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农笔记| 菜园的遗憾

by 信息时报 | 冯广博 | 2018-12-03 20:37

菜园的遗憾

冯广博

 

张斌老师是我喜欢的体育节目主持人,看了他这么多年节目。《足球之夜》最火爆的年代也是我的如昨骚年啊。

11月22日机场见到本尊,内心还是挺激动的,不过我也老大不小了,加上闷骚的个性,所以显得平静。

聊天得知,他也有个小菜园子,不过他太忙没有时间打理。爱慢跑,一天8公里左右。他说,本来很爱打篮球踢球,但那些都是集体项目,得有人组织,跑步就随意多了。作为资深跑者,我深有同感。

一天的接触,由衷欣赏张斌老师,专业素养极高,为人谦和,高人就是高人——不仅仅是身材高大哈。赠张老师《菜农笔记》一本以掩饰我的自惭形秽。

我这个月跑量126公里,创3年来最低跑量,平时我都200公里左右,我终于能理解,一个人忙起来,真的很难抽空跑步——如果早上也没空的话。我更欣赏那些早晨从5点开始的人们,他们自律到可怕的地步。我虽跑步10年,但随意性很强。早晨5点跑步,也是偶尔为之。要么早上,要么晚上跑,忙起来晚上根本没有时间。

种菜也是,我居然连续两周连楼顶菜园都没有去过。梅果看我这个样子,也从不在我面前提菜园的事,她和阿布悄悄地把该做的都做了。

十•一长假后后,再也没有休过周末。近三周更是每天早晚见不到阿布。昨日阿布电话说他给我炒了牛肉让我回家吃饭,很遗憾,也没等到我。但一回家,他就给我盛饭围着给我身边讲了很多事,都是学校的事,比如,“我进了一个点球,我以为他们要夸我,没想到他们居然埋怨守门员,你怎么守的门?连冯冯的球也守不住?!太打击我了,我有那么差吗!”

比如,又给白菜捉到一些虫子之类。他说,很喜欢我炒土豆片,但很久没炒了。

这个季节,广州的气温还是20摄氏度以上,很温暖。早上晨跑上楼去,芥菜,包菜,白菜全部是虫眼。

前天接到杨畅的信息,说现在广州,想来看看菜园子。

8月底在成都做《菜农笔记》分享会,见到赳赳的朋友、四川电视台的主播杨畅,她的美大气而精致,热爱美食却不长肉。她带我们吃了成都最好的烤串。我说,有时间的话一起去广州我带你吃姜撞奶啊。

我真不知道这段时间自己在忙什么,朋友当然比工作重要。但工作到太晚再找人不礼貌吧。

终于抽到时间,却是她要离开广州,到机场之前,和朋友向丽姐一起,找个地方喝咖啡。向丽姐优雅从容,也开辟了一小块菜园子,聊到菜园子。种菜的话题我还是小有经验的,向丽姐说:土要买了,什么土好?我说:东北的泥炭土,直接从东北的地里挖出来火车拉过来卖了,我们几次买了几十包,很好用。向丽姐立即订购了6袋。又聊到种子的事。这个季节什么菜好?我想到了满是虫眼的白菜。

因为可以理解的原因,没能带她们看看菜园子,很遗憾,我觉得自己像个食言的人。虽然杨畅那么善解人意,一笑释然。我却懊恼。恼怒。愤懑。

回家看菜园,它也怅然若失。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