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男人帮 > 正文

“新鲜的肉”怎么就流行了?

信息时报 | 子熙 | 2019-06-23 23:04:12

  

近日,美国人造肉公司“超越肉类”挂牌上市,上市首日股价就收涨163%,成为今年以来美国新股上市首日涨幅最大的公司。投资者看好人造肉的未来市场并不意外,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目前至少有9家人造肉企业,全球范围内则有26家。

  据悉,美国人造肉技术领先企业计划在2019年年底前推出商业产品。不过有专家认为,人造肉能否端上民众的餐桌还需要市场检验,消费者对人造肉的理解、接受程度以及食物的安全性和价格合理性等,将是人造肉能否替代传统肉类的关键……

  今年年初,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将人造肉汉堡评选为2019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之一,与定制癌症疫苗、核能新浪潮、灵巧机器人等并列。最近,“人造肉”这一新鲜概念在资本市场上掀起的狂风巨浪则更加引起公众关注。

  美国时间5月2日,有“人造肉第一股”之称的“超越肉类”公司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开盘后价格为46美元,较发行价25美元溢价84%。随后股价继续拉升,收盘时上涨至65.75美元,较发行价涨幅为163%,创下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股上市首日的最佳表现。

  “超越肉类”因此一战成名。据资料显示,“超越肉类”为一家人造肉初创企业。公司背后的投资人包括比尔·盖茨及好莱坞影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等人。人造肉究竟是凭借什么获得社会名流及资本投资者的青睐呢?


  人造肉已在全球销售

  从字面上看,“超越肉类”有“不止于肉”的意思——这也可以大概猜出这家公司的经营方向和经营理念。据资料显示,“超越肉类”公司由创始人艾森·布朗创立于2009年,总部位于洛杉矶,主要生产人造肉。

  2013年,“超越肉类”的产品在全美零售食品超市上架。2016年5月,“超越肉类”又推出世界首款人造肉汉堡,并成为爆款。目前,“超越肉类”的人造肉产品在美国、加拿大、英国、意大利及以色列等世界各国的众多餐厅、超市有售。

  对于研发人造肉的初衷,“超越肉类”公司创始人艾森·布朗曾在股东信中称,这起源于自己童年与家人在美国马里兰州西部家族农场的时光。年少徜徉于农间与家禽共处的日子,让艾森·布朗成年后有了能否可以不屠杀家禽而生产肉类的想法。终于在2009年,“超越肉类”应运而生。艾森·布朗表示,其实人类当前面临吃肉和不吃肉的纠结并非一定是一道二选一的选择题。他认为解决问题方法——人造肉是未来农民生产的一个新方向。


  业绩获得大幅度增长

  当然,要获得资本投资者的青睐,光会讲动听的故事是不够的,还要有足够优秀的业绩支持。据“超越肉类”公司招股章程显示,从最新披露的2019年第一季营收来看,“超越肉类”公司的营收取得大幅度增长。据统计,“超越肉类”公司今年第一季度的营收为3800万美元至4000万美元之间,低值和高值分别同期增长197%及213%。而生鲜平台营收同比增长大约在300%。

  然而,在营收快速增长的情况下,公司仍然连年录得亏损。从招股书看,“超越肉类”公司称每年都会产生巨额的营运开支及销售产品成本,且开支按年增幅均有扩大趋势。2018年,销售产品成本占营收80%,而2017年更是占94%。除此之外,“超越肉类”公司还过度依赖于拳头产品人造肉汉堡的销售。2018年,人造肉汉堡的销售额占当年总营收的70%。

  除了“超越肉类”公司之外,Mosa Meat、Memphis Meats、SuperMeat 和Finless Foods等初创公司已经开始研发人造牛肉、猪肉、鸡肉和海鲜,并且该领域吸引的投资越来越多。例如,Memphis Meats公司去年共募得1700万美元,投资者包括比尔·盖茨、还有嘉吉公司这样的大型农业公司。


  什么是“人造肉”?

  人造肉的概念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还比较陌生,其实,人造肉主要分成“大豆人造肉”及“动物干细胞人造肉”两种:“大豆人造肉”实际上是用大豆蛋白对肉类形色和味道进行模仿,而“动物干细胞人造肉”则是通过糖、氨基酸、油脂、矿物质和多种营养物质对动物干细胞进行培养,让干细胞最终变为肉类。


  “大豆人造肉”

  “大豆人造肉”就是用豆制品和蔬菜模拟肉的风味。它的主要制作手法是根据动物肉的构成——氨基酸、脂肪等与水组成的纤维排列,利用热压压挤机重新排列植物蛋白,使其更接近动物肉的纤维构成,让口感和肉更加接近。也有人称其为“植物肉”。

  “超越肉类”公司做的就是这类。目前,“大豆人造肉”在美国已经通过了相关安全审查,进驻大量超市、餐厅和学校食堂。不过很多尝过的人都表示,“大豆人造肉”的味道虽然和动物肉非常接近,但在口感上仍然无法欺骗。


  “动物干细胞人造肉”

  “动物干细胞人造肉”则更像是真实的肉。它的制作方法,简单来讲就是首先从动物身上提取一份细胞样本,然后把这个细胞放在符合要求的环境里,让它开始生长和分裂,一段时间后,进而分化成构成各类肌肉组织的原始纤维。

  如果培养过程控制得好,用这种方式做出来的人造肉就是安全可食用的。一直在研究实验室人造肉课题的卡迪夫大学的社会学家尼尔·斯蒂芬斯曾解释说,利用基因改造生产人造肉或许是可行的,但科学家并不想这么做,或者说,他们不想把他们的产品与人造肉联系起来。 


  “人造肉”推广仍阻碍重重

  许多“人造肉”初创公司表示,希望在接下来几年间可能推出可出售的产品。但“人造肉”要想在商业上取得成功,不仅仅只是消费者“观念的改变”……

  

  成本和口味

  目前,人造肉的成本非常昂贵,一斤人造肉动辄上千上万美元,普通消费者难以承受。不过有人造肉公司表示,他们将通过使用可循环培养基、挑选繁殖能力强的细胞等方式,使产品的成本在2020年前降至每公斤低于9.9美元。

  2013年,记者们曾品尝过一款由人造肉制作的汉堡,但这块肉饼成本太高(超过30万美元),口感也干巴巴的(脂肪量太少)。自此之后,人造肉的成本一直在下降。Memphis Meats今年报道称,四分之一磅牛肉的成本约为600美元。按照这一趋势,人造肉在短短几年内就足以与传统肉相媲美。如果对肉质多加注意,再准确添加一些提升口感的辅料,便可以解决人们对口味的担忧。

  

  安全和习惯

  传统肉类生产商也在抵制人造肉的推广,称这些实验室产品不应当被贴上“肉”的标签。市场调查也显示,消费者对食用人造肉的兴趣“非常微弱”。尽管存在这些挑战,人造肉公司仍在大力开展研发。

  此外,为了获得入市批准,首先要证明人造肉可以安全食用。虽然没有理由怀疑人造肉会造成健康风险,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刚开始考虑如何对人造肉进行监管。根据分工,FDA将负责监管制造人造肉所需细胞的收集、储存和培育;而美国农业部主要负责食品的生产和贴标签工作。


  多家美国快餐推新

  不管听没听过人造肉,就这么一两年间,已经在美国走入主流。

  不久前,快餐品牌汉堡王在美国路易斯威纳州推出了人造肉汉堡“不可能皇堡”,外观看不出和其他汉堡有任何区别,但真的一点牛肉都没放——中间的人造肉肉饼,来自加州初创公司“不可能的食物”。其实肉饼全是大豆,还有从大豆根部提取的红色血红质,它不仅让肉饼看着像真肉,一口咬下去,还有嚼肉的劲儿,甚至跟半熟牛肉饼一样,还流着红色血水。如果市场反应顺利,它将会在一两年间成为汉堡王全美 7200 家门店的固定菜单。

  这不是第一个在菜单里加上人造肉选择的全球连锁了。2017 年,麦当劳就上线了素肉汉堡McVegan,不过只有芬兰、瑞典还有美国芝加哥总部的店里测试。在它之前,白色城堡和卡乐星两家美国快餐连锁也推出了人造肉版本汉堡,后者就是跟“超越肉类”公司合作。


  人造肉并不是“多余”的发明

  很多人认为,虽然人造肉很厉害,但是却没有必要——都已经有现成的肉了,为什么还要发明人造肉呢?其实,人造肉兴起的背后是人类生活方式、饮食方式和消费方式的变革。比尔·盖茨就曾撰文说:“它让我们在不助长森林砍伐或甲烷排放的前提下,更好地供给这个人口不断增长、生活水平不断提升的世界,让我们不用杀害任何动物就能享用汉堡。”

  减少滥用抗生素

  首先,人造肉可以解决畜牧业抗生素滥用问题。当前,为了保证牲畜间不会暴发传染病疫情,养殖场会给牲畜喂大量的抗生素。然而,每一次抗生素的使用,都是一次残酷的优胜劣汰——总会有对这种抗生素不敏感的菌株,幸存下来,并疯狂生长。

  抗生素的滥用加速了自然选择的进程,这样长此以往,最终人类就会自己制造出对所有抗生素都不敏感的超级细菌,一旦被这种细菌感染,人类就将面临无药可医的局面。如果将来人造肉可以代替普通的肉,那抗生素的危机就能得到解除。


  解决全球变暖问题

  若人造肉被消费者广泛接受,可以免除动物受到的种种不人道待遇,还能降低肉类生产造成的巨大环境代价,还有可能缓解全球变暖的问题——生产肉类以及牛奶产业使用了地球上三分之一的新鲜水源,畜牧业产生的温室气体占据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和14.5%,比汽车、火车、轮船等交通工具气体排放的总和加在一起还要多。

  此外,市场研究公司的数据显示,全球肉类替代品市场将稳步增长,预计从2018年的约46亿美元增长到2023年的64亿美元。这一增长主要是因为全球消费者越来越关注的健康问题。因此,人造肉或许将是一种解决办法。


人造肉的异想世界

  艾森·布朗

  密苏里“牛仔”放弃研究燃料电池

  全球最大的人造肉公司之一“超越肉类”公司的创始人艾森·布朗是个从小在密苏里州农场长大的“牛仔”,如今,连公司的标志都是一头带着帽子的牛。在一次早期采访中,他透露自己童年里最好的朋友是农场里的一只猪,因为感情太好,家里一直不舍得宰杀。18岁时,他成为一名素食者,也主要是因为这件事。

  如果不是看到两位环保学家的论文,估计艾森·布朗现在还在琢磨他的本职专业——燃料电池工程。2009年,艾森·布朗在一篇环保论文中看到了自己专业的局限性:51%的温室气体排放并不来自于汽车和发电厂,而是来自于肉类屠宰和生产业。

  虽然51%这个数字存在争议,但是艾森·布朗觉得,肉不过就是氨基酸、脂肪、水、微量元素和碳水化合物的组合,这些东西植物界也有,只要吃起来像就可以了。于是艾森·布朗决定改行,他找到研究植物蛋白重组的专家帮忙,还拿到了美国政府的研究资助。所谓植物蛋白重组,其实就是通过碾磨,捣碎,浸泡,挤压,加酶等,诱导大豆、小麦蛋白质形状变质,通过加温加压,表现得像纤维状的动物蛋白质。花了三年时间,“超越肉类”公司2012年开始推出第一款素鸡肉条产品。它外观看着像是美国沙拉店里买的鸡胸肉。


  帕德里克·布朗

  斯坦福生物学教授想为世界帮点忙

  在伊森·布朗还在捣鼓燃料电池的时候,美国西斯坦福大学教授帕德里克·布朗已经研究了两年人造肉了。他是斯坦福大学的生物学教授,研究了25年的基因和细胞工程,本来没有什么心思从商的他,在一次假期中回想自己的职业生涯,想了这么一个问题:世界上还有什么大难题,自己可以尽力帮点忙?跟艾森·布朗一样,帕德里克·布朗也是个环保主义者。后来,他发现动物养殖、屠宰和加工成食品行业,比起采矿、建筑等任何工业,都更破坏地球的环境。

  休完假回来,他马上就决定从斯坦福辞职,马上做商业计划书。很巧,他家就在加州红木城,开车五分钟就能找到风险投资一条街。就这样,“不可能的食物”公司就这样开了起来。产品逻辑跟“超越肉类”公司差不多,不过“不可能的食物”公司一开始就在做牛肉饼——因为帕德里克·布朗自己是个牛肉汉堡爱好者。

  除了将大豆蛋白重新加工组合之外,帕德里克·布朗还在大豆根部找到了一种特殊材料:血红质,我们的血液之所以是红色,也是因为血红蛋白里的这种物质。他把这种红色加到自己做的素肉饼里,看起来就很像是真的牛肉碎肉饼了。


  马克·波斯特

  荷兰实验室里的造肉大冒险

  跟两位担心动物的创业者想法不同,马克·波斯特是动真格的,他走了另外一条支线——实验室造肉

  2013年,他在伦敦举办了一个“实验室养殖肉发布会”,让大厨煎了一块价值25万欧元的人造牛肉汉堡,两位美食评论家品尝后表示味道不错,台下还有200个记者拍照。也因为这场发布会,马克·波斯特被称为是“养殖肉第一人”,他后来成立了Mosa Meat公司。

  这个项目最早是2005年开始,荷兰政府做了4 年“人工养殖肉”的学术资助,当时埃因霍温技术大学的兼职教授的马克·波斯特中途接手了这个项目,项目资助结束了之后,他还在自己研究。2011年,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的家族基金会注意到了这个新项目,并且愿意提供后续研究和活动的成本。

  在实验室养殖肉,具体是这样做的——第一步,先从活牛上收获肌肉组织。然后,对肌肉细胞进行解剖,分割和培养,肌肉组织里有肌肉细胞和脂肪细胞,而马克·波斯特主要工作,是让肌肉细胞进行繁殖,让表面积增大,一个肌细胞中可能长出一万亿个肌肉细胞。

  最近几年,Mosa Meat这家已经拿了将近2000万美元融资的美国公司,正在快速的降低成本,此前,养殖肉的成本为一磅1.8万美元,但到2018年,该公司的成本已降至每磅2400美元。更让该公司自豪的是,与肉类生产企业相比,它只使用之前1%的土地和1%的水。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1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