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食记|《米话连篇》

by 信息时报 | 唐志辉 | 2018-10-09 18:26

很多人小时候都有将米饭含在口中拼命吸的习惯,父母见了也拼命地纠正。为什么要吸?米饭中的酶遇到津液,在温度冷却中转化成糖,若是一口口地啃咬哪能品尝到如此粹真的甜,大人当然不晓得个中的乐趣。


1008_1.jpg


八月的月季锅巴,腊月的海味煲仔饭是外公的拿手绝活;姨父是上海人,开水泡泠饭配酱菜头是永恒不变的早餐,尽管广府的早点丰富多彩,但也替代不了那一碗乡愁;当年学了几道小把戏,用鲜荷叶包着米饭和莲子同蒸,急不及待地呈给外婆品尝,碟中的蒸馏水洒在老人家的衣服上,外婆为这道菜起了个名字:衣角留香。

西餐时代,偷尝一口香喷喷的西班牙海鲜饭,满嘴都是半生的米,心中暗骂洋毛子不是人。后来才明白,颠簸中的海盗身处意外和明天不知哪个先到的环境中,怎会有心思去慢火细焖。

日本人对米饭是敬若神灵,高级料理亭中称为“舍利”。米饭已非主食,而是一道极致的菜肴。全世界卖得最贵的米饭应该是寿司吧,十克一贯,搭一片肉,卖过百大洋。

现在餐桌上的物资丰盛,从前的主角米饭沦为可有可无的配角。习惯还是叫一碗,小厮端上,高声叫问:“谁要饭?!”

明太祖从前也是个要饭的,没文化真可怕。

入行多年,常有人问,有什么拿手菜?通常的响应都是反问,你写了那么多年字,哪一个你认为写得最好!

在无涯的学海中哪有做得最好的菜,永远是只有最难做的。而厨房中最难做的就是那一碗甘甜幽香的米饭。


辉哥_副本1.jpg

唐志辉,人称辉哥。在美食领域从业多年,游走于各种美味之间;时常天马行空,然而又紧抱传统的自由料理人。

【想知道怎样才能煮出一碗软硬适中,甘甜幽香的白米饭吗?请留意明天《信息时报》A24版《星厨家常味》,“辉哥教你煮靓饭”。】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