6个营养中心,由农业部的农业研究服务部监督管理。其中一半完全由该机构资助,而其他的则依靠与大学和医疗中心的合作协议运作。他们的工作通过跟踪人们的饮食模式、监测食物成分以及研究如何在预防肥胖和慢性疾病的同时保持健康,帮助联邦政府提供每五年更新一次的饮食建议。

尽管美国农业部在其1440亿美元的预算中,有75%用于通过学校餐等项目为美国人提供食物,但与提高农作物产量、管理自然资源和确保食品安全等其他优先事项相比,仅拨出7%的资金用于营养方面。

“我过去常常对康奈尔大学的学生说,我们对鸡的营养了解得比人还多,”杰拉尔德·库姆斯说。在2015年退休之前,库姆斯在美国农业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大福克斯的人类营养中心工作了14年。

如今,美国农业部的营养研究风雨飘摇。特朗普政府多次提议将农业研究所的人类营养预算削减半。国会回绝了这些要求,并保持了基本不变的拨款。


现状

70%成年人超重 美国人病从口入

当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农业部和国会让营养研究停滞不前时,美国人正在努力解决沃泰基41年前的报告所预测的问题。美国人一直因为吃得太多而生病。

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肥胖率开始飙升,其原因研究人员至今仍无法完全解释。当时,14%的美国成年人肥胖。到本世纪初,这一比例已攀升至30%以上。如今,这一比例接近40%,这让美国人面临着罹患其他许多疾病的风险,包括某些类型的癌症。即使那些不属于肥胖的人体重也超标了:如今超过70%的美国成年人超重。

研究人员和政策制定者越来越相信,如果不加大对营养研究的公共资金投入,对抗这种健康流行病就不会有什么进展。食品公司支持的研究不能做这项工作,因为它们经常充斥着利益冲突,加剧了消费者和医疗专业人士之间的不信任。


危机

美国千禧一代健康状况不佳 或影响经济发展

近日,一份报告显示,美国千禧一代身心健康状况不佳,或对美国经济造成严重不良影响。

美国千禧一代的人数大约7300万。目前美国三分之一的劳动力来自千禧一代。穆迪分析在报告中称,千禧一代(即1981年至1996年之间出生的人)的高血压、高胆固醇、抑郁症和多动症的发病率,要比X世代(通常指在1965年到1980年出生的人)更高。

报告显示,从2014年到2017年,美国千禧一代的抑郁症发病率上升了31%,多动症上升了29%,高血压上升了16%。该公司预计,到2027年,美国千禧一代的医疗费用,可能比同年龄的X世代的人高33%。

同时,医疗保健成本的上升,意味着雇主、工人、美国政府的财务负担都将增加。穆迪分析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说:“千禧一代健康情况变差,导致医疗保健费用增加,这无疑给千禧一代带来了财务负担,同时也给整个经济带来了负担。”

健康问题可能会导致美国千禧一代收入下降,主要由于其出勤率和劳动生产率的下降。

赞迪说,“当人们生病时,他们很难坚持工作,而且他们的参与度和专注度也会降低,生产力将下降。”人们健康状况不佳,也不利于创业。

报告指出,美国千禧一代的一些心理和行为问题,可能与财务危机带来的不安全感有关,阿片类药物的流行,使许多年轻人的健康情况恶化。包括抑郁症、药物和酒精滥用在内的问题,通常也需要昂贵的治疗费用。

赞迪表示,“如果这一趋势继续下去,将对这一代人和整个(美国)经济,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1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