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农笔记|蝉子顶的芥菜

by 信息时报 | 冯广博 | 2018-10-08 21:15

这个国庆假期,我们“隐居”了几天。

想到出去好几天,菜园没人照料,会略有担心,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是大晴天,会不会把菜都晒干了呢。走之前,浇了很多水,水用量是平时的3倍。阳台上的花盆也淋透了水。阿布养的阿龟“冯青云”,他也倒了不少龟粮和水,还自言自语:阿龟这几天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我们过几天就回来了看你啊。

我们在河源蝉子顶半山腰,没有网络,没有电话,如果不想跟外界联系,这是一个绝佳的所在。这里离东源最高峰海拔1125米的蝉子顶,徒步山路不到5公里,也是水源保护区,几家农户农庄,鸡鸭牛羊猪都是放养。每天吃着有机菜,走地鸡,甚至还吃到了野猪肉(野猪随处可见,有人放夹子夹到一条)。

休养生息,这里再好不过了。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时机。除了跑步就是吃饭睡觉。起床早餐后,就带好水(虽然在水库边上,但是补饮用水困难,必须自备),开始山路越野,第一天13公里,第二天半马,隔一天26公里。在这条山路,好在不太荒凉,偶尔有人家,偶尔遇到狗,不过我对付狗已经有了相当的经验,它对我虚张声势叫几声,我不慌张慢步跑过就没事了。刚过中秋,南方的山上树木依然葱郁,田里的第二季水稻正是谷要熟未黄的季节,风很是凉爽,天蓝得不忍久视,没有云,这大概是秋季的天空跟夏季最大的区别了。

跑步之后,胃口出奇的好,本来饭量就大,只好“浪费”更多的粮食、蔬菜和肉类。我在广州基本不买鸡肉和猪肉,因为吃到真正的走地鸡和食草猪的味道之后,我的味觉已经“矫情”了,不愿意吃到没有鸡味猪肉味的那些肉类,宁可不吃或者尽量少吃,但在这里,可以放开肚皮吃。

当然,最美味的不仅仅是肉食,还有蔬菜。

这个季节,芥菜成熟,在阳光,雨露,山里湿润清新的空气里长大的有机芥菜,带着天然的阳光味道,淡淡清香,菜汁有浅浅的甜味。只需洗净稍稍翻炒几下,略加油盐或者干红辣椒,就能炒出芥菜的脆爽和香甜。我这么多年对芥菜居然毫无印象,仿佛芥菜从来没有在我的生活里存在过。这纯天然的芥菜味道好到让我怀疑它曾经被我吃过。

必须种啊。

我们回到广州之前,专门挖了几十颗芥菜小苗,带土,保湿,包好。

6日回到广州已经是晚上11点了,梅果说,我得上楼把这些菜苗栽了,不能等到明天。

7日一早,我们上楼去,眼前的景象有点“惨不忍睹”。这个假期天天暴晒,盆栽的植物最惨,最耐旱的香茅全部枯黄了。辣椒蔫了,茉莉花树和树叶也枯萎了,紫苏基本半干状态。奇怪的是,地里的紫贝菜、红薯叶、空心菜、韭菜、折耳根依然鲜活。

隔壁的邻居菜友给了答案:他们国庆没有出门,浇菜的时候顺便帮我们浇了菜园子,所以菜基本没事(盆栽离他们稍远没有照顾过来,所以状况差多了)。

幸亏邻居主动帮忙,挽救了我们的菜园。对枯萎的菜,我们心存愧疚,而邻居又让我们倍感温暖。这来自蝉子顶的芥菜,得好好长大,给好邻居尝尝。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