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正文

陈家乐:不怕“捱”,对于演戏可以再“贪心”点

信息时报 | 记者 马泽望 | 2019-07-10 10:25:17

《扫毒2天地对决》(下称《扫毒2》)7月5日上映以来,基本上以一天1亿元的速度狂收票房。《扫毒2》中刘德华扮演的余顺天与古天乐扮演的地藏,全程斗得死去活来。“你虽然在戏中有飞车和开枪打斗戏码,但我觉得你在戏中主要还是在和卫诗雅拍拖。”陈家乐听到记者这么说时笑着回应:“算是激烈动作戏中的小甜品吧,也挺有爱的。”

陈家乐,就是《扫毒2》中扮演苗侨伟手下警察Jack的演员。他戏份不多,但他总有办法吸引到观众的注意力。可能是因为高颜值,但更多还是他有办法让角色瞬间散发自己的闪光点,譬如紧张氛围中Jack毫无预警说出的“结婚宣言”,譬如在古天乐和苗侨伟在冷冻库里“斗戏”的场面中,Jack悄悄脱下外套给站在一旁冻得发抖的女友披上。靠着这些小小的“戏位”,陈家乐在《扫毒2》一堆天王级演员之中,分到观众的目光。“我是个很容易紧张的演员,演《幸运是我》是红姐惠英红才让我开窍,这几年我得到的机会挺多,但我觉得还不够,我不怕‘捱’,对于演戏,我可以再贪心一点。”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马泽望


A.陈家乐&《扫毒2》:甜品·粉丝·演员

《扫毒2》中刘德华演的余顺天像蝙蝠侠一样,高富帅之余做事雷厉风行且游走灰色地带。古天乐扮演的地藏,气焰嚣张且有着很多逗趣台词。苗侨伟扮演的警察林正风周旋于两个强大人物之间。而陈家乐演的阿Jack则是林正风的手下,与卫诗雅扮演的女警Apple是同事,也是情侣。

虽然有演动作戏,但陈家乐在戏中的角色,其实主要还是为这个剑拔弩张的故事,增加一些暖心的元素,正如陈家乐所说,“就像是整部电影的甜品”。

“我和卫诗雅太熟了,戏中要演情侣,还是要找一下恋爱的感觉。剧本帮了我好多,里面有一场戏,就是我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突然表示自己下个月要结婚。同样在车里的林正风和Apple都很愕然,问我和谁结婚。我跟Apple说‘和你啊’。我很喜欢剧本中表达情感的这种方式,在紧张氛围中突然出现一些爱情元素。”

《扫毒2》中刘德华古天乐是“大餐”,陈家乐是“甜品”。陈家乐说,虽然自己和刘德华对手戏很少,“但我很开心,刘德华是我一直以来的偶像,我只能用‘爱’来形容我对他的感情。他的歌和电影我几乎全都很熟,这次终于有机会和他演戏了,我非常开心。”

陈家乐笑说自己在片场常不自觉地像粉丝一样看着刘德华,但作为演员,也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刘德华同时也是这部电影的监制,他就算没有演戏,也留在片场看着我们。他是很好的前辈,看到我演戏上有什么可以改进的都会教我,譬如我之前比较少演开枪的戏份,他看我演完,还走过来给我示范怎样开枪,怎样和镜头互动。拍摄结束后,他也会在片场和我们讲他当年拍戏的经验,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


B.陈家乐&演戏:紧张·踏实·贪心

1986年出生的陈家乐,因为“小鲜肉”般的外表,加上近两三年才在影视界渐渐为人熟悉,所以一直被认为是新演员。但其实他四五岁开始就有拍过广告,算是童星。而从2003年参加英皇新秀歌唱大赛正式进入娱乐圈算起,至今也有16年。但是,他从英皇娱乐歌星部转到影视部,也就不到6年而已。

由于有着庞大的内地市场,年轻演员貌似有更多机会,但其实对香港年轻演员来说,并非如此。大制作的电影,男主角都是刘德华、古天乐、刘青云、张家辉、郭富城这些影帝级前辈门轮着演,年轻演员别说要“挑大梁”,能跟着他们一起演大制作电影就已经不错了。



陈家乐和很多影帝级大前辈们合作过,“你觉得自己离这些影帝们有多远?”——当记者问出这个问题时,陈家乐很诚恳地说:“我和他们有很远的距离,我的经验比他们少好多。不过我发现每一位影帝级演员,虽然表演方式不同,但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非常执着,有些戏可能旁边的人看起来觉得已经很好了,但他们就是还是会发现不完美的地方,然后演到最好。我也希望自己能当上影帝,但现在离我太远,我只想拍好每部电影,让观众先喜欢我出演的作品,再慢慢喜欢我。”

对于演戏,陈家乐3年前才算是“开窍”,他说自己最感谢的就是惠英红。在《幸运是我》中,陈家乐当上男主角,与惠英红演对手戏。这部电影让惠英红第三度当上香港金像奖影后,也让观众认识了身为演员的陈家乐,“我最大的问题就是容易紧张。每次到片场我什么都会担心,怕自己哪里做错,甚至一直怕忘记台词,我越紧张就越拿着剧本不停地背。红姐是第一个发现我有这个问题的人,她走过来直接把我的剧本拿走,说不用看了,我们直接演。她教我如何集中精神进入角色好好演戏,不用其他和角色无关的事情。这部戏算是我自己的突破,从此之后我到片场就不再紧张了。”

《幸运是我》之后,作为演员的陈家乐多了很多机会,“我很感恩,但我觉得可以再贪心点,我们这一辈的演员不会有人嫌戏多,像刘德华说他们当年一个星期就可能要同时拍两三部戏,锻炼的机会很多。我不怕‘捱’,我希望有更多演戏的机会”。

但演员很被动,只有导演相中才有戏演。“以前演戏会很紧张的原因,可能也是出于这种不安感,怕没下一部戏可以演,所以给自己很大压力一定要做好。但《幸运是我》之后,再加上过了30岁,人慢慢成长了,知道很多事情不用强求。我不可能跑去拖着导演求他们给我戏拍,而且越是这样,可能导演越看不上。我学会和不安感相处,平时多去感受生活和学习新东西。像我以前不会弹吉他,学会之后居然有一些要弹吉他的戏找上来,像去年的《兄弟班》。我觉得这是运气,但也认为多吸收不同的内容总有好处。像我最近在学魔术,没有功利心,但感觉很好,变魔术和演戏也有相通的地方。”

心态踏实,生活和工作的状态也都越来越好。陈家乐说自己也希望建立家庭,但目前没有目标,也不着急,希望能把演员这份工作做好。“去年演了TVB剧《逆缘》,许多观众都是透过这部剧,才能记住我的名字,未来我会继续和TVB合作,同时也会拍更多电影。”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1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