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金章山水作品展本周开幕

by 信息时报 | 记者 冯钰 | 2019-01-11 19:45

信息时报讯(记者 冯钰)1月8日下午,“山河颂——陈金章山水作品展”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

据了解,陈金章是当代岭南画派山水画最重要的传承者之一,今年已90岁高龄。他多年来秉承岭南画派“关注现实,注重写生”的艺术思想,常年坚持深入生活进行写生创作,创作了大批兼具鲜明的时代特征与高超艺术技巧的经典作品,并于2015年获得第二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本次展览展出陈金章历年来的代表作、近期精品以及写生作品共200余件。开幕式上,他将自己100幅写生作品捐赠给广州美术学院。


陈金章将积蓄了几十年的100件写生作品捐赠给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岭南画派纪念馆学术总监韦承红接收作品并合影。左起:韦承红、谢昌晶、陈金章、林雄、李劲堃。.jpg

陈金章将积蓄了几十年的100件写生作品捐赠给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岭南画派纪念馆学术总监韦承红接收作品并合影。左起:韦承红、谢昌晶、陈金章、林雄、李劲堃。


清新而博大,“致辉煌而尽精微”

陈金章笔下的山水,丰富、细腻、宁静、幽远、笔墨精到,湿润而灵活。用广州美术学院中国近现代美术研究所所长梁江的话来说,陈金章的作品整体风格清新而大气,气象博大而恢弘,笔墨特点精到而严谨,艺术特征秀隽而典雅。“难能可贵的是他的精细不刻板,特别画得灵活,而且大气。他的风格就是致辉煌而尽精微。”

自1947年考入广州市立艺术专科学校,直到1956年从中南美术专科学校毕业留校任教,陈教授的绘画生涯至今已走过了71年。身为岭南画派第三代传承人,他曾有幸聆听高剑父先生的教诲,又亲炙于关山月、黎雄才先生,深得“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精神正传。毕业后,陈金章担任黎雄才的助教,深受黎雄才现代山水写生创作观的影响。几十年来,他一直通过“写生创作”的方式探索自己的艺术之路。“他不仅是传统绘画的传承者,更是新中国高等美术教育发展的亲历者和岭南新山水画的实践者,他的艺术生涯和教学经验是解读新中国学院式教育的良好范例。”中国美协副主席、广州美院院长李劲堃在展览前言中这样说。他认为,陈金章的山水画可以用“真气弥漫,积健为雄”来形容。


江山无尽图 2007年  198cm×97cm.jpg

江山无尽图 2007年  198cm×97cm


他代表了岭南山水画的新高度

身为岭南画派当代传承者,被问到什么是岭南画派的精神,陈金章总是回答:“创新”。 上世纪八十年代,陈金章作为山水画教学骨干,加入了以关山月、黎雄才教授为首的广东国画创作组,以重大历史事件和革命圣地为题材,创作了《枣园春》等优秀作品。他以“创造山河之美”作为艺术上的终极追求,创作了《龙腾虎跃》《秋声》《南方的森林》《报春图》等表现人与自然的和谐、触动人们心灵的作品。他不断调整自己的笔墨表现方式,逐渐形成自己的山水画范式。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说:“陈金章的创作丰富了岭南画派的表现语言,说他的艺术是岭南画派山水画的新高度,恐怕并不过分。”


南方的森林.jpg

南方的森林


但是,陈金章并不在意自己的作品是否被归属为岭南画派,在他看来,岭南画派只是一种精神——前辈们已经创造了属于自己的高峰,继承者应该发挥他们的创造力,而不应拘泥在前人的技法里面。他说:“画家创作时不能老是想着一个‘画派’,我不管什么派,我只要把画画好就行。”


以写生创作,溯艺术之本源

岭南画派在整个20世纪的艺术史中,在表现自然的生命力和现实题材中做出重要的贡献,可以说,“写生”是法宝之一。数十年的绘画实践中,陈金章一直通过“写生创作”的方式探索自己的艺术之路。他尤其注重观察自然生态,仔细分析形色各异的山石树木结构,以及变幻莫测的云雾流水,然后通过写生溯本求源,把握山川树石的规律性,进而在创作中游刃有余。展厅中展出的100件写生手稿,是陈金章继承和发展岭南画派“写生创作”的最直观体现。关山月曾为陈金章的写生作品集题为”溯源”,正是高度概括其溯本求源的艺术精神。

更难能可贵的是,由于陈金章写生的愈加精细和完整,其手稿虽方不盈尺,却或山脉蜿蜒、或溪流潺潺、或山邨错落、或云水莫测、或树木葱郁,引人入胜、动人心魄,使人恍如置身现场。李劲堃介绍说,陈金章已将这批画稿捐献给了学校,“1960年代,黎雄才先生绘制了一批山水画教材,编辑成《黎雄才树石画谱》出版。陈金章的这批画稿将与学校收藏的黎雄才画谱,一同构成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教学最为重要的写生技法训练的基础教材,在岭南画学中传承下去。”


报春图  2004年 191cm×140cm.jpg

报春图  2004年 191cm×140cm


对话

“山水画要从生活中来,没有感受就没有创作”

展览开幕前的一个下午,记者来到陈金章家中。他的画室在广州美术学院一栋宿舍楼的顶楼,天台上,盆景花木虬屈生姿,房间里,满满的都是画具、画稿与画册文献,几乎转不过身来。墙上一幅阳朔山水长卷,是他最近正在创作的作品,已经画了20多天。“现在我每天坚持画两三个小时,不画不行,这个毛笔是要练个几十年的,不是一两天就能练出来的。”

九十岁的陈金章精神健旺,反应敏捷,始终保持着对生活与艺术的敏感与激情。说到兴处,时时起身翻出写生画稿来给我们看。他的写生稿非常精细,完成度很高,生动而准确,而且数量及其庞大。这样的写生稿,他一张就要画半天。


云拥青山 1990年  245cm×123cm.jpg

云拥青山 1990年  245cm×123cm


记者:关山月、黎雄才两位岭南画派第二代大师给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陈金章:我担任黎雄才老师助手的时候,黎老师教导我,一定要到生活中去画画,不能坐在家里。他们都在西北呆过很长时间,他们对着真山真水画,而且他们不讲什么派,鼓励学生多接触不同派系名家的绘画,把全国名家都请来学校讲学。他安排我临摹一段时间,就将我推到生活中去。山水画从生活中来,不去山水之中,就没法画,一定要深入生活。

对我来说,关山月、黎雄才就像两座大山压在我头上,要想跳出他们,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到生活中去,找到自己的体会,然后画出不同于老师风格的作品,这是我的经验。

记者:写生贯穿了您艺术生活的始终,足迹踏遍祖国大好河山,其中最喜欢的山水风光是哪里呢?

陈金章:黄山,长江三峡……中国还有许多很美的山水,我还要继续画下去。我带学生到长江去写生,到了宜昌就不走了。我们不坐大船,改坐小船,先到这边住几天,住在当地农民家里,再去那边住几天,在那边待了一个月。就是要慢慢感受,没有感受什么都是假的,然后慢慢到万县,到重庆,一路慢慢走了两个多月,从这里面创作了一批画。

(上世纪)70年代,我带学生到海南岛尖峰岭写生,在那里一住就是59天。那个原始森林保存得非常好,从来没有人画过这个题材,我就很激动。我们就带几个馒头和一壶水,在山上画一天。最后回来的时候,每个人都瘦了几斤。这次写生回来我搞了两件作品,《南方的森林》和《暮韵图》,都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了。

我这几十年都是从写生中过来的,前两年还去了广西阳朔。虽然年纪大了,腿也不太好,但是能够走,我就下去。

记者:现在很多年轻画家喜欢用拍照代替写生,回家画照片,为什么你从来不这样做?

陈金章:我出去写生,从来不带照相机。没有认真体验生活,(是)没有感情的。不面对那个真山真水,怎么有激情呢?要深入生活,住下来慢慢观察,慢慢体会,慢慢画,记在脑子里,才是你的东西。生活是山水画创作唯一的道路。艺术创作要保持对生活的热爱。不熟悉生活,什么都创作不出来。

记者:作为广东重要的美术教育家,您所培养出来的学生成就斐然,而且风格各异,您的教育理念是怎样的?

陈金章:我在学校干了几十年,主要是培养学生。我一直和他们讲,你们千万不要画得像我,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画。学艺术不能保守,有好东西必须要学过来,保守就没有出路。他们都是到生活中去,最终找到自己的风格。

记者:这次展览中有您的各时期代表作和近期最新的作品,新作有什么风格上的变化吗?

陈金章:我现在用水墨的方式多一些,带颜色的作品少一些。因为我想向传统回归。


部分作品


渔村月色.jpg

《渔村月色》60x65cm,1988

陈金章山水大多严谨、崇高,但在丰碑一样的图式之下,有其对生活意趣的观察和表达。他说:“画出来的如果只是具体的某一座山头,那么画家就输了生活。”《渔村月色》或许就是这种表达的训练:笔墨放松、意趣生动,描绘自然,关照生活。

玩 月 图  1990年  69cm×64cm.jpg

《玩月图》69x64cm,1990

水天中评价陈金章作品“以温文尔雅、秀润细腻的气质,营造磅礴大气的崇高境界。”这对一般画家来说,有难以调和的矛盾。而观陈金章《玩月图》,山、树中正一丝不苟,云、水则轻松自如,猴子玩月更让人觉得愉悦动人。画家在“秀润细腻”和“崇高境界”两种不同视觉感受上的融合做得让人信服。

老林初晓.jpg

《老林初晓》39x31cm,2000

《老林初晓》是陈金章花甲之年的作品,晨间烟云朦胧、山林交错,电线上的鸟儿仿佛悦耳鸣唱。此作方不盈尺,却更加精细,意境更质朴平和。陈金章说:“画家老了,技法成熟了,精力退了之后,有些人就越画越简单,越画越抽象,这似乎不是好路。我自己还想认真细致地追求画面圆润、唯美,这算是多年精笔细描的习惯使然。”正是艺术家的创作观念,让我们感受到迎面清风一样的艺术。

晓风.jpg

《晓风》34x49cm,2005

在《晓风》中,勾画树木的笔触、淡淡的水墨将“风”的动感表达得恰到好处,在林木交错、树影流动的画面中,牵马的行人却是“静”的。这里有岭南画派之外的水墨意境。正如陈金章所说:“我受岭南画派的影响是有的,但艺术不应该那么狭隘,要有全国眼光,有好的东西就要吸收,比如我吸收黄宾虹、李可染的东西就多一点。”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