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农笔记| 茴香的季节

by 信息时报 | 冯广博 | 2019-01-28 13:13

茴香的季节

冯广博

 

农历春节即将来临,这是游子回乡的季节,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故乡的味道。

今年,我们决定不回湖北竹溪老家,而故乡的山水,亲人,朋友,在这个时候,会格外想念。

看到天台菜园满园的茴香,也会联想到故乡,茴香(回乡)嘛。

如果不是自己种,我对茴香的印象,还停留在孔乙己说茴香豆的茴字的四种写法上,当然孔乙己说的茴香豆,大概是蚕豆,跟茴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我纯属于望文生义,胡乱联想。

多年来,我只是对茴香、八角之类的香料有概念,似乎没有专门吃过茴香这个青菜,对茴香菜的印象完全是模糊的,直到去年秋天,看到邻居的菜园里这个陌生的植物。

这植物像芹菜,但叶子是羽毛细须状,明显不是芹菜叶,似文竹的叶子。

我问,这是什么菜?没见过。

邻居说,是茴香,可好吃了,我们还有小苗,要不要给点苗子你种?

我们当然要种,当即从邻居菜园里拔了一大把小苗。栽在不到2平方米的一小块地里,这小块地里长的还有高脚菜心,属于两种蔬菜混种,浇足了水。

3个月后的2019年1月,这片茴香小苗不知不觉就长到30厘米高了,和高脚菜心争地盘。这高脚菜心本来也要长到1米高,但是我们不施化肥,高脚菜心长到40厘米左右就长停了,开了黄色的花朵,每天招蜂引蝶,很是张扬。茴香和高脚菜心都长得差不多高,密密麻麻的,看起来有点拥挤,菜地几乎没有空隙。

茴香也完全成熟了,再长就要开花了。我们决定全部收割了。

上个周末,我们拿了筐,剪刀,锄头。专门清理这片间种而显得密集的菜地,茴香全部拔了,居然有两筐。

这茴香的香味,不同于九层塔的烈,薄荷的清,紫苏的淡,香菜的浓,茴香的香味清而不烈,久闻,引人垂涎。两筐茴香在太阳照晒,青翠嫩绿喜人。有朋友听说我们收拾了茴香,说要来吃。

怎么吃?茴香鸡蛋饺是首选。立刻到超市买了水饺皮,回家包饺子。

当天下午,梅果将茴香洗净,切碎,两小筐茴香,其实也没有多少,半盆,打了十几个土鸡蛋,搅拌在一起,加纯天然花生油,盐。切碎的茴香,香气开始散发出来。

这个时候的阿布,非常积极的成为了妈妈的帮手,我包饺子的手艺比较笨拙,将表演的机会留给阿布。阿布爱包饺子,类似于喜欢玩面团,基本不按我们的说法来,他想怎么包就怎么包,于是他包的饺子形态各异。我们包的饺子整齐划一,大小均匀,在阿布看来,显得呆板而无趣。我们无言以对。我们没有将饺子陷先炒熟再包,直接包生的,饺子皮和陷一起熟或许更好吧。

买了80个饺子皮,包了60个饺子陷全部用完了。

在我的印象里,从来没有吃过茴香鸡蛋饺,这自种的纯天然茴香和土鸡蛋的水饺,边包饺子边咽口水。阿布说,我口水差点留到桌上了,赶快下锅煮饺子啊。

为什么我对茴香这个青菜一点印象也没有?这是第一次吃茴香水饺啊。

满屋都是茴香的滋味,我们对茴香鸡蛋饺的期待,竟如此迫切。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