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男人帮 > 正文

百万吨“核污水”欲直排大海

信息时报 | 子熙 | 2019-10-13 13:30:50

自2011年日本发生大地震以来,围绕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种种舆论就没有停息过。最近,又把它推上风口浪尖的,是日本官员提议将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污水”直接排向海洋。有媒体怀疑,这是日本政府为试探舆论口风的一种方式——自从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之后,为了控制反应堆温度,就不断地注入大量冷却水,从而产生了大量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污水”。目前“核污水”的储量已超过115万吨,而修建在核电站周边用于储存这些“核污水”的储水罐即将达到极限……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在2011年发生核泄漏事故后,国际社会上对于日本核安全的质疑声就不绝于耳。然而近日,日本前环境相原田义昭表示,应将核电站中的百万吨“核污水”直接排入太平洋,这番言论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也让日本核安全问题再一次成为国际焦点。


  “核污水”已经超百万吨

  提出这一建议的是日本前环境大臣原田义昭。9月10日,就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改组内阁前夕,原田义昭在记者会上被问及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处理方法时表示,除了直接排放(入海)稀释外,别无他法。

  不谋而合的是,东京电力公司称,截至今年7月,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储量已超过115万吨,而用于储存这些“污水”的储水罐多年来以每周一个的速度在核电站周围增加,将在2022年达到极限……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强烈地震并触发海啸,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灾难性辐射泄漏。核电站内一号机组和三号机组反应堆冷却系统损毁,导致核燃料熔化:反应堆内压力容器中的核燃料棒失去冷却后迅速升至极高温度,并从压力容器底部泄漏到外面一层安全壳的底部。为控制反应堆的温度,东京电力公司只得往反应堆内注入大量冷却水,因而产生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污水”。事故发生后,日本政府将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占福岛县面积约10%的区域划为避难区,并称这一区域内辐射水平严重超标,居民也被要求强制疏散。


  每天产生300吨“核污水”

  据悉,在这次泄露事故中熔毁的核燃料棒,由于不断混入冷却水和每日不断流入涡轮机房的地下水,时至今日,每天会新产生约300吨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污水”。由于东京电力公司在事故当初应对不力,导致“核污水”流入海洋以及地上蓄水槽发生泄漏等情况层出不穷——2011年4月4日,东京电力公司就将福岛第一核电站内含低浓度放射性物质的1.15 万吨“核污水”直接排入大海,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枝野幸男给出的回复是“别无选择”。

  实际上,日本政府多年来一直在研究“核污水”排放问题。不过面对这一问题,日本政府真正开始采取措施是在2013年9月。在日本政府制定的三项基本方针之下,投入的国家经费总计将达到约470亿日元。然而这时距离泄露事故发生已有两年半之久。


  日本政府忙“灭火”否认

  日本新内阁于9月11日成立,原田义昭也卸任环境大臣一职。但如何化解他此番“爆炸”言论的影响,也成为新任政府的第一道考题。

  对于原田义昭的说法,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另一场新闻发布会回应道:“原田义昭的表述只是他的个人观点。”他还表示日本政府还没有决定“核污水”处理的最终方法,目前仍在讨论。前首相小泉一郎的儿子小泉进次郎作为新上任的环境大臣,特地前往福岛向愤怒的乡亲致歉。

  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本,负责污水处理的部门是日本经济产业省属下的日本专家小委员会,并非环境省。但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讨论“核污水”处理话题的经济产业省专家会议自2018年12月之后就没有举行过。因此,尽管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称这是原田义昭的“个人的意见”,但是仍有许多媒体怀疑这是日本政府试探舆论口风的一种方式。


  有日本城市愿意接纳排放

  一石激起千层浪——原田义昭的言论招致不少日本渔民的强烈抗议,“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将‘核污水’排入大海的计划。”福岛县渔业联合会会长野崎哲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道,福岛县渔业在核泄漏事故发生后发展一直受阻,许多人对当地鱼产品的质量表示怀疑。若现在再将“核污水”排入大海,消费者会更不愿意购买当地食品。

  不过,包括大阪市长和大阪府知事在内的多位日本官员表达可以接纳排放的意愿,前提是中央政府确认不会破坏环境。大阪市长松井对媒体称,“完全不会破坏环境的东西应该由整个国家进行处理。如果将其运过来并排放,也是有可能的”。

  大阪市不是第一次对日本大地震“后遗症”伸出援手——在前大阪市长桥下彻的主导下,大阪府曾在2011年宣布接纳东日本大地震的灾害废弃物,通过大阪湾填埋工程共计处理了约1.5万吨。


日韩在国际会议上“互怼”

  若日本果真决定向海洋排放“核污水”,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作为日本邻国的韩国,对此事也一直保持密切关注,并警告称,一旦“核污水”排入大海,全球海洋环境都将受到影响,“(核污水)一旦倾入大海中,200天后就会流入济州岛,280天后抵达韩国东海岸,一年过后整个韩国东部海域将受到相关污染。”韩国媒体甚至表示,所有与太平洋相连的临海国家届时都将受到污染水影响。

  就在日本前环境大臣原田义昭爆炸性言论提出几天之后,在9月16日于奥地利维也纳召开的国际原子能机构大会上,韩国就“核污水”排放问题与日本展开了一场激烈辩论。

  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第一次长(副部长)文美玉在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福岛‘核污水’的管理不再是日本的国内问题,而是影响整个全球海洋环境的严重国际问题。‘核污水’至今没有得到解决,整个世界都对此恐惧且不安。”她还说,一旦日方决定将“核污水”大规模排入大海,将成为影响全球海洋环境的重大国际热点,她呼吁国际原子能机构能够在福岛核电站“核污水”处理问题上发挥作用。

  据悉,韩方在大会上演讲的前半段,一直在谈日本“核污水”处理问题。而出席会议的日本科学技术大臣竹本直一则用“毫无科学依据”回应韩国。“关于‘核污水’处理问题,我们收到了一些毫无科学依据,也不符合事实的批评。我们强烈希望此事能公正理性地进行讨论。”虽未指名道姓点出韩国,但明显是在回应韩国担忧污染水排入大海的言论。竹本直一还称,排放“核污水”一事日本政府还在商讨,现在还没有决定。

  除了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大会上的交锋,韩国海洋水产部又在《伦敦倾废公约》缔约国大会上向成员国告知日本福岛核“污水”处理问题,将该问题付诸公论。据悉,《伦敦倾废公约》缔约国大会从10月7日起,在位于伦敦的国际海事组织总部举行,此次大会议题包括“放射性废弃物管理”。

  据报道,韩国政府将和绿色和平组织携手呼吁国际社会共同探讨“核污水”处理问题。绿色和平组织此前就福岛核“污水”排入海洋的计划表示忧虑,并计划向日本政府提交质疑文件。韩国海洋水产部相关人士表示,已向日方提出共享“核污水”处理问题的相关信息。


  东京电力首次公开排放方案

“核污水”到底怎么处理?

  果不其然,就在日本前环境相原田义昭试探舆论“水温”之后,2019年9月27日,日本专家小委员会召开会议,讨论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处理方式,东京电力公司也首次提出确切的排放步骤及方案。据报道,东京电力公司以土地不足为由,排除了建造更多储水罐的方案,仅提出了“排入海洋”和“排入大气”两种方案。此外,还就如何抑制舆论压力提出了“有可操作性的方案”。


  “排入海洋”方案更好

  会议中,日本专家委员会委员长称,两个方案中,考虑时间和费用成本,“排入海洋”的方案更好。东京电力公司还称,若因排放“核污水”而产生负面舆论影响,则应利用媒体和社交平台来平衡。韩国媒体指出,日本官方虽称并还未确定如何处理“核污水”,但排入大海的方案却已拟定了详细步骤。日本资源能源厅官员还表示,选择合适的排放时机很重要。

  然而,旁听会议的国际环境组织称,就算“核污水”经过二次净化,也不可以就此排放。绿色和平组织高级核能专家肖恩·伯尼说:“第一次处理时,净化装置技术失败了,第二次净化过程有什么效果,谁也不知道,也许有用,也许没用,这都是技术问题。”


  成本最低且最为便捷

  在此之前,日本经济产业省等就曾提出福岛核电站“核污水”处理方案,包含另择他地保管储水槽、扩增保管容量、处理后排入大海、处理为水蒸气后排至大气、固化后埋入地底等等,但每种方式都有风险与困难,均面临技术不成熟或成本过高等问题,一直无法定案。

  不过在多种方案中,排入大海的成本最低且最为便捷。日本经济产业省研究小组表示,将污水净化处理后用混凝土封闭、埋于地下,或让其蒸发排放进大气等多种方法,但高达数百亿至数千亿日元的费用让政府望而却步。而把稀释后的“核污水”排放进海洋,只需花费17亿— 3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945万元—2亿元),在成本上具有极大的吸引力。此外,将“核污水”排入海洋意味着只需4~8年就能全部处理完毕,从时间上看也颇为“划算”。


  焦点所在

  “氚”到底能不能清除?

  目前,福岛第一核电站内用于储存“核污水”的巨型储水罐已有上千个。虽然储水罐建有名为“多核素去除设备”的大型污水净化装置,可以清除放射性锶等60多种放射性物质,但难以清除放射性氚,这成为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水处理的一大难题——“氚”是氢的放射性同位素,如果真的将污水排入海中,放射性物质“氚”将会污染海洋生物,人类食用受污染的海鲜生物后将从中得到高浓度的辐射剂量,危害极大。


  需处理17年才可排放?

  关于“核污水”中的放射性元素含量存在争议。分析者称,“氚”很难被清除,长期排放“核污水”可能危害周边海域的海洋生物,并对生物链构成长期威胁。这一说法遭到了日本政府发言人的驳斥,称核电站发电过程中本就会产生“氚”,对人体影响不大,“即使有人每天食用排污海域的海产品,所受辐射量也不会超过安全标准”。

  只不过,东京电力公司虽声称处理过的“核污水”仅含有“氚”一种放射性同位素,但是根据日本政府内部文件,“多核素去除设备”处理过的废水仍包含多种放射性物质,包含锶、碘、铑、钴,且含量远超过法定标准。英国《卫报》报道称,日本原子力学会负责研究福岛第一核电厂退役的学者宫野裕史指出,冷却反应炉的污水经处理、稀释放射性物质,整个过程需花费17年,才能达到符合工厂安全标准的水平,并往大海排出。


  大量“氚”辐射或致癌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称,饮用水里头可以含有相当稀少的“氚”,但大量的“氚”仍对人体有害。

  支持者称,氚在自然界中广泛存在,有的来自太阳光照射,也有的来自全球各地核电站定期排放的核污水中。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主席田中俊一称:“氚的放射性那么弱,都无法穿透塑料包装。”然而,很多反核人士认为,即便“氚”的放射性比锶和铯弱,也应该将其清理掉。美国环境保护署发言人罗伯特·达圭洛德指出:“暴露在氚辐射中可能会给健康带来风险。风险随着暴露时间加大,其中包括患上癌症的风险”,因为孩子们更容易因为受到辐射而生病。


“核污水”危害

或导致癌症发病率升高

鱼类经食物链危害人类

“核污水”泄漏对人体的伤害有多大?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暴露于放射性污染所造成的健康问题可能在几十年后才会表现出来。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报告,对事故发生不久后的核辐射暴露评估认为,它可能会导致当地居民的癌症发病率“略有上升”。但是,假如长期接触进入海洋的放射性污水,会对人体产生怎样的影响?这是一个更加复杂的问题。

  京都大学辐射生物学研究中心主任高田稔表示,放射性污水不会对健康构成即时威胁,除非一个人去靠近受损反应堆。然而,长远来看,他担心泄漏可能导致日本癌症发病率升高。更加令人担心的是海里的鱼类受到污染,通过食物链危害人类。有测试表明,福岛地区鱼类仍然表现出相当高的辐射水平,日本政府限制渔民对其进行捕捞和出售供人食用。这一限制每年会对日本渔民造成数10亿美元的损失。

  有海洋学家认为,风险大多存在于居住在存在放射性原料的海底本地鱼类。比如泄漏的较高浓度锶—90更为复杂,因为它是一种趋骨性同位素。“铯就像盐分,进入和排出你的身体都很快,”他解释说,然而“锶会进入你的骨头”。锶—90的半衰期长达29年,因为它和钙有着近似的性质,容易进入人体的骨头里,有可能引起骨髓癌、造血机能障碍等疾病,对人体健康危害很大。


  “氚”

  氢原子是宇宙间最常见的原子,它的气体叫氢气,由2个氢原子与1个氧原子结合的分子就是普通水,也叫轻水。氢还有两个同位素,一个是重氢“氘”,另一个是超重氢“氚”。以氘为材料化合的水称为“氘化水”,由于它的原子核性质比氢来的重,所以又叫“重水”;至于以氚为材料化合成的水就是“氚化水”,因为它更重,也称“超重水”。不管哪一种重水,在外观与物理性质上,都与普通水都很相似,因此一般的过滤技术是无法将轻水与重水分离的。


  扩散到全球各个国家

  国际社会应合作应对

  事实上,福岛核电站“核污水”真的排入太平洋,确实可以稀释无数倍。但海洋能做到的也仅仅是稀释,海水会随着洋流运动扩散到全球各个国家。不过根据洋流运动的规律来看,放射性污水会随着北太平洋暖流自西向东流动,横跨整个太平洋最终到达美国西海岸。

  是否真的可以将核污水排入大海?美国《福布斯》杂志认为可行,称处理“核污水”的最好途径便是将其倾倒在大海里。据美国联合通讯社报道,来自国际原子能机构和日本核监管局中的部分科学家也表示将核污水排放到海中是最科学和经济的选择。

  不过,《亚洲时报》表示,就算当下立即开始排放,东京电力公司也需要大约一年的时间来建造稀释设备和引流管道。而面对这些,东京电力公司显然无法在2020年到来前完成。这些不确定性需要国际原子能机构以及其他成员国一起应对,从技术角度出发,客观指出日本对海洋环境可能产生的影响。

  据美国联合通讯社报道,眼下日本正尝试让各国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举办之前对福岛地区食品解禁,若日本将来决定排放核污水,这必定会引发新一轮的信任危机。现在仍有包括中国、韩国在内的22个国家和地区对福岛食品实行进口限制。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1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