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重操捕鲸旧业

by 信息时报 | | 2019-01-14 11:23

不少人都看过一部让人心里非常不舒服的纪录片——《海豚湾》。这部获奖的奥斯卡奖纪录片,展现的是日本太地町捕杀海豚的血腥场面——无数海豚惨遭杀害,被猎杀的母海豚为保护幼崽发出的痛苦鸣叫,被鲜血染成红色的整个海湾简直让人心碎。

  当然,还有每年都会上演的“捕杀鲸鱼”的新闻——一直以来,日本政府不顾国际社会和动物保护组织的反对,每年都会定期出海捕杀鲸鱼、海豚。为何已经不再吃鲸鱼的日本人,仍然要执着进行捕鲸活动呢?难道真的是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是为了科学研究吗?

  2009年,一部展现日本太地町捕杀海豚场面的纪实影片《海豚湾》,将日本捕猎海豚的血腥展现在世人面前。在日本渔民的手中,一批批海豚惨遭杀害,血染海湾。镜头记录下了这一切,无可辩驳,更引发全球热议。2010年,影片获得第82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几年之后的2017年11月,澳大利亚媒体《水星报》披露了一段日本捕鲸船在澳大利亚南部海域虐杀鲸鱼的血腥视频。这段视频由澳大利亚海关人员拍摄。这一视频,同样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和强烈不满。

  然而,面对多国和动物保护组织的指责,日本却决心当个“钉子户”——去年底,日本宣布将于今年六月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这一举措意味着日本可以无拘束地在海洋捕猎鲸鱼。作为一个捕鲸大国,日本在顶峰时期捕鲸数目达到全世界总量的75%。如果捕猎继续,许多鲸鱼种类可能会出现灭绝。


  提议重启商业捕鲸

  去年12月26日,日本政府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并将在今年6月30 日重启商业捕鲸活动,这也将是日本时隔30年重新开始商业捕鲸。其捕鲸地点将限定在日本领海和排他性经济海域,不会到南极海域和南半球捕鲸,并遵守国际法,将捕鲸量控制在以国际捕鲸委员会采纳的计算方式算出的范围之内。谈及退出理由,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当天在内阁会议上说,日本政府不断摸索持续商业捕鲸的解决方案,但是在去年九月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就此问题上与各国的意见无法协调,因此决定退出。

  日本政府认为在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的遭遇不公——在巴西举行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日本再次提议重启部分商业捕鲸活动,然而会员国以41 票反对、27票赞成否决了日本提出的继续进行“科研捕鲸”的要求。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国际捕鲸委员会批准重启商业捕鲸的希望渺茫,所以日本从那时候就决定退出该组织。

  国际捕鲸委员会于1946年12月成立,是世界上历史最久的捕鲸组织。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鲸鱼数量的急速下降让国际捕鲸委员会不得不出台了停止商业捕鲸的禁令。1986 年,国际捕鲸委员会通过了《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但允许捕鲸用于科学研究。


  遭到反对始终未果

  作为公约的缔约国,日本1988年停止商业捕鲸,却利用允许科研捕鲸的漏洞,持续在南极海域及西北太平洋捕鲸。此后,日本多次以部分鲸类种群数量回升为由,反复提议重启商业捕鲸,但因遭到许多国家反对始终未果——2010年,澳大利亚一纸诉状将日本告上国际法院,指认日本违反《全球禁止捕鲸公约》。2014 年3月31日,国际法院做出判决,勒令日本停止在南极海域的“科研捕鲸”。理由是,日本捕鲸并非为了科研,而是出于商用目的。

  然而,日本在短暂停止后,于2015年又重启捕鲸行动。2017年底,欧盟和其他12个国家谴责日本,并发表声明称反对日本持续在南极海域进行所谓的“科研”捕鲸活动。除了国际舆论的压力之外,日本捕鲸船队还面对着环保组织的抵抗。

  不过,日本仍然坚持捕鲸活动。2018年8月22日,日本水产厅宣布,本年度在西北太平洋近海科研捕鲸,共计捕获177头。日本农林水产省表示,部分种类的鲸鱼数量已经大幅回升,比如小须鲸,足以允许持续商业捕鲸。


  国际社会广泛批评

  二战后,日本几乎没有脱离国际组织的先例,此次罕见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愤怒”。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环境部长普赖斯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对日本的决定“极为失望”,并敦促其尽快回归国际捕鲸委员会。声明还说,澳方将坚持一贯立场,继续反对各种形式的商业捕鲸及所谓“科研捕鲸”。

  而绿色和平组织也以该组织日本分支机构负责人萨姆·安斯利的名义发表声明,批评日本政府的决定“偏离了国际社会的统一步调”。声明说,日本曾在近海及公海过度捕杀鲸鱼,导致很多种类的鲸鱼数量急剧减少。“现在日本不应进行商业捕鲸,而应努力推动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的行动。”

  日本国内也不乏质疑声。日本动物保护团体IKAN发表声明说,日本退出国际性谈判,一意孤行重启商业捕鲸,只会招致国际社会的批评。日本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指出,这一事件或将给日本贴上“自己不合意就任性退出国际合作”的标签,令日本在国际社会中陷入孤立。


 数据

日本每年捕鲸数百头

  根据国际捕鲸委员会的统计数据,2016年-2017年的捕鲸季,日本在全球共捕杀了488头鲸鱼。被捕杀的鲸类主要是小须鲸,共计382头,此外还有90头大须鲸以及25头布氏鲸。南极海域是日本最主要的捕鲸场,488头中共有335头来自于南极海域且全部为小须鲸,此外还有115头来自于西北太平洋,仅有38头来自于日本近海。

  据英国媒体《卫报》2018年5月30日报道,日本在之前12周的捕鲸季里已经捕杀了333头小须鲸,其中122头是怀孕的母鲸。

  据统计,日本从1982年开始,已经以科研目的捕捉屠杀了数千头鲸鱼,包括小须鲸、长须鲸、座头鲸、抹香鲸。日本渔业部门称,捕鲸是为了研究鲸鱼的生理习性,维护鲸鱼种群数量,检测当地的生态系统。


  人均年消费鲸鱼肉仅30克

  为何对捕鲸痴心不改?

  日本农林水产大臣吉川贵盛表示:“鲸类的利用应从文化多样性角度考虑,受到尊重”,寻求国际社会对日本“鲸食文化”的理解。同时他指出,商业捕鲸还关系到带动地区发展。据日本新闻网站报道,日本图书市场上有很多关于如何烹调鲸肉料理的书,鲸鱼全身有70个部位可烹调食用。在日本的一些餐馆中,有鲸鱼排、鲸鱼心、鲸鱼舌,甚至还有生的鲸鱼皮供应。至于味道如何,在雅虎的日本区论坛上,网友的回答五花八门,有说像牛肉,还有说像马肉。


  传统文化作祟

  日本延续“食鲸文化”

  虽然日本有“鲸食文化”,但是在日本极少数鲸鱼肉料理的餐馆里,大部分的食客都是上了年纪五六十岁的大叔,而他们光临也多是冲着“怀旧”而来,因为,也只有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小时候才会常吃鲸鱼肉。

  实际上,日本很早就有大规模、有组织的捕鲸记录,那个时候渔民只要价值最大的鲸鱼脂肪做成鲸油,肉则直接丢进大海。二战后,日本一片废墟,粮食严重不足。日本政府将两艘巨大的美国海军舰只改建成加工船,就此开启捕鲸的旅程。鲸鱼肉从此走上了日本家庭的餐桌,成了肉食的主要供给。

  从1940年代到1960年代中期,鲸鱼肉是日本最主要的肉源。东京农业大学教授小泉武夫在《鲸鱼救国》这本书里写道,1947年在日本食肉供给量中,鲸鱼占动物性蛋白质的46%,而在捕鲸量达到巅峰的1957年——1962年,日本国民对鲸肉的实际依赖达到70%。直到后来日本经济腾飞,鲸肉才慢慢淡出。

  鲸肉跟金枪鱼、三文鱼这些相比,实在称不上好吃。2006年,日本《朝日新闻》曾做过统计,在日本国民中,只有4 %的人常常吃鲸肉,有9%的人非常偶尔地吃,而有53%的人没有吃过,33%的人也永远不准备吃。2016年的一项调查数据也表明,日本全国,每年人均鲸鱼肉的消费量只有30克,只相当于一大口。

  虽然日本国民不怎么吃鲸肉了,但是食鲸的传统从战后一直延续至今。不少地方为了延续鲸肉饮食文化,还会搞一些怀旧性质的鲸鱼美食节。比如日本捕鲸协会还在每年召开“保护捕鲸的传统和饮食文化大会”,宣扬食鲸文化。日本捕鲸协会宣称,“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饮食文化,对日本来说,食鲸文化至关重要”。


  争夺渔业资源

  鲸鱼也爱吃金枪鱼

  也有不少日本人认为,日本的捕鲸行为是“鲸口夺食”,因为鲸鱼会抢夺人类所需的鱼类资源——在2001年的国际捕鲸委员会会议上,日本水产厅官员森下丈二在解释为何在南极捕杀小须鲸时说:“这对南大洋蓝鳍金枪鱼的管理是非常不利的。”

  按照他们的逻辑,秋刀鱼、乌贼,特别是蓝鳍金枪鱼是鲸鱼的捕食对象,而鲸鱼所捕食的鱼类达3亿至5亿吨,是世界人口渔业消费量的3至6倍。如果不去捕杀鲸鱼,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鲸鱼有可能抢去人类的食物,破坏生态平衡。

  日本人喜欢食用蓝鳍金枪鱼是不争的事实。全球的蓝鳍金枪鱼消费市场几乎全在日本。但由于生长缓慢和过度捕捞,蓝鳍金枪鱼这一被称为全球具有繁殖能力的鱼类,种群数量近年大大减少。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里,太平洋蓝鳍金枪鱼为“易危”,大西洋蓝鳍金枪鱼是“濒危”,而南方蓝鳍金枪鱼更是“极危”。2007年,国际大西洋金枪鱼保护委员会一份独立审查报告说,日本当年进口3.2万吨蓝鳍金枪鱼,而当年大西洋可供捕捞的蓝鳍金枪鱼只有2.95万吨。有研究认为,大西洋蓝鳍金枪鱼中多达 80%至90%的东大西洋和地中海蓝鳍金枪鱼最后被送上了日本餐桌。

  这一幕暴露了日本捕鲸业和其他海洋资源控制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作为一个极度依赖海洋资源的岛国,在日本人看来,捕鲸包括了人与鲸鱼“争夺”渔业资源的涵义。


捕鲸背后的政商利益

“捕鲸”为了钞票,更为了选票

  从1986年《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以来的30多年,日本一直“科研”名义继续在日本近海甚至远赴南极捕鲸,但至今能够查阅的相关论文却寥寥无几。其实,从日本开始捕鲸以来的几百年间,随着捕鲸队伍规模越来越大,慢慢和商人、政府都产生了联系,商业捕鲸的利益色彩越来越重。


  捕鲸业涉及十万人生计

  如今,从事捕鲸行业的日本人大约有10万人左右,有世世代代从事捕鲸的渔民,有食品加工行业、餐饮业,还有些科研人员,这让日本的捕鲸行业,形成了一条很大的产业链。捕鲸业慢慢发展成为日本可以和制铜业、制铁业相提并论的国家大型产业。而其中有关利益输送的暗通曲款,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现在日本每年进行的“科研捕鲸”,早已成了日本农林水产省及其下属部门水产厅的利益——日本一直以来负责“科研捕鲸”的是“日本鲸类研究所”和“共同船舶株式会社”。前者负责“调查”,后者负责捕鲸和销售鲸肉。

  然而,这两个机构和日本农林水产省及水产厅有着密切的利益关系。受委托进行捕鲸的“日本鲸类研究所”每年接受水产厅补贴。从最近五年这一机构的人事来看,多名成员是前水产厅官员,因此也被认为是水产厅官员退休后的安身之地。而“共同船舶株式会社”97%的股份由农林水产省主管的五个财团法人拥有,不少成员原先也供职于农林水产省。

  当然,除了利益之外,还有政客最为看重的东西。据《卫报》报道称,日本自民党数十年来能稳操胜券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从事农林渔业和出身农村的选民给予支持。由于捕鲸业涉及大约10万人,如果随随便便因为国际压力动了这部分人的生计,这肯定会反映到选票上。

  也许正是这些原因,“科研捕鲸”即使在2005年后就陷入了赤字,日本政府也不惜拿巨额税金进行填补。据粗略统计,2005年后的10年间,日本国库一直向“日本鲸类研究所”提供补助金。从2016年开始,补助金高达数十亿日元。


  外交丧失国际社会信任

  然而重启商业捕鲸能给日本带来多大利益?日本农林水产大臣吉川贵盛表示,重启商业捕鲸能够带动地方经济复苏。但不少日媒和专家认为,目前日本市场对于鲸肉的需求量已大幅下降,解禁商业捕鲸恐得不偿失。

  同时,任性“退群”的行为或将给日本带来负面影响。日本成蹊大学名誉教授加藤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的主张不被接受就退出国际组织,这样的做法对日本来说是糟糕的选择,容易让人联想起美国政府的“美国优先”主张。

  这恐将令外界丧失对日本外交的信任,令日本的国家利益受损。有日媒指出,从明年起日本将主办二十国集团峰会、东京奥运会等一系列重大外事活动,在这个时间点宣布“退群”可能会对这些活动造成负面影响。

  同时,被日本视作“准同盟国”的澳大利亚和英国都是反对捕鲸的国家,日本“退群”之举有可能影响与这些国家的关系。共同社报道称,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后,日本将无法在南极海域开展“科研捕鲸”。此外,即使将商业捕鲸范围限定在日本的领海和排他性经济海域,日本也将面临国际社会压力,甚至引发新一轮国际诉讼,最终很可能得不偿失。


  有此一说

捕鲸破坏海洋生态环境?

  鲸鱼是生活在海洋中的哺乳动物,它们的一生从进食、交配到繁育后代都是在海洋中进行。最小的侏儒抹香鲸只有2.6米长,135千克重,最大的蓝鲸则有近30米长,190公吨重,是目前地球上最大的生物。

  由于鲸鱼是陆生哺乳动物演化而来,鲸鱼必须在水上呼吸空气,不过它们能够长时间在水下进行活动,它们头顶上有呼吸孔来呼吸空气,这也是平时产生鲸鱼喷水景象的结构。鲸鱼最吸引研究者注意的就是它们的声呐系统,座头鲸的“声音”被认为是动物界最复杂的交流方式。它们通常会持续30分钟至1小时都发出重复韵律的声音,并且每年它们发出的声音也会不断变化。座头鲸的“歌声”通常发生在每年的繁殖季节,因此也被认为是吸引配偶的一项行为。它们的声音通常包括高频和低频两部分,低频的声波可以在水中长距离传播却不损失能量,研究者估计一些低频声音在某些海洋层可以传播超过10000千米。

  然而过度的捕杀鲸类,首先是会破坏海洋食物链,对海洋生态系统的健康造成威胁。近年的科学研究进一步揭示了鲸在维持海洋生态系统功能以及减缓气候变化方面的作用:鲸类的粪便富含铁元素,为海洋中植物性浮游生物提供了增殖所需的重要营养,这些植物性浮游生物作为海洋食物链的基础,又为其他海洋生物(如:磷虾)提供了食物,同时也消耗了大量的二氧化碳进行光合作用。简而言之,鲸鱼在海洋营养物质循环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且间接使海洋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增强,进而对缓解气候变化起到积极的作用。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