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食记 | 孖筋

by 信息时报 | 唐志辉 | 2019-01-08 18:29

早上逛市场,被卖牛肉的女将叫住。原来客户爽约,订了货没来取,剩了几份牛孖筋。帮忙消化一下,价钱当然是好商量。

从前老师教我们要乐于助人,一直铭记。

买了一份,急不及待地回家,冲洗,氽水,再冲洗,原来血腥的模样慢慢变得顺眼。

热镬中投入姜片和牛孖筋,大火干煸,本味在高温中浓缩。火调慢,洒入豉油和盐糖,继续翻动,颜色在厮磨中相互渲染。

加一点米醋,是父亲教的点睛之笔。在行档中飘荡了多年,对于味型已有自己的理解,不必捧着一部“通胜”读到老。

剩下的“焖”交由电饭煲去处理。工业革命的进步,并非让我们去理所当然地懒惰,而是为了能让我们将产品做得更好。


0107_1_副本.jpg


“孖”字在现代普通话中几乎听不到也看不见,但并不是无根可查,“辞海”和“康熙字典”中有过注释,多指一双或一对,古时通“滋”字。

当然,如今粤语中还是使用频繁,其中一个形容他人精神有问题的词与牛孖筋有关,甚是形简意刻 —— “黐孖筋”,大脑接驳着牛的脚筋,骂得委婉而刻簿。

唐志辉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