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一层迷雾,我们互相羡慕

by | 达达令 | 2015-04-20 16:58

我的同事Landy小姐跟我说,她最近一直很苦恼,因为她平时都不爱逛街,所以很少去餐厅特别是好的餐厅吃饭,于是都没有机会拍照发朋友圈,她男朋友去年入手的单反至今窝在箱底,基本只是用来拍拍风景就算了。

 

我于是问,最近烂大街的那些《朋友圈装逼指南》一类的文章你看了么?

 

她说,我最近正在研读中。

 

我说,你还真当真了啊?

 

她说,我只是很羡慕他们,即使是随便吃一顿饭,也能拍得很好看,可是我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

 

说到羡慕,我想起了几个故事。


 

1

 

名子是我的小学同学,我在南方一个小镇上个长大,名子当时是我们班上最漂亮的女生,白白嫩嫩,明眸皓齿,还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最重要的是,她的学习成绩很好,于是但凡有任何的文艺表演、国旗下的演讲之类的机会,你总能看到她的身影。

 

班上很多男生都很喜欢她,她需要值日擦黑板扫地打水的那一天,总能看到很多男生忙碌的身影,所以名子永远都不需要动手。

 

那个年代里还没有大哥大也没有BB机,那个年代里我们也没有要穿名牌衣服的概念,名子的衣服总是很漂亮的那一种,碎花清新上衣搭配百褶裙,甚至她穿的背带裤,都成了我们很多女生回家缠着自己妈妈去裁缝店定制的标准模板。

 

我们上完早读课后就会去吃早餐,或者是在学校的食堂或者是去街上的早餐店来一份肠粉或者是桂林米粉,名子从来都是回家吃早餐的,因为她说妈妈为了她长身体,每天都会一大早起来熬粥给她。

 

有一天,名子戴了一个很漂亮的发圈来学校,我们一群女生纷纷围上去问是哪里买的,她说是远方的叔叔从市里买回来的。

 

期末的时候,名子照旧拿了班上的第一名,于是听说她妈妈为了奖励她,给了她买了一个化妆柜。

 

五年级的时候,名子就已经有钱包了,她的钱包里永远都是整整齐齐地存放着很多几毛或者几块的零花钱,要知道那时候我妈每天给我一块钱都够我用一个星期的了,她这一笔巨款,不知道羡煞我们多少同学。

 

五年级的下学期,班上组织了一次主题活动,大概就是我们一个班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的同学都挑一个周末,邀请小组的成员到自己家做客,这样可以一起复习功课,邀请同学品尝自己妈妈做的饭菜,目的是为了促进同学彼此间的熟悉跟进步。

 

我跟名子分到了一组,我们小组10个人,大家争先恐后地抢着要先去自己家,因为这样子周末就有小伙伴陪自己玩了。

 

名子是小组里始终不出声的那一个。

 

我们一周一周的轮下去,吃了很多同学妈妈做的拿手好菜,外带了很多水果跟零食回家,那段时间我们的学习状态都很积极,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班主任真是高瞻远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明白团队建设的重要性了。

 

到了最后一周,轮到我们去名子家了,班主任在周五那天特地找到我们小组,说这次的团体学习小组活动就到这一周结束了,名子家里因为爸爸妈妈很忙,没有时间招待我们,我们以后有机会再去她家吧。

 

于是我们也就各回各家了。

 

回家后我跟我妈说了这件事,因为我以前就跟我妈唠叨过名子的事情,说名子真幸福,总是有很多漂亮的衣服跟各种礼物,还有她妈妈也很疼她,给零花钱都不带眨眼的,我妈每次就糊弄我说“我是你亲妈我哪里对你不好了”之类的种种敷衍我。

 

这一次晚饭中,我妈主动跟我说起了名子。

 

原来,名子的妈妈以前跟我妈是在一个生产队的,后来分配工作的时候,我妈分配到了现在的单位,名子妈因为不想工作,于是嫁了一个做生意的男人,就是名子的爸爸。

 

名子还没出生,名子爸爸做的生意就失败了,后来开始去菜市场摆摊卖菜,但是远远没有了以前的好光景,于是名子爸爸开始喝酒,然后是酗酒,醉了以后就打人,名子的妈妈经常大半夜逃出来找我妈这些以前生产队的人求救,但是每次哭诉完以后还是回去收拾家里了。

 

那个年代,离婚是一件很见不得光的事情,尤其是我们那样一个小城镇,街头到街尾家家户户都是熟人,有个屁大点的小事一顿饭的功夫就整条街上都传开了。

 

不久后名子妈妈怀孕了,然后名子出生了,名子爸爸卖菜挣来的钱全都买酒去了,没办法,名子妈妈为了生活,只能自己去菜市场卖菜了。

 

名子的衣服,都是名子她妈去裁缝店买布回来自己做的,因为这样可以省下很多人工费。

 

你每天早餐一碟肠粉的钱,都够名子一家人吃一天的菜钱了,她妈妈就是卖菜的,肯定知道下馆子贵,所以她妈妈每天一大早就起来做好早饭给她,然后就去菜市场看摊去了。

 

名子的那个远方的叔叔,是年轻时追过名子妈妈的人,可惜那个时候名子妈妈嫌弃他去当兵了,不愿意嫁给他,现在看到名子妈过得如此不幸福,偶尔也会帮名子家一把,但是人言可畏,所以他从来不敢来我们镇上,都是托人给名子家送东西来的。

 

名子的家很小,就一个木板搭建的房子,家里除了摆下两张床跟一个饭桌,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容身了,名子妈有一天到街上木匠师傅那定了一个化妆柜,说是为了给名子当书桌外加储物柜用,这样可以节省空间,所以你们搞团体学习活动的时候,她妈到学校跟老师建议,说去名子家不大方便。

 

名子的钱都是自己收着的,因为她爸爸每次发酒疯就会跟她妈妈要钱,翻箱倒柜,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名子为了攒够每个学期开学的学费,于是她妈每天卖菜收摊回来都会给她塞一点钱让她自己存着。

 

我妈切着水果,边跟我说完这些,完了她再补充一句,你也别邀请名子到我们家了,我给你买几代水果跟零食,你拿到学校去,记得分给你们小组的每一个同学,千万别只给名子一个人,她是个敏感的孩子。

 

嗯,我说我记着了。

 

2

 

桃子是个男生,也是我初中时班上的男神,一是好看,二是学习好,三是体育好,四是人品好,基本上就是他担任学习委员那一年,班上从来就没有同学拖拉晚交作业的。

 

很多年后,当年跟我同桌的小雪跟我说,用一段总结来说,桃子的那三年,就是那种有很多可以信手拈来的好备胎,从来没有感情空窗期,没时间回忆过去,勇于直视陌生人的眼睛,快速获得对方好感,整个世界都是满满的善意。

 

满满的善意,嗯,就是这个意思,总之,所有所有的好都被他占尽了。

 

桃子每次考试都能拿到很好的名次,所以每次他的作文都会当成范文,印刷在我们的校刊上。

 

有一次语文课,老师布置一个命题作文叫《我的家人》,上交完后我们理所当然地等着老师来请桃子上讲台朗读他的作文,结果这一次老师说就不念桃子的作文了,给其他同学一些机会,我们挑一篇写的不是很好的作为范文,然后我们一起修改进步吧。

 

学校秋季运动会,学校要统一定制运动服,那一年我做班长,于是负责收取校服费用,班主任有天晚上自习课走到我身边,小声问了一句,校服费用收齐了吗?我说差不多了。

 

班主任说,桃子的钱你不用收了,他昨天自己直接交给我了。

 

我说好。

 

初二,运动会,班主任又过来跟我说,桃子的校服费不用收了啊。

 

我疑惑,他又直接交给您了么?这样太不配合我的工作了。

 

班主任笑着说,没关系的。

 

我们初中的学校是封闭式管理的机制,所以每个月只能放月假,周末也是不能离开学校的,如果要请假就要跟政教处请假,很是麻烦。

 

奇怪的是,桃子每个周末都会回家,我每次都问他需不需要我帮你把请假条拿给班主任,他总是笑着摇头,说已经跟班主任打过招呼了。

 

打过招呼了?这句话在今天绝对是个很有分量的金句啊。

 

于是渐渐的,我觉得桃子是个精英份子,学校把他当重点人才来培养,于是一路绿灯过,无论是体育课请假,周日晚上没来上自修,以及平时开学交所谓的书杂费的时候,他都可以风轻云淡一一躲过,或者说,连躲都不用躲。

 

那一年我记得国足第一次冲进亚洲杯,那可真是举国欢庆的一阵,就连我们这样强调教学严格的学校,也第一次在非周末的下午集体放假,组织每个班打开电视机收看直播。

 

那个下午,比赛打得火热,教室里的男生高声嘶吼,却终究没有进球,等到比赛结束了,我们才发现桃子刚从家里过来,班主任见到桃子,马上迎上去,问候了几句什么的。

 

三年过去了,我们迎来升学考,桃子的综合成绩在年级里没有非常靠前,但还是直接被保送到了市里的重点高中,我们还在复习线上挣扎的时候,桃子已经回家休假去了。

 

到底是多大的人品力量,让他成为这般宠儿?我每每复习累趴的时候,都会这么感慨。

 

初中毕业那天,我跟班上一个女生准备毕业晚会需要的道具跟礼物,说起了桃子,然后知道女生是桃子的邻居。

 

女生说,桃子的家境有点复杂,爸爸因公殉职了,学费跟其他杂费支出都是他爸爸的单位负责的,桃子妈妈改嫁了,虽然就在同一个县城里,但是他从来就有去过妈妈那边的家,桃子跟跟奶奶在一起生活,他奶奶身体不好,所以桃子总是需要回家照看他奶奶。

 

我突然回忆起这三年的种种,想起有一次他上自习迟到了,我跑到他面前说了一句,我知道老师宠着你,但是希望你不要每次都迟到,这样我登记迟到情况的时候,其他同学会有意见的好吗?

 

那一瞬间,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突然觉得惭愧至极。

 

3

 

欢欢是我的高中同学,她给我的感觉很像孙俪,就是那种短发女生也可以性感可爱的清新气质女生,她也算是我们当年班上的沈佳宜,那种“长得好看的人才有青春”说的就应该是欢欢这样的。

 

欢欢是个很开朗的女生,算不上漂亮,但是性格实在是好,每天都是乐呵呵的,即使考试成绩不好,也不会像我们这样郁闷担忧,她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现在回想起来,她是得多早就中了TVB的毒了啊……

 

欢欢在宿舍床头有一本相册,每个睡觉前的晚上她都会拿出来看,时间久了,我们就凑过去翻看,她就跟我们一一描述。

 

相册里,全都是欢欢跟他爸爸妈妈的合影,不过更多的是跟她爸爸的合影,欢欢说,他爸爸是个摄影师,因为常年在外面做拍摄工作,所以总会给她带回很多地方的礼物,每个假期,欢欢爸爸都会带她到各个城市旅行,他们已经去过60多个国家了。

 

我们看欢欢的相册,都是在沙漠、草原、瀑布、海边,她爸爸会每次都挑一个国家,先带她去看当地的著名风景区跟地标建筑,然后再去开发新的神秘领地,现在想起来,跟如今的那些烂大街的旅行风景照比起来,欢欢爸爸镜头里的风景真是个性知足而又新奇出彩。

 

这样的老爸,真的好酷。

 

高二的时候,欢欢来学校办手续,她要出国了。

 

班主任组织我们大家一起给她欢送,她给我们每一个人送了一张照片,照片后面还给每个人写了祝福留言。

 

欢欢走后,班主任有次找我聊天沟通学习的事情,我问起了欢欢的国外生活怎么样。

 

班主任跟我说,欢欢的爸爸在去年的时候,检查出得了癌症,是晚期,欢欢爸爸不愿意接受化疗,他做了一个决定,就是先让欢欢休学,然后开始带她周游世界,趁有生之年,把还没去过的地方先带欢欢去看过。

 

欢欢爸爸跟医生、跟学校都做了很多沟通工作,他说,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只有很短的时间去跟欢欢在一起,他希望能够通过旅行来培养她的气质,开阔她的视野,增加她的阅世能力,增强她的见识。

 

于是,我终于明白欢欢这个快乐随和的天性是从哪里来的了。

 

她的善解人意,她这一个好的性格,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她还是是一名优雅的淑女,所谓富养女儿,不外乎如此。

 

欢欢爸爸最后的愿望,就是希望等她到花一样的年龄时,不要轻易被各种浮世的繁华和虚荣所诱惑。

 

4

 

我向来不是个偏激的人,一点点打开记忆的闸门,敲出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阵阵疼的,我从来不会刻意去拿别的悲惨来衬托自己的幸福,生活中那些关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们开心开心一下”的玩笑也不过是消遣时光罢了。

 

然而处于这个尘世当中,你难免会看到很多的不幸,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网络发达的时代,每天各国各地的灾难层出不穷,大难、小难,都让人揪心与无奈。

 

记得小时候学过一篇课文,是毕淑敏的《提醒幸福》,我们从小就习惯了在提醒中过日子,天气刚有一丝风吹草动,妈妈就说,别忘了多穿衣服;才相识了一个朋友,爸爸就说,小心他是个骗子;你取得了一点成功,还没容得乐出声来,所有关切着你的人一起说,别骄傲!你沉浸在欢快中的时候,自己不停地对自己说“千万不可太高兴,苦难也许马上就要降临……”

 

我们已经习惯了在提醒中过日子,看得见的恐惧和看不见的恐惧始终像乌鸦盘旋在头顶。

 

人生总是有灾难,其实大多数人早已练就了对灾难的从容,我们只是还没有学会灾难间隙的快活,我们太多注重了自己警觉苦难,我们太忽视提醒幸福。

 

我跟我的闺蜜王姑娘讨论最多的,就是关于这个心里纠结的问题,我们总是被各种形形色色的人、言论、看法所牵绊,我们折磨自己,疏解自己,然后自己给自己熬一碗鸡汤一股脑喝下去,于是到最后我们最大的彼此鼓励,就是那一句话:怕什么,你羡慕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羡慕你。

 

回到Landy小姐的问题,我说,如果你愿意,其实每时每刻都有朋友圈可以发的,就看你愿不愿意了,最好的方式,还是得问问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或者是记录当下,或者只是为了悄悄说给某人看,哪怕就是为了刷存在感告诉别人我很好我就是牛逼,那些无所谓,只要你发个吃大餐的美食图,获得无数点赞的时候,回到自己住的出租屋里的时候,记得把前几天屯了几袋的外卖盒子清理干净就好。

 

哪有什么精彩可言?不过是流着泪也要大口吃肉罢了。

 

想起台湾男歌手伍佰写过的一首歌:你说人生如梦,我说人生如秀,那有什么不同,不都一样朦胧?

 

不管朋友圈里的你有多好与不好,可能此生我们在现实世界里都不会相遇或者重逢,趁着天气好,多拍点有故事的照片,最好冲洗出来,留给多年以后近黄昏的自己吧。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