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世纪的外销广绣大披巾》今日开展

by 信息时报 | 记者 成小珍 通讯员 张蕙兰 | 2019-01-28 18:44

信息时报讯 (记者 成小珍 通讯员 张蕙兰) 今日(1月28日)上午,《风情万种:19-21世纪的外销广绣大披巾》展览在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开幕,28件外销广绣大披巾亮相,展示了广绣作为活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走向世界、走进现代生活的繁荣历史与广阔前景。

当天,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广东省广府文化产业发展促进会、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广州市工艺美术协会等各协会、单位的领导、嘉宾,以及多名非遗传承人、艺术家、工艺师等济济一堂,出席了开幕式。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馆长黄海妍、佛山市顺德区广绣庄刺绣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郑乃谦分别致辞。开幕式上,郑乃谦向该馆捐赠了了一件产于19世纪中期的“黑褐平纹绸葡萄蓝鸟牡丹纹披巾”,并获颁了捐赠证书。嘉宾们还一起参观了展览,并观看了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广绣传承人阮贤娥大师的现场精彩展演。


市民参观展品。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 摄


市民观看展品。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 摄


市民观看展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 摄


大披巾原是南欧洲传统民族服饰,清代至今,广州地区的刺绣工匠持续为西方市场制作此类披巾。作为广绣中十分重要的实用品类以及与广绣画有别的独特艺术载体,广绣大披巾见证了外销广绣的繁荣。在200多年生产与发展历程当中,广绣大披巾得以继承传统的广绣技法,同时也在不同时代产生了各具特色的作品。从历代披巾题材、图案、用色特点的变化中,反映了当时的政治和社会经济背景,也可看到中西文化相互磨合、认可和交融的过程。

据了解,《风情万种:19-21世纪的外销广绣大披巾》展由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佛山市顺德区广绣庄刺绣品有限公司共同举办,展览荟萃了广绣庄珍藏的28件广绣大披巾经典之作,涵盖1830年至2017年各个时期的代表性精品。如“黑褐平纹绸葡萄蓝鸟牡丹纹披巾”,该披巾采用了典型的1840年代流行图案,图案是手工直接绘画在布面上,其布料是土机织出的平纹绸,流苏线细、稀、短,且网格花式简单,为1850年之前的披巾特征。

展览时间:2019年1月28日——2019年4月21日

展出地点: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后东斋、后东厢


【展品特写】

1、黑双绉“热烈的佛拉门戈”牡丹纹大披巾(年代2008)

佛拉门戈是一种西班牙舞蹈,广绣大披巾是其重要的道具。舞蹈家们会选用主花尺寸大、色彩对比浓烈的披巾,以形成视觉冲击,从而营造出热烈的舞台效果。该作品的主题是深红大牡丹,周围分布着绿叶、中牡丹以衬托,小花、小叶、小点是点缀,三个层次内容丰富,繁而不乱。

用色富丽也是其一大特点,主色调是热烈的大红,有40朵镶着金边的大红花,分布了20朵浅红的红花,其周围又有13朵更浅色的红花,形成了不同明度的红色色块组合。整体色彩上还有高、低纯度绿色,还有红色、紫色、橙色等,色彩丰满、热闹。


2、“亮蓝绸“西厢故事”园林人物纹披巾”(年代,1840-1850年)

该披巾的“西厢故事”图案是十九世纪中叶的流行样式,披巾上人的面部五官、手、足、鞋帽、衣服纹饰等由上手工完成,其他为下手工绣制。

此外还采用了“荷锄归农”、“玩鸟少年”、“茶歇妇人”和几十只外形相同的鸟蝶纹饰来烘托主题。据介绍,这些细节图案是当时绣坊为了节省工时、工力准备的固定纹饰,可用于点缀不同的披巾。


3、“黑褐平纹绸凤凰牡丹纹披巾”(年代,约1850年)

这件披巾采用手绘稿,即手工直接绘画在布面上,再由上下手工分工序完成。上手工绣鸟、蝶、昆虫和大花芯,下手工绣其他图案。其上手工的技法为大披巾中的顶尖精工,如凤凰紫灰色的尾羽上除了椭圆形的彩色点之外,还满布芝麻尖一样小的白点,通过高倍织物镜观察才能发现,这些极小的白点是用白丝横向束住相邻的三条紫丝后收紧而成。尾羽上是数之不尽的小白点,可见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与工夫。

这件披巾的流苏也与众不同,是采用一条坚固的细长织物缝在布边上,再在织物上编结流苏。由于织物比布料坚固,可以避免流苏太重拉坏布料的问题,因此这条披巾的流苏比一般的要重一倍。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