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正文

三代人在同一家医院出生,一段延续70年的医患情

信息时报 | 记者 廖温勃 通讯员 白恬 梁建钟 黄璀玥 | 2019-12-06 16:16:23

信息时报讯(记者 廖温勃 通讯员 白恬 梁建钟 黄璀玥医患之间,最难得的是什么?或许每个人的答案不尽相同,但“信任”二字一定在其中。因为信任才有生命的托付,才有医患携手的温情与感动。近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一段绵延近70年、跨越三代人的医患情为医患信任、友好、和谐作了最好的注解。

1952年出生的陈姨是居住在广州西关的一位老街坊,从她的出生开始,她的女儿、孙女都相继在广医三院(原为柔济医院、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诞生。一家三代人,在不同的时代与这所有着120年历史的百年老院结下了不解“医缘”。


温馨幸福的祖孙三代柔济宝宝。通讯员供图


 70年前的出生证,好似“结婚证”

“我是1952年在柔济医院出生的,1984年我在市二医院生下了我女儿,2014年我女儿又在广医三院生下了我孙女。你看,我们一家三代人都在柔济医院出生。”今年67岁的陈姨拿出三张“年代感”极强的出生证,如数家珍般一张张地介绍。

第一张不到巴掌大的、泛黄的出生证是陈姨本人的,红色繁体字写着“广州市市民出生证”,翻开时外页两个双“囍”十分醒目,乍一眼看还以为是结婚证,十分喜气,内页左侧是一方印,右侧中间一栏写着出生地“柔济医院”四个字。


陈姨1952年在柔济医院的出生证(里页)。通讯员供图


第二张出生证是陈姨女儿的,红色封壳上的“囍”字依旧醒目,内页的信息里多了体重、身长、胎龄等信息,接生单位那里印有“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公章,已然隐隐有点泛白。


陈姨女儿1984年在广州第二人民医院的出生证。通讯员供图


第三张最新的出生证是孙女的,详细记录着这个家庭最小成员到来的各项记录,左下角写着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陈姨孙女2014年在广医三院的出生证。通讯员供图


不同时期的三张出生证见证了一家医院120年间,从柔济医院到市二人民医院、再到广医三院的历史变迁。一家三代人,竟奇妙地对应医院的每一个发展阶段,这样的缘分连陈姨也觉得难能可贵。

三代人:不同的生育记忆,同样的柔心守护

“我是家里的老小,我妈妈39岁生的我。我妈妈跟我说,我是叶郇爱医生接生的,出生的时候才七个半月,体重才4磅8安士,我现在都没搞清我出生时到底是几斤。”陈姨回忆母亲曾同她提及的“身世”。

用大家熟悉的方式计算,陈姨出生时才四斤多一点,是个早产儿。在20世纪50年代初,早产儿的照顾无疑是个难题。“我听我妈妈说,当时柔济医院的医护人员很费心地治疗,我没有住温箱,就在叶郇爱医生他们的照顾下健康地活下来了。”陈姨口中的叶郇爱,正是柔济医院妇产科前辈、广东省著名妇产科专家。

1983年,31岁的陈姨怀孕了,按照当时的相关政策,她分娩的医院是另一家。但从小在西关长大的她对“家门口”的市二医院有着天然地熟悉与信任,直到现在老西关的老广们提到“生仔”都会首选市二。

陈姨于是拜托叶郇爱医生为自己挂号。“我们和医院很多老职工都住在这一片(西关),我散步时碰到叶主任,说希望在这家医院生,叶主任人很好就为我挂号。”在陈姨口中,叶郇爱医生就像一位亲切热心的“街坊邻居”。1984年年初,陈姨早上7点感觉不对劲,开始腹痛宫缩,家人赶紧把她送到市二,当时的产房设在医院老建筑“林护堂”的三楼,慌里慌张的她连电梯都没坐,爬到了三楼。“疼了十来个小时,恨不得赶紧生”陈姨说:“最后关头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记得八个医护人员围着我,在我身边温柔有力对我说‘1、2、3……1、2、3’我就这样生下了我的女儿。”

时间一晃又是30年,陈姨的女儿也成家怀孕了。“我想都没想就选择了广医三院”陈姨的女儿露露(化名)说:“老一辈都说这家医院妇产科厉害,我产检、分娩的时候也感受到了医院的专业、医生的负责,真的让我感觉很踏实。”

露露(化名)回忆她怀孕期间,医院经常开展各类孕产妇健康大讲堂进行健康知识科普;还组织她提前到产房参观熟悉,打消对分娩的恐惧;为她产检的产科张中芳主任医师更是细心尽责,每个孕妇都要一一仔细检查,经常看诊看到晚上八九点,这些细节让她更加信任广医三院。

2014年11月,露露(化名)在广医三院顺产生下了女儿。三代人新生的喜悦,都被柔济医院一一参与见证。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1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