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杰作》:艺术如何用金钱衡量?炒作!

by 信息时报 | 记者 马泽望 | 2018-11-08 14:57

信息时报讯(记者 马泽望)阿根廷导演加斯顿·杜帕拉特2016年带着《杰出公民》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部讲述小说家丹尼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返回家乡小镇经历种种“衣锦还乡”带来的痛苦的电影,让观众见识到加斯顿导演处理黑色幽默题材电影的能力,他用各种充满讽刺和喜感的对白,讲述人性缺陷。

今年,他执导的新作《我的杰作》同样入围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部同样有着“人间喜剧”感觉的电影没有《杰出公民》那么惊艳,不过,加斯顿和他的弟弟,也就是该片编剧安德烈斯·杜普拉特这次钻进了画家和画商的题材,以他们的风格,自然不是纯粹展现艺术的世界,而是让观众看到金钱的世界。想知道为什么那些看起来平平无奇甚至完全搞不懂的画能在拍卖行卖出上亿元吗?有时候,真不是你不懂艺术,而是不知道画商的商业炒作水平有多高。


1.jpg

故事起因

过气画家与画商好友的秘密

《我的杰作》故事发生在阿根廷,电影一开场,就是在一副巨大的画作面前,女声旁白告诉观众,如何才叫欣赏一幅画。这一开场让人误以为《我的杰作》真的是以鉴赏画作为题材的电影。随后,古勒莫·法兰塞拉扮演的画廊老板阿图罗在车上自白,他看着镜头告诉观众,自己刚杀了一个人,是个杀人犯。这个体面的中年男人一脸愁容,自称杀人犯的他,完全没有让人感觉到所谓的戾气。随着他的讲述,观众就会发现,这部电影其实是黑色喜剧。

电影并没接着讲阿图罗杀了谁。而是开始讲述阿图罗与曾经受过追捧但如今乏人问津的画家老友伦佐。路易斯·布兰东尼扮演的伦佐,以一般人的标准来看,就是个“很难相处的渣老头”。他与阿图罗相识几十年,虽然有才气,但脾气更大。不接受任何商业画作邀约,不爱交际,这也就算了,他更喜欢用极端方式展现他的坏脾气,譬如阿图罗正在画廊里向顾客推销伦佐的画,伦佐一走进来就对着自己的画作开枪,吓得想买画的贵妇抱头鼠窜;譬如他和颜悦色地答应要给一个商家画定制画,画完之后趁着阿图罗不注意,又对画作进行侮辱性修改,商家在画作揭幕仪式上才发现自己受辱。阿图罗的画廊生意面临倒闭。

伦佐自己都承认是个人渣,他将前来向他学画的女学生当做情妇,把男学生当做劳力。他拖欠房东房租,最后被赶到街上,他还跑去高级餐厅吃霸王餐,他不遵守交通规则,最后被大卡车撞到住进医院……

阿图罗始终没有放弃照顾这位惹是生非的艺术家老友。而当伦佐从医院苏醒之后,记性差了许多,但脾气好了很多。阿图罗和伦佐突然心生一计:不如对外宣称伦佐过世,以抬高他那些卖不出去的画作的价格。于是,各种荒诞的事情接连发生,而做了几十年画廊生意的阿图罗,才开始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个“艺术世界”的商业运作,原来可以荒唐至此。


没钱交租被房东赶到街上的伦佐.jpg


编剧内行

理顺“杰作”的商业运作的秘密

与《杰出公民》风格差不多,《我的杰作》非常依靠演员的表演功底以及高频出现的金句,吸引观众看完电影。这种电影一看就知道制作成本很低,没有多少道具和外景,拍摄方式也以跟拍为主。这种电影,总能提醒看惯“大制作”的观众,一部电影的看点,其实在于欣赏演员的表演,以及有趣的内容。

《我的杰作》两位男主角的关系,总是在相爱相杀再和解,然后开始新一轮相爱相杀的过程。这就很考验演员的表现力,让观众能在一秒明白看清楚他们情绪和心态的转变,了解他们多变的状态。以相声表演来形容,电影前半段,路易斯·布兰东尼是逗哏,古勒莫·法兰塞拉算是捧哏,而后半段两人表演身份则互换。两位老戏骨轻松切换表演模式,让角色演绎得鲜明又有层次感。

而《我的杰作》有趣的内容,不仅是“话风”犀利的伦佐密集贡献金句,他将学生、画家、画商、主流社会上的各种成功人士接连“黑”了个遍,这些金句足以让观众爆笑。更重要的是,《我的杰作》告诉观众画作的商业运作秘密。

该片编剧安德烈斯·杜普拉特不仅是导演的弟弟,也不仅仅是编剧,他还当过阿根廷国家艺术博物馆的馆长。他对艺术品这一行当可谓了如指掌,所以片中画家与画商如此复杂的关系,观众看起来才会觉得如此“乱麻”都能被梳理得这么明了。而电影后半段开始,伦佐装死,阿图罗寻找有国际销售渠道的销售商开始合作提高价格卖伦佐的画,画商所有的盘算,以及接下来如何策展、推销、卖画过程,简直可以看作是艺术片销售行业的教科书。


在医院.jpg


照进现实

“艺术圈”发生相似的事情

当然,《我的杰作》有教科书般的“干货”内容,但观众看起来绝不会感觉到枯燥。导演在这一过程中加了大量充满讽刺味道的细节,譬如土豪们如何“打包”卖画、画商如何坐地起价、而画商与画商之间又是如何互相占便宜等,种种细节鲜活到让人感叹,编剧不愧是混艺术圈的人,这些细节应该都是来自生活!

伦佐和阿图罗的“阴谋”,最终被正义的学生揭发。这本该会让这两位艺术界的“骗子”身败名裂,但结果却还是远超出大家的想象。有不少人感叹,在商业运作的世界中,炒作真的是“第一赚钱利器”,即使在看起来很“高大上”的艺术圈,也是如此,更是如此。

有趣的事,这部电影发行蓝光碟没多久之后,现实社会中的艺术圈也发生了一起全球瞩目的事件,那就是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西的名作《女孩与气球》在苏富比拍卖现场上演了一出先高价拍出,随即画作自动裁切成碎片的戏码。这幅拍卖价格超过100万英镑的画作,被碎成“垃圾”后,不仅维持原先的拍卖价格售出,而且很多专家认为已经碎掉的画作,价格可能翻倍,因为现在这幅画已经附加了这段“历史”。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看完《我的杰作》,估计观众就都能明白,一切都是圈钱的套路了。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