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男人帮 > 正文

《中导条约》遭废弃 全球军控体系坍塌

信息时报 | 子熙 | 2019-08-16 17:06:49

▲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矗立着一尊名为“善战胜恶”的雕塑,这尊雕塑是前苏联1990年为纪念《中导条约》签署和联合国成立45周年特地赠送给联合国的,由销毁的前苏联和美国导弹零件铸成,刻画了代表正义的英雄杀死恶龙的场景。


  人们总是善意地相信,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里,文明进步总是必然,但历史倒车往往会不期而至。

  8月2日,美国宣布正式退出《中导条约》——作为全球军控的重要支柱之一,该条约的终止引发了多国担忧。有分析认为,美国可能在欧洲部署之前被条约禁止的导弹,而这将在全球引起新的军备竞赛……

  “核战争中没有赢家,并且永远不能开打。”1987年,当美国和苏联签署《中导条约》发表联合宣言时,宣言中的这一句话如此显眼。然而,约束美国和“继承”了苏联核武库的俄罗斯保有和生产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中导条约》,于8月2日失效,触发了对新一轮军备竞赛的担忧。

  当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方正式退出《中导条约》。俄罗斯外交部也对此回应称,这一条约对俄罗斯也不再有约束——据悉,《中导条约》全称为《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于1987年12月8日签署,规定双方不再保有、生产或试验射程500公里至5500公里、作为核武器运载工具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

  《中导条约》的签署,标志着冷战开始走向终结,美苏开始减少核武库,全世界都分享了《中导条约》的红利。然而,《中导条约》仅仅存在了32年,全球军控就迎来了让绝大多数人都不愿看到的历史拐点。美俄退出的不仅是《中导条约》,更预示着军控体系的崩塌……


  违反条约

  美俄相互指责对方

  实际上,近年来,美俄相互指责对方违反这一条约。

  去年,美方以俄罗斯一种型号巡航导弹射程突破条约限制为由,威胁退出《中导条约》。并于同年12月,限期俄方60天内销毁这型导弹。俄罗斯否认违约,也决然拒绝销毁导弹。今年2月1日,美国宣布启动为期六个月的退约程序。作为回应,俄方随后宣布暂停履行这一条约。

  《中导条约》是1987年12月8日由美国总统里根和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华盛顿签署的。条约于1991年5月得到全面执行。

  可以说,《中导条约》不折不扣是冷战时期的产物。当时,苏联对欧洲的军事压力是欧洲不可承受的梦魇——1976年,苏联部署SS—20导弹引发欧洲恐慌,由于该导弹射程较短,只能对欧洲大陆上的国家构成威胁。

  以美国为主导的北约组织成为欧洲安全的“保护伞”。尽管欧洲领导人希望北约立即作出反应,但美国对这一“威胁”不屑一顾,因为这种导弹打不到美国本土。在欧洲屡次向美国施压之后,1979年,北约克服成员国的分歧,以在欧洲部署美国中程导弹相威胁,逼迫苏联进行军控谈判。起初,苏联拒绝谈判,后来因坠入阿富汗战争泥潭,快被军备竞赛拖垮,在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当政后签署了《中导条约》。


  强烈不安

  欧洲失去“保护伞”

  《中导条约》正式失效之后,欧洲受到影响首当其冲,甚至开始重新担心会生活在核阴影之下。

  英国《卫报》报道称,英国政府内部人士称,《中导条约》的失效“是一个完全严肃的时刻”。也有英国官员认为,《中导条约》失效后,欧洲不会立刻回到20世纪80年代美俄核武器对峙的局面。法新社评论称,这个在1987年签署的条约已无法再限制美国和俄罗斯,世界有可能迎来新一轮的军备竞赛。

  与英法这两个欧洲大国相比,德国没有自己的核武器,而且德国国土上驻扎有全欧洲最多的美军,加上德国重要的地理位置以及曾经作为冷战前沿阵地的历史,更让德国人不能不担心《中导条约》的失效是否会让历史重演。

  因此,德国政界和媒体尤其关注《中导条约》失效一事。8月1日,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在一份声明中警告称,“新的军备竞赛可能到来。”他在声明中直言,随着《中导条约》的失效,欧洲的一部分安全“丧失了”。

  不过,美国在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和土耳其都部署有核武器。


  时间节点

  1987年12月

  美国和苏联领导人签署《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规定两国不再保有、生产或试验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弹道导弹及其发射装置。


  2018年10月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理由是俄方违反了条约规定。俄罗斯一直拒绝接受美方类似指控。


  2019年2月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方将暂停履行条约义务,启动为期6个月的退约程序。作为回应,俄总统普京3月4日签署命令暂停履行《中导条约》。

 俄罗斯指美国陆基神盾系统,可改为发射巡航导弹。

 SS-20中程弹道导弹引发的危机,促使美苏签署《中程导弹条约》。


  美俄争相发展中远程导弹

  有媒体报道称,根据美苏签署的《中导条约》,双方禁止试验、生产和部署射程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一名高级美国官员透露,随着《中导条约》失效,美国将在“未来数周内”开始测试一种陆基巡航导弹,并在今年11月试射中程弹道导弹。但报道也承认,这些武器距离真正实战部署还需时日。

  而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也认为,当前在没有条约限制部署中短程导弹的情况下,保卫俄罗斯安全的唯一方法或许就是增强俄方在中短程导弹方面的实力。


  美国

  11月就能试射新造弹道导弹?

  美俄《中导条约》限制的是最大射程在550公里到5500公里的陆基导弹及其发射保障装置。据介绍,美军现役巡航导弹种类有限,最新型号包括从空中发射的“远程反舰导弹”(LRASM)等。但该导弹最大射程不到1000公里,如果改为地面发射,射程还会缩水,无法替代射程远达 2500公里的“战斧”巡航导弹。


  巡航导弹:

  战斧导弹或“换装”

  但实际上,美国当前的确具备短时间内进行陆基巡航导弹试射的条件——只需要把装备海军舰艇的“战斧”巡航导弹搬到陆地发射设备上即可。

  据介绍,《中导条约》并没有对海基和空基导弹做出限制,当初被销毁的“战斧”导弹陆基型号与现在美国海军使用的版本相差不大,区别主要在发射系统上。如今美海军已将“战斧”巡航导弹整合到舰载垂直发射系统MK-41中。不过,即便五角大楼能用“战斧”导弹应付一时之需,但该系列巡航导弹日渐老迈,已经无法适应未来战场。


  弹道导弹:

  五年后才能部署

  相比巡航导弹,美军可以马上进行试射的弹道导弹种类更为有限。当前美军现役弹道导弹要么是射程上万公里的洲际导弹,要么是射程只有三百公里的“陆军战术导弹”。此前有报道称,美国雷神公司正在研制射程500公里的新导弹替代“陆军战术导弹”。美国在11月试射的中程弹道导弹,可能是这些近程弹道导弹的增程改进型号。

  此外,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还借助商业航天火箭技术,发展出多型空射中程弹道导弹靶弹。

  但以高超音速等技术为代表的当今弹道导弹发展潮流,美国《华盛顿邮报》3日承认,美军新研制的中程弹道导弹需要约5年时间才能部署,“射程在《中导条约》限制内的新型中程弹道导弹预计将在2023年服役”。


  俄罗斯

  俄或将被迫研发中程导弹

  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介绍说,美国在部分地区部署陆基版MK-41导弹垂直发射系统,该系统可发射攻击型巡航导弹,部署这种发射系统是被《中导条约》所禁止的;美方为测试反导系统而从地面发射用导弹制作的靶弹,这种靶弹的性能类似于中短程弹道导弹,发射这种导弹有违美方应履行的《中导条约》义务。

  普京表示研发需要时间

  8月5日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在莫斯科召开紧急会议。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会议上指示俄罗斯国防部,外交部和对外情报局要密切关注美国研发,制造和生产中程导弹的行动。普京强调如果确认美国完成研发并开始生产中程导弹,那俄罗斯将被迫开始全面研发类似的导弹。

  普京表示研发新型导弹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过目前俄罗斯仍有先进的武器可以应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带来的军事压力,比如空中发射的X101巡航导弹和“匕首”高超音速导弹,海基发射的“口径”巡航导弹和“锆石”高超音速巡航导弹等。


  俄弹道导弹积累更丰富

  《华盛顿邮报》称,尽管是美国主动退出《中导条约》,但此举让俄罗斯解除了枷锁,“俄军在远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领域有丰富的积累”。美国《国家利益》网站也认为,此前《中导条约》对俄罗斯的限制多于对美国的限制。因为传统上美军主要依赖空中和海上发射巡航导弹远距离实行打击,美国在全球部署舰船和战机比陆基导弹更容易,有更多隐形战机突防。五角大楼的这些优势都没有受到限制。相比之下,俄罗斯更倚重陆基导弹打击远程目标,如“飞毛腿”“伊斯坎德尔”等弹道导弹。

  由于苏联时代的地理位置、技术积累等因素限制,苏军更注重发展针对欧洲目标的中远程陆基弹道导弹,先进的SS-21、SS-23近程弹道导弹和SS-20中程弹道导弹对北约构成极大威胁。因此,美苏签署《中导条约》之后,除射程300公里的SS-21得以保留之外,射程500公里的SS-23和射程5000公里以上的SS-20都被销毁。再加上技术较老的SS-4、SS-5以及SS-12等中程和中近程导弹,苏联总共销毁1836枚,而美国只销毁了859枚弹道导弹和陆基“战斧”巡航导弹,这使俄罗斯一直认为自己“吃了大亏”。

  相比美军数十年没有新型号弹道导弹问世,俄军在冷战后不断推出新型号,从“伊斯坎德尔”近程导弹、“白杨M”“亚尔斯”洲际导弹到“先锋”“匕首”高超音速导弹,积累了丰富的技术和人才储备。


世界三大军控条约


  《反导条约》

  签订

  1972年5月26日,莫斯科,前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同美国总统尼克松签署第一个双边军控条约——《反导条约》。


  限制

  双方保证不研制、试验或部署以海洋、空中、空间为基地的,以及陆基机动反弹道导弹系统及其组成部分。这项条约通过禁止双方发展全国性的反导系统,来确保对对方的核威慑,用所谓的“核恐怖平衡”来避免核战争。


  退出

  2001年12月13日,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玫瑰园正式宣布,美国退出1972年与前苏联共同签署的《反导条约》。


  《中导条约》


  签订

  1987年12月8日,华盛顿,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签署第二个双边军控条约——《中导条约》。


  限制

  禁止双方试验、生产和部署射程500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但对海基和空射的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并没有做出限制。


  退出

  2019年8月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方正式退出《中导条约》。

  《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


  签订

  1991年7月31日,莫斯科,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与美国总统布什(老布什)签署第三个双边军控条约——《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又称《第一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于2009年12月5日到期。1993年1月,美国和俄罗斯签署了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美俄拥有进攻性战略武器上的核弹头总数分别削减至3500枚和3000枚。但之后美俄关系急剧恶化,2009年12月5日之前,美俄两国经过谈判未能达成《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续约目的。直到2010年4月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布拉格签署新的《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即《新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即《第三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条约到期时间2021年2月5日。)


  限制

  美俄各自部署的核弹头数量不得超过1550枚,所部署陆基、海基、空基战略核导弹数量不超过700枚,现役和预备役发射装置不超过800个。从数量上看,双方可部署核弹头数量减少了约四分之三,运载工具减少了近一半。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恐到期不续约 下一个《反导条约》?

  在过去的30多年中,《反导条约》和《中导条约》为保证世界战略稳定做出了重大贡献,也是国际军控和裁军协定的重要基础之一。在美国宣布相继退出《反导条约》和《中导条约》后,维护国际军控和裁军体系的稳定以及重建大国间的战略合作,防止世界再次陷入军备竞赛的噩梦,已成为国际社会面临的重大挑战。

  世界各国关注的下一个焦点是《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将于2021年2月5日到期,是美俄两国目前仅存的军控条约——《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与《反导条约》和《中导条约》一起被认为是美俄军控体系的三大支柱,也被视为奥巴马构建“无核世界”的重要政治遗产。由于美国可能再次退出《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这个重要条约的未来前景堪忧,美俄双边军控条约几乎面临“清零”状态。


  美俄两国仅存的军控条约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又称《第三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是美国和俄罗斯削减核武器的双边条约,由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于2010年4月8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签署,故又称“布拉格条约”。该条约于2011年2月5日生效,有效期为10年,经双方同意可延长5年。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在美国和苏联1991年签署的《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以及美国和俄罗斯2002年签署的《莫斯科条约》的基础之上修订的。根据条约,美俄两国须全面削减冷战时期部署的核弹头与导弹,在条约生效的7年后将各自的核弹头削减到1550枚,核导弹发射装置和可发射核武器的轰炸机等运载工具的数量减至800件,其中已经部署的核弹头运载工具的数量不得超过700件。

  条约规定,美国和俄罗斯只能在各自境内部署进攻性战略武器,双方通过现场检查和数据交换监控双方对条约的遵守情况。条约还要求美俄两国每年两次交换各自的战略核武库中的核弹头和运载工具的数据信息。


  特朗普曾称“糟糕”条约

  据美国国务院发表的声明,截至2018年2月5日,美俄已经实施并履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双方部署的核弹头数量不超过1550枚,部署和未部署的核战略运载工具不超过800件,已部署的弹道导弹和重型轰炸机的数量削减至700件。

  然而,限制美国和俄罗斯之间核弹头数量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2021年到期。由于《中导条约》失效,美俄2010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成为两国间仅存的军控条约,这份条约限制俄美保有核弹头的数量,2021年到期,期满后可延期5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先前说,这是另一份“糟糕的”条约。有“鹰派中的鹰派”之称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已多次明确表示,美方无意延长该条约,该条约并不限制俄罗斯的战术核武器和其他运载设备。

  “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冲突的魔鬼一旦释放就难以收回。美国《外交政策》前不久刊文警告说,此举可能为欧洲及其他地区爆发一场非核导弹竞赛铺平道路。更严峻的是,这或许只是开始。更严峻的是,如果没有俄美之间的核框架协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同样难以生存,全球核不扩散体系面临散架的危险。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1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