舶来番鬼望波罗

    番鬼,是当地人对外国人的称呼。对于这个“番鬼”的来历,历来有很多传说,有说是中国佛教禅宗初祖达摩的弟弟,有说是从来华经商的番舶上走失的奴隶。较为可信的是宋代方信孺在《南海百咏》所说,说的是唐朝时,古波罗国有一使者经海路来华朝贡,回程时登南海神庙拜谒南海神,并将从国内带来的两颗波罗树种子种在庙中,因迷恋扶胥镇的繁华以至流连忘返,误了归国的海船,为盼接他回国的船,他天天立在海边手搭凉棚眺望,久而久之,便立化在海边。当地人念他是来自番国的友好使者,将其厚葬,并奏请官府,封他司空一职,后来更按他立化时手搭凉棚、极目远望的样子,塑下一像,并祀于庙旁。由于他生前曾在庙中种下波罗树,又天天盼望波罗国的船来接他,所以人们便把这尊塑像叫“番鬼望波罗”。

  明代憨山禅师有一首诗是咏这件事的,诗云:

  临流斫额思何穷,西去孤帆望眼空。

  屹立有心归故国,奋飞无力御长风。

  忧悲钟鼓愁王膳,束缚衣冠苦汉容。

  慰尔不须怀旧土,皇天雨露自来同。

  如今,南海神庙前的扶胥古港早已不见了踪影,番舶再也不会到这里来了,但番鬼达奚还在庙中守望着,他守望的不单是“波罗”,他还守望着一段辉煌的中国与外国的海路交往史。

  正是:繁华港市令游人着魔,有虔诚番客来自西域摩伽陀。他把友邦情谊深深传播,热情满腔种下波罗蜜树两棵。谁知他流连忘返把归航错过,立化海边变作“番鬼望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