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红手记|只要求外表不就是在翻版男权吗

by 信息时报 | 翠红 | 2018-11-10 12:36


很多影视文艺作品表现过刚刚从奴役中解放出来的人们,他们没学会如何建立新秩序,现成运用旧秩序的办法来奴役那些曾经奴役过他们的人。比如《西部世界》里,机器人觉醒后,德洛瑞丝开始疯狂屠杀,正如她和父亲象牲口一样被屠宰。

近些年女性越来越开始注重自己的权利——至少在网上看是这样,非常可惜的是,有一部分号称要权利的女性不过是翻版了男权,把男权恶臭的一套学过去,戴上了女权的名字。其中最突出的一点是一、二十年来越刮越盛的“外表风”。这股风一部分指向男性的衣着打扮,另一部分指向男性的长相、身材等身体部分。

刚开始这股风可谓应运而生,部分男性不注重外表,除了有碍观瞻,也与高质量生活的目标背道而驰。很难想象小康社会里穿着破洞袜子、衣服裤子不合身、头发稀脏的人,能有多爱自己,生活质量可想而知。刚开始女性希望男性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也有着健康积极的意义。父母辈大多流行的观念里,大多对女性有苛刻的外表要求,而对男性身材管理放任自流,三十岁开始发福,四十几岁已经看不到脚尖,岂止不好看,健康状况也堪忧。

不想到了现在,要求已经从“深色鞋配深色袜子”一下提高到了“男性必须时尚”的极端。女性自己并非个个穿着时尚,而时尚与否对亲密关系、家庭幸福感的提升并无多大裨益,作为一个写过时尚专栏的人,我万分不解为什么对男性有这种要求——因为男性对女性外表神经质关注,于是我们也要神经质关注一番,以示平等?最不能理解的是把手串跟男性中年油腻划等号,让我想起男性把女生爱买名牌包包等同于拜金,荒诞之极。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我见过的最干净清爽的中年男性中,有好些会戴手串,原因是人家有真正的、坚定的宗教信仰。油腻的是那些跟风的,他们原本内心没有找到真实自我,缺少生活目标,俗、欲都浮在脸上,这才油腻,跟戴手串有什么关系呢?

所有年轻的、中老年的女性,是时候放下对两性关系低级的要求了,别光盯着男友、伴侣衣服是不是时尚名牌、腿长是不是两米。爱一个人的灵魂可不是诚恳与否这个级别的问题,与另一个灵魂相遇、相爱,生命会因之而饱满。所有苦求以年轻、漂亮等外在来维系亲密关系的做法都将失败,地球上每天都有更年轻、漂亮的人类诞生。我们所有的相处艺术不外是尽可能地将亲密关系维持时间延长,并不能百分百保证不破裂、不出轨,唯有灵魂相遇式的爱情不朽。而灵魂相遇式的爱情,前提是你得有一个灵魂,有透过外表看本质、灵魂的能力。

翠红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