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与和平》昨广州大剧院开演

by 信息时报 | 记者 黄文浩 | 2018-08-03 11:05

广州艺术节·戏剧2018闭幕歌剧《战争与和平》于昨晚和今晚登陆广州大剧院,这是俄语歌剧首度在广州上演,一连两晚的演出由指挥大师瓦莱里·捷杰耶夫亲自执棒,马林斯基剧院全阵容呈现。昨日下午,捷杰耶夫携剧中主演出席发布会,介绍演出亮点。第一次来到广州的捷杰耶夫,称赞广州大剧院非常宏伟,过去20年经常往返中俄两国的他,对这里发生的艺术、人文变化感到欣喜。他透露,这次在广州上演的版本跟他在美国、欧洲等主流歌剧舞台上的制作一样。

  普罗科菲耶夫笔下的歌剧《战争与和平》以规模宏大著称,马林斯基这版歌剧由俄罗斯电影大师安德烈·康查洛夫斯基亲自打造,其舞台效果堪与好莱坞大片媲美。演出阵容非同寻常,有名有姓的独唱角色有50多人,共有420名演员参与演出,近千件的服装配饰,重达60吨的布景都让观众感受到真正的“舞台大片”式体验。

  80多名广州群演参加演出。


  半球形舞台在广州大剧院搭建了7天7夜。


《战争与和平》规模宏大,共有420多名演员参演。



  制作背景篇: 半球形舞台变换“战争”与“和平”

  《战争与和平》作为俄罗斯文学泰斗列夫·托尔斯泰的经典巨著,无论电影、电视改编都必须是“大部头”作品,同名歌剧也是20世纪最伟大作曲家之一普罗科菲耶夫八部歌剧中最宏伟的一部。普罗科菲耶夫从1941年开始动笔创作,直到1946年,歌剧《战争与和平》才在列宁格勒马里剧院演出了第二版13场中的前8场,即“和平”部分的全部和“战争”部分的第一场。十年间,作曲家一直在修改润色,直到他去世前的一年才确定为带有序曲、题词合唱和分为两大部分共13场的版本。在普罗科菲耶夫去世之后,1959年,完整版才得以在莫斯科大剧院出演。

  即便广州观众已经见识过《阿依达》《图兰朵》等经典大制作,这次《战争与和平》的宏大规模依旧足以让人为之惊叹。昨日下午,后台开放短暂媒体探班,工作人员介绍,马林斯基剧院这版制作的布景重达60吨,和服装加在一起装满了17个集装箱。经过7天7夜、近百名技术人员的安装和调试,可以根据情节变化、旋转的半球形舞台才搭建完成。颇具特色的是,球面的舞台有着一定的坡度,因此桌子椅子等布景都做成了特殊的倾斜角度。记者走上舞台体验,发现球面的倾斜坡度比在台下观看的感觉要更大,这对于台上演员亦是不小挑战。

  与此同时,舞台上还会呈现投影出来的地图,并在中心舞台的下方设置有战壕的布景,从多角度、多视角呈现史诗感。上下半场都有令人激动的“大场面”,比如上半场呈现1810年新年前夕,圣彼得堡举行的宫廷舞会,下半场呈现被烈焰包围的莫斯科等,极富视觉冲击力。

  几百号人的演出,光是服装就准备了1000多套,女主角娜塔莎一人便有5套服装,每次换装都必须在1分钟之内完成;将军和士兵的服装则帅气十足,展现英勇抗击侵略的俄国军人风采。据悉,本次服装全部来自马林斯基剧院圣彼得堡服装道具工厂,珠片、装饰等细节都是手工缝制,生动还原了19世纪俄国的服装特色,自2000年首演使用至今,保存完好。

  有趣的是,这次穿上这些服装的,还有一群“广州面孔”,他们是本次演出的80多名本地群演,其中扮演士兵的年轻人们身高都在175~185cm之间,此外台上还出现了广州大剧院少儿芭蕾舞团小演员的身影。


  指挥解读篇: 留意上下部分截然不同的音乐风格

  本次《战争与和平》不仅是首部在广州登台的俄语歌剧,更是国际顶级指挥家瓦莱里·捷杰耶夫的广州首秀。被中国乐迷称为“姐夫”的瓦莱里·捷杰耶夫是圣彼得堡指挥流派的杰出代表,师出传奇指挥大师伊利亚·穆辛。当捷杰耶夫还在列宁格勒音乐学院求学时,就摘得卡拉扬指挥大赛与莫斯科全苏联指挥大赛的桂冠,并被邀请加入基洛夫(现为马林斯基)剧院担任助理指挥。1978年他首次以指挥身份执棒了《战争与和平》。1988年他成为该剧院歌剧团的艺术总监,并自1996年起担任剧院的院长及艺术总监。

  可以说,《战争与和平》对于捷杰耶夫来说是有着特殊意义的。捷杰耶夫在马林斯基歌剧院的巨大成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多年来,他也将《战争与和平》带到世界各地。昨日在发布会现场,捷杰耶夫表示,“中国有几千年的悠久历史,中国人对他们的历史非常自豪,我们俄罗斯人也有着令我们非常自豪的文化,圣彼得堡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孕育了很多文化名人,普罗科菲耶夫是我们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对圣彼得堡有着非常重要的文化意义,马林斯基有义务对全世界推广他的作品。”

  歌剧《战争与和平》的演出包括8场、11场、13场等版本,此次在广州上演的是13场版本。捷杰耶夫说,这个版本跟他在欧美主流歌剧舞台上的制作一样,这是出于作品本身表达的考虑。普罗科菲耶夫最后的修订版本就是13个场,最早曾分几个晚上演出,而他希望能让观众在一个晚上能够感受这部歌剧的复杂性,“这部歌剧上下部分有着截然不同的音乐风格,上半部讲的是战争爆发前动荡的圣彼得堡贵族生活,音乐情绪有着华丽的贵族元素;下半场战争爆发后,音乐性也随之发生改变,而剧中所有人的命运也随之改变,这些变化必须一晚上说完。”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黄文浩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