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专家“老药新用” 救回H5N6禽流感病例

by 信息时报 | 记者 张秀丽 实习生 黄银虹 通讯员 林伟吟 刘文琴 张阳 | 2019-01-08 20:17


信息时报讯 (记者 张秀丽  实习生 黄银虹  通讯员 林伟吟 刘文琴 张阳)今日(2019年1月8日),23岁的小伙子小张(化名)回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复诊。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从不逛菜市场的人,竟然会感染了H5N6禽流感病毒。这种他不曾关注的病毒引起的症状,他错当了感冒。最后他病情严重到将他拖到濒死的边缘。

H5N6型禽流感病毒首次发现于2014年四川,属于致死率极高的致病性病毒。世界卫生组织公开数据显示,2014-2018年间H5N6禽流感感染者有22名,其中16名死亡,死亡率极高,约为73%;同期,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一例新增H5N6禽流感患者病例,该名广西患者自10月16日病发到10月27日死亡,间隔仅九天。


疑似接触活禽 年轻小伙感染H5N6

据小张和其父母回忆,2018年9月24日,中秋节,张父白云一个菜市场带了一只活鸡回家。至今他们也没弄明白发病原因。当天小张久发烧了,体温高达40℃,同时伴有畏寒、寒战、全身肌肉酸痛、乏力、流鼻涕。随后,他到家附近的基层医院开了点感冒药和退烧药吃。

没想到,在48时,小张的病情越来越重,出现了典型的重症肺炎症状。9月27日,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急诊科出现一名“特殊”患者:小张,22岁,广州市白云区人,其发热且呼吸困难的症状。那时,小张还未被确诊为禽流感。但咽拭子标本至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排查。

两天后,广东省疾控中心通知,小张标本初步检测结果为禽流感。此时,小张出现呼吸衰竭,肺部胸片显示开始“变白”。入院一周后,整个肺部胸片几乎一片全白,病情危重。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紧急成立了以主管医疗刘超副院长为组长的专家团队抢救。

9月30日上午,医院将小张转入呼吸内科ICU负压病房。并腾出整个呼吸内科ICU(内含2间负压病房和11张病床)作为隔离病房抢救小张。9月30日下午1:00,小张的咽拭子标本经省疾控中心排查,确认H5N6阳性,为2018年广东省首例H5N6禽流感病例。


30名专家参与   整个ICU独救一人

H5N6型禽流感病毒感染及其带来的并发症,让小张多次走到了死亡的边缘。医院先后组织专家进行了十次抢救“拉锯战”。10月1日,小张入院的第四天,突发血氧下降、指尖血氧饱活度下降至80%。10月3日,小张烦躁不安,指尖血氧饱活度下降至92%,心率增快至130次/分,血压升高至175/95mmHg。这些危险情况,都给医院多科室专家顺利化解了。

记者了解到,为了给小张制定精准的个性化治疗方案,医院先后组织12次全院MDT(即为“多学科大会诊”),含重症医学、呼吸、心血管、消化、肾、血液、中枢神经系统、放射、医院感染控制、护理、临床药学等领域的专家共30余人。

10月4日,医院给小张上了人体生命最高技术支持的设备-体外膜肺氧合(ECMO)。为避免院内交叉感染,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第一时间腾出整个呼吸科ICU(内含2间负压病房和11张病床,可同时收治13个危重病人),只收治小张一人。


发现老药新作用 给重症抢救增新招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江山平回忆,抢救小张的难点是,他出现的多器官衰竭尤其是肺损害,远超过文献报道的病例的复杂性和危重性。更艰难的是,抢救过程中,该病例再用特效药——神经氨酸酶抑制剂已经效果不明显了。

专家只能够在常规治疗方案的基础上,再继续寻找新的希望。他们查阅文献发现,一种用于移植后的抗排斥反应的药物——西罗莫司,可能能够抑制病毒复制、增长,同时降低免疫风暴,给患者更多“自愈”的可能。到底要不要给奄奄一息的小张上这款药?此前没有先例。“上!”刘超副院长决定。结果,按照此方案实施治疗后,小张病情得到显著改善。

经全院多个学科两个月整的合力救治,患者小张于2018年11月28日康复出院。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