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正文

杰出青年学者苏士成:32岁成为博导,一天门诊不限号看百个病人

信息时报 | 记者 黄艳 通讯员 张阳 林伟吟 | 2019-07-21 20:36:21

信息时报讯(记者 黄艳 通讯员 张阳 林伟吟)32岁那年,同龄人可能还处在读博士的阶段,他已成为了博士生导师;今年,36岁,他成为杰出青年学者。他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乳腺肿瘤中心副主任医师、副研究员苏士成,近日,求是科技基金会2019年度“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遴选结果新鲜出炉,他成为该院首位、中山大学本年度唯一入选者,也是中山大学继2001年之后首位荣膺该奖项的杰出青年学者。

有人说,他是“男神”、是“人生赢家”,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他每天只睡6个小时,不参与任何社交,对时间显得非常“吝啬”。当临床医生,搞科研,占据了他绝大部分时间。在手术台的间隙,在送孩子学钢琴的下午,他都抱着电脑查文献资料、做研究、写ppt。


苏士成工作日常要求严格。通讯员供图

 

昔日学霸:学医是一种浪漫主义的选择 

回忆起如何走上医学这条路的时候,苏士成形容自己是浪漫主义的选择。“我读中学的时候有部热播的电视剧叫《急诊室的故事》,描述的是医护人员用自己的高超的医术和仁慈的爱心对每一位患者进行救助。我觉得里面的医生都是英雄。因此我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就填了中山大学临床七年制本硕连读。”苏士成的父亲是中学数学教师、母亲是机关单位干部,他填写的志愿,让父母都很奇怪,因为整个家族都没出过一名医生。因此,苏士成认为自己一开始学医是一种浪漫主义的选择。

但学医后发现现实和想象不一样。医学课程非常繁重,临床七年制的同学都是非常优秀的人,竞争非常激烈。一开始苏士成也有过不适应,压力很大,一度怀疑自己学医的选择。“真正坚定从医的是我第一次真正踏进病房的一天。那时我们上一门‘诊断’课,需要给病人问病史和做体格检查。带教老师带着我们第一次到病房。那天天气非常好,太阳光从窗口照进来,照在我们的白大褂上、照在白色的病床被上、照在白墙上,眼前看到一切都显得特别白,有种踏入白色的教堂的神圣感。而和真正病人的交流接触,比起单纯的书本知识,又有一种特别的自豪感。”也就是在那一天开始,他感觉到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份事业”。

苏士成的七年本硕连读的学习生活是如何度过的?他说,基本每年都是全级第一的成绩。虽然是简单的一句话,但其中涵盖了多少努力的付出才能达成。


苏士成在手术室给病人手术。通讯员供图

 

今日杰青学者:揭开肿瘤免疫治疗新方法

本硕连读毕业后来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读博士,之后一直在医院从事临床实践。细细数来,苏士成共花费七年时间致力于寻找治疗乳腺癌新方法。

他说,早在本科时,他就开始研究相关课题。“在临床研究的时候,人和动物始终是不一样的。我们要将人体样本打到动物试验鼠体内。但人体样本要等到合适的供者,总是要等很长时间,试验的进度慢。有了供者也多数是晚上通知,我总是在晚上10点多去取样本。”可是学校关门了,怎么办?苏士成练就了翻墙的本领,取到样本回实验室。之后在实验室坐等几个小时到天亮,因为动物中心白天才开门。

苏士成理解到,前行的路上必然有时间上或其他事情的冲突,并不能所有事情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有些是我能解决的,有些是不能解决的,而不能解决的要比能解决的多很多。”但让苏士成坚定下去的是,每天又是新的一天。他形容说,这就像手工磨豆浆,第一圈是最吃力的,后面才能越推越快。

七年之后,苏士成有了现在令人羡慕也值得自己骄傲的科研成果。“我主要研究如何防治乳腺癌复发转移,其中肿瘤免疫治疗方面的研究最值得我自豪。”在肿瘤“舞台”上,不单有“主角”肿瘤细胞,还有“配角”免疫细胞等其他成分。在药物治疗下,“主角”有两个结局,要么被杀死要么成功逃脱。但“配角”会发生什么故事?苏士成的研究兴趣是肿瘤治疗过程中免疫细胞的动态变化。他通过术前化疗前后标本的多组学分析,动态观察同一肿瘤病人药物治疗下免疫细胞的真实变化。针对临床样本发现的靶点,建立模拟病人真实肿瘤微环境的人源化动物模型。“通过这种独特模型,我发现在药物治疗下肿瘤‘配角’会发生一系列意想不到的故事。例如,在单抗治疗下,免疫细胞能将肿瘤细胞整个‘吞入肚子’。更有趣的是,被‘吞掉’的肿瘤成分不是单纯被消化,而是作为信号分子促进免疫靶点表达,将免疫‘冷’肿瘤变‘热’”。

据了解,肿瘤免疫治疗获得去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写入我国“十三五”规划,是国际医学前沿和国家战略方向。但目前只适合少数癌种中的少数病人,关键原因是大多肿瘤缺乏免疫靶点表达。“我的研究提示免疫靶点的表达不是一成不变的,会随着常规治疗动态变化。即便对于治疗前免疫靶点无表达的病人,免疫治疗仍能增强多种常规治疗的效果,而特殊免疫细胞亚群能作为生物标记预测这类新策略的疗效。’。”

最近,苏士成获得了“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这一奖项是1995年在陈省身、杨振宁、周光召等科学家一致倡议下设立的,专门奖助在中国内地的优秀青年学者。苏士成是重启后华南地区第一个获得该荣誉的学者,也是重启后全国第一个获得该荣誉的临床医生。

谈起这些经历,苏士成的心得是,科研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坚持。“做研究总会有一段时间,明明很努力,做了很多事,但除了挫折一无所获。所以要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直到幸运女神向你微笑”。

 

病人的耐心者:出门诊不限号一天看百个病人

除了科研,苏士成要兼顾临床医生。他认为,医生归根到底还是一门与人打交道的事业,解决病人的痛苦是每位医生学医的初心。

每周二是苏士成的手术日,周三是他全天出门诊。只要出诊,他都会尽量满足的病人的需求,他出诊的这天不限号。“看够100个病人是我的极限了,实在没办法再多了。临床中,遇到最多的是一些刚确诊的乳腺癌患者,带着许多问题,都想了解清楚。”苏士成在病人面前是个耐心的医者,尽管同样问题,他每天重复回答几十遍,他仍然会在不影响其他患者的前提下,尽量把他们关心的问题解答清楚。

临床中,苏士成提倡保乳手术,他所在的中心作为国内最早开展乳腺癌保乳手术的中心之一,刚开始在国内推广的时候争议很大。他的老师宋尔卫和苏逢锡教授在国际上率先使用“腔周法”进行切缘评估,并通过改良一系列技术将乳腺癌根治手术做出了整形美容的效果。更重要的是保乳+放疗疗效甚至优于全乳切除。苏士成发现一个重要原因是放疗激活乳腺中的免疫细胞更好地抗癌。

37岁的邓女士因患乳腺癌从河源到广州求医,找到了苏士成。一开始邓女士希望医生将肿瘤和乳房全切了,切得越干净越好,因为担心复发。苏士成花了一天的时间解释和劝说,他告诉邓女士,她目前的情况不必全切,可进行保乳,肿瘤一样可以清楚干净,并不会影响正常组织,术后复发率并不会因此比全乳切除高。经过耐心的解释,病人及家属都接受了保乳术。手术创伤小,不用插管,后续只需放疗,且医疗费用低。术后,邓女士恢复良好,第二天就出院了。“目前我院乳腺肿瘤中心,通过个体化治疗,乳癌病人的保乳率超过50%。经过对2000多名患者的随访,其疗效等同甚至优于全乳切除。”苏士成说。

他的同事乳腺肿瘤医学部外科医师黄迪形容苏士成,在临床工作方面,他为乳腺癌患者排忧解难,对患者的细心、耐心、仁心,真正做到了“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苏士成在查房和病人交流。通讯员供图

 

时间的“吝啬者”:每个人时间一样他怎么能做这么多?

除了手术和出诊,其他时间用于科研、教学。他的学生曾经疑惑,每个人的时间都一样,苏士成在同样的时间内为什么能完成那么多令同行称赞的事?苏士成对时间是一名“吝啬者”。一天24小时,他除去6小时的睡眠时间,不参与任何应酬社交活动。

“工作是第一位,家庭一样也是第一位。尽管每天都不能按时下班,但条件允许,我都尽量回家陪家人吃晚饭,一般都是在晚上8点后了。”每周末他还腾出半天时间送孩子去上兴趣班,但等待孩子上兴趣班的时间,他又掏出电脑开始工作。他认为,时间,就像海绵一样挤一挤总是有的。

他的学生会看到苏士成穿着手术衣给医学夏令营的学生讲课,讲完十五分钟,他又回到手术室了。出门诊时,本来不该安排他手术,但很多病人排队等着他做,他会选择在门诊中午休息的时间穿上手术衣。对于苏士成来说,他总是把时间见缝插针地利用起来。这样的例子,在他工作的场景随处可见。他说,“人的潜力是比自己认为的大很多。”

对于时间的分配,他选择在医教研方面,尽量满足。社会应酬,尽量推脱。夏起东是乳腺肿瘤医学部博士生,是苏士成的学生。他告诉记者,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我刚入学时,第一次和苏老师一起上台手术。我们科手术病人多,工作量大,所以一场手术下来已经很劳累了,在手术间隙就想休息放松一下。但我们看到的场景是,苏老师携带着笔记本电脑,正在利用这短暂而又宝贵的休息时间阅读文献,制作演讲PPT。”夏起东说,这个场景让他感到十分羞愧。“苏老师已经是教授、博士生导师了,按道理讲,此刻的他完全可以在休息室喝喝咖啡,和同事聊聊天放松一下。而我作为刚刚入学的新生,什么都不懂,有一堆学习任务还没有完成,却只想着找个地方玩玩手机。”

苏士成喜欢跟自己的学生说:“你们现在还年轻,在保证足够休息时间的前提下,要保持充足的精力和高效的利用时间,在上班之前不仅要详细阅读病人的病历,了解病情,保证手术安全,在一些空闲的时候,尽量不要玩手机、刷朋友圈,多思考自己的研究课题,随身携带好笔记,有任何想法都要记录下来,有什么问题及时和我沟通。”

他的学生也因此深受苏士成的影响,在安排自己的时间时,也会选择让自己过得更充实。


苏士成在实验室工作。通讯员供图

  

学生眼中的严厉者:治病救人不允许一丝马虎 

黄迪是乳腺肿瘤医学部外科医师,她在大五那年就跟着苏士成学习过,如今已经共事七、八年了。如果用一个词形容他,她用“精益求精”来形容。“苏士成老师是一个在科研、临床、教学各方面都要求自己做到最好的人,每天他都早于所有人到达科室或者实验室。在科研方面,他硕果累累,已经是众所周知。但只有当我们看到他日常的工作,才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偶然,他每天仍坚持看文献、写文章、审稿、做实验、指导学生,定期检查学生的实验记录、实验进展,亲自把握学生们的课题思路方向。”黄迪说,苏士成的这些自我要求,让她真正感受到: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勤奋。

苏士成治学态度严谨。“每次汇报实验进度,苏老师都会一遍遍地询问实验条件、实验分组、参考文献,还会把图放大检查,有些时候还要亲自动手验证,以保证数据的准确性,而我们所写的文章和图,明明已经经过了反复检查,苏老师还是可以从中发现错漏的地方,一遍遍不厌其烦地纠正我们,提醒我们一个小细节都会影响后面的结论和临床的诊疗。甚至,一个错别字,苏老师都要教育我们很久,因为这代表一个人的治学态度。”

苏士成经常说,科学研究是很严肃的事情,其中涉及人文医学的又是其中最严肃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可得过且过,更不可想当然。因为,每一个实验结果都有可能影响最终的结论,每一个成果都有可能影响今后疾病的诊疗方向,不可有一丝的马虎,更不容许有错漏。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1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