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 > 正文

驰援日记|师徒齐上阵 严守疫情高地

信息时报 | 记者 黄艳 通讯员 张阳 夏漫漫 | 2020-02-28 21:26:38

信息时报讯(记者 黄艳 通讯员 张阳 夏漫漫)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妇产科护师伍陶香今年只有25岁,本来可以休假的她,却选择了放弃回家的机会,独自在广州过年并待命。当奔赴武汉之前,好友问她:“你害怕吗?”她的回答是:“不害怕是假的,战士上战场在枪林弹雨中穿梭,我们和病毒朝夕相处,一样存在很大的风险,但我不后悔我的决定,因为害怕我才更能保持敬畏之心,才能更好地做好防护,因此我才有自信来到武汉,运用我的所学帮助他人。”

征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25岁,毕业一年半,我来到了武汉,以一种充满光荣和使命感的身份来到抗疫前线。时光飞快,来武汉已经20余天了,因工作繁忙我还未能有空对这半个多月的工作、生活留下只言片语的记录。2月8日是到达武汉的第二天,我们医疗队131人便已投入到紧张的战斗中去了,这些日子,我参与分发、搬运物资,练习穿脱防护服、护理病人等。接到工作任务我们就马不停蹄地跑来跑去,每天的心思都在病人身上,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匆匆过去。

作为一名医护工作者,我深知病毒的凶猛和可怕,也非常关心疫情的进展,每天都会密切关注疫情数字的变化。心疼所有人,尤其是那些素未谋面的武汉同胞。而我们绝不能让我们的同胞独自奋战。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同为华夏儿女,同为兄弟姐妹,面对灾难,有谁能坐视不管?

来武汉之前,我内心一直涌动着“能为他们做些什么,为这场战役做些什么?”的想法,即使是我的力量非常微小,但是我依然想尽全力做些事情,就像军人为保卫祖国的同胞们一样上战场,医护人员在这场战斗中就和军人一样责无旁贷。救护病人,我们是专业的,我相信我能发挥自己的作用。

大年三十,我们医院发出了支援武汉的征召,需要16名护士奔赴前线。我毫不犹豫地跟护士长报了名,我说:“虽然我工作年限不长,经验相对来说不丰富,但是我轮过半年的ICU,如果需要,我可以上。”护士长向我表示赞同。虽然当时我没有被选上,但我从心里钦佩那些老师的勇气。

出发:青年突击队奔赴前线

春节期间,年初六到年十二,我本来是有六天假期的,我思考再三还是放弃了回家的机会,决定在广州这边待着,如果医院有需要,我可以随时快速上岗支援。我跟家里人打电话解释了原因、宽慰父母的情绪,他们都表示可以理解我的决定。形势特殊,医护人员和病人的生命时刻连接着,爸妈支持我的决定,只是比较心疼我要一个人在广州过年。电话里,他们不停地嘱咐我要准备各种好吃的,一个人在外面不要委屈自己,接着又反过来宽慰我不要我担心他们。

2月6号晚上8点左右医院选调第二批去武汉支援的护士,我又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并如我所愿成为“青年突击队”的一员,作为年轻的力量以自己所学报效国家、保卫人民。医院通知我们2月7号早上就要在医院集合出发去武汉,当天晚上9点我跟父母通电话,妈妈说:“自从你第一次问我,如果你要去武汉我会怎么想,我就知道依你的性子,这一天会来到,所以我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疫情通报,希望疫情可以控制住,你就可以不要去。但是你已经决定去了,我们就希望你在那边好好保护自己,好好照顾自己,一定要平安。”

电话这边的我早已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父母和我都知道这次疫情凶险,我不知道他们从今天开始会有多少个不眠夜,他们做出这个决定需要多大勇气?但是像我一样的医护人员成千上万个,还有其他普通人,有哪一个不是和我一样呢?“舍小家,为大家”,我只知道,我的决定是对的。我没有太多时间沉浸在这种感伤里,便赶快准备物资和行李,一直到凌晨三点我才睡下,第二天早上六点就起床,准备出发去医院。武汉,我们来了。

传承:师徒齐上阵、严守疫情高地

2月7号晚上七点左右几经辗转,我们终于坐上武汉的大巴车,准备去驻地,路上我们透过车窗用眼睛捕捉着这座城市的点点滴滴。这时夜色已经笼罩了这座城市,但是街灯依然亮着,高楼大厦默然耸立,大桥横跨马路两旁,只是整个城市像是陷入了沉睡,没有车鸣、没有人声。往日的人头攒动、车水马龙好像突然从这座城市悄悄隐去,一切恍然如梦。

出发前,好友问我:“你害怕吗?”我说:“不害怕是假的,战士上战场在枪林弹雨中穿梭,我们和病毒朝夕相处,一样存在很大的风险,但我不后悔我的决定,因为害怕我才更能保持敬畏之心,才能更好地做好防护,因此我才有自信来到武汉,运用我的所学帮助他人。”

除此之外,我不是一个人,我们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援汉医疗队来了这么多同事,我相信我的团队,相信我们国家医疗队的实力。都说上阵父子兵,这次在我轮科期间的三位带教老师也都来到了武汉,我们是上阵师徒情,可以一起并肩作战,这是一种传承,是一段很难忘的经历。能和几位老师一起战斗,我更加自信、更加从容,内心便少了很多恐惧。

我们医疗队对口支援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的重症病房,在这里的患者基本上病情都比较危重。第一次进入病房的时候由于穿戴了好几层的防护服、手套和护目镜,我的行动很不方便,平常很简单的抽血打针,此时却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双手僵硬,触摸血管时感觉不那么准确,也为我的护理工作带来很大困难。就在我担心扎不好针而有所顾虑的时候,让我感动的是,病房里的患者们反过来鼓励我不要害怕,不用担心。看着这群可爱的人,我心想,我一定要尽我所能去呵护他们,使他们少受伤害、早日康复。好在都是一针见血,我有所心安。

为了让患者得到更好的营养与支持,我们将自己的营养品、水果、糕点带去病房发给他们,还手写了一些加油的标语鼓励他们一定要坚持下去。在平常的工作中,我们也都会讲一些鼓励和安慰他们的话以减少他们的心理负担。我们医院的医疗队还组织了一场更大的捐赠,号召大家将多余的营养品捐赠给患者,有些患者感动得哭了,因为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千里迢迢赶来武汉帮助他们。我们这些原来生活在不同城市、不可能有交集的人,在这一刻,内心紧紧地依靠在一起。

来到这里之后,工作和生活上的困难不算什么,因为自己的信念足够强大,因为团队的力量和国家的支持,因为有日夜兼程保障后勤的工作人员,有在后方倾囊相助、力护医疗队的医院大家庭。如果以后在回忆的时候,我会记得自己在25岁这一年,成为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武汉战疫”青年团员突击队的一员,在2020年2月7日奔赴武汉和全国人民一起奋战,为救护自己的同胞而不懈努力。这会是我一生中难忘的时刻,这也会成为很多人的共同记忆。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1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