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你了解多少?

by 信息时报 | 记者 马泽望 | 2018-07-27 12:28

从苏州首映到前几天在广州中山纪念堂办千人观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下称《四大天王》)总和古色古香的场地配合出奇妙的效果,正如电影一样的气质:明明是部唐朝故事题材的电影,但徐克却拍出现代科幻、魔幻、玄幻甚至动漫的年轻氛围。套用流行的说法,徐克将“大唐神探狄仁杰”这个“老古董”彻底“活化”。这种趋势从8年前的《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开始,经过5年前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的实验,如今《四大天王》中成功将故事和特效、演员的节奏全都协调到能嵌入徐克“异想天开”般的“脑洞”中。徐克和编剧张家鲁被问到《四大天王》中如何将各种离奇故事做出来并且还能让观众信服,张家鲁笑说,其他导演都是让编剧提供点子,但徐克是向编剧提供源源不断的点子,“反倒是我要拉着他说够了够了,他的脑洞,别说有时候我们跟不上,他脑子转起来有时候快到连自己都跟不上!根本不是地球人。”不少看过《四大天王》的观众都认证这是徐克近年最佳电影,那么这个“脑子快到飞起”的68岁导演究竟怎么做出来的?


在苏州举办《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全球首映礼时,68岁的徐克导演释放体内搞怪天性。 

信息时报记者 朱元斌 摄


  导演篇

  徐克:不一样、不可知与人性解读是创作之源

  很难想象《四大天王》是一位生于1950年的导演拍出来的,不过,如果你是徐克的影迷,也很容易看出这部电影各种徐克趣味,譬如《蜀山传》中的武器日月金轮、《蝶变》中从“怪力乱神”到“背后真相”这一过程的氛围营造与阐述手法、他的各种武侠片中飘逸又凌厉的动作戏……不胜枚举的“徐克印章”在《四大天王》中随处可见。但《四大天王》中又有很多新玩意,譬如各种不可名状的方术、梁上复活的金龙、会说话的鱼、满身眼睛的怒目天王、战力和卖萌能力齐全的白猿,都给人耳目一新的视效体验,难得的是,所有的特效都不是炫技,而是服务于故事。徐克之前在苏州和广州受访时,都详解了他构造《四大天王》的过程。


  狄仁杰故事如何展现“潮范”?

  怪现象的“科学运用”

  《四大天王》是赵又廷第二次扮演狄仁杰。比起《神都龙王》中的表现,这次赵又廷有了质的变化,诠释的狄仁杰更加自然流畅,也越来越“潮范”,不仅是他换了一身又一身极简纯色系服装,甚至连他使用的点穴手法,都跟耍西洋花剑似的。这种从人物到故事都散发出的“潮范”,让徐克版《狄仁杰》与以“元芳你怎么看”挂嘴边的影视作品传统《狄仁杰》区分开来。这跟徐克的创作理念有关,他认为,“我们自己也是电影观众,我们希望拍电影的人给观众一些新的东西,而不要总是重复同样的东西。即使是系列电影,我们也应该给观众呈现很不一样的内容。”

  徐克表示,在创作《狄仁杰》的时候他会遵循这么几点。“第一点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其实很不足,科学在每个时代都告诉我们,有些东西是你不知道的。根据时代、科技、机会,他可能会发现一些我们之前看到但是不知道的事情。比如说《神都龙王》,一直在讲蛊是怎样的概念。蛊就是降头、巫术,以我自己的解读来看,蛊就是一种很小的细菌,能够影响脑细胞,从而引起身体里某些基因的改变,所以就出现了一些怪现象。比如我拿了一根头发去做一些巫术的处理,之后那个东西就会受到影响。用现代科技来看,头发是可以得到你的DNA信息的。我们就想到,可以用蛊来讲这个故事。第二点则是人性的解读,其实无论什么年代,人性部分是不会变的,每个观众都能从中找到代入感。”


  《四大天王》怎么写?

  写《夺命盛宴》衍生出来的

  拍《通天帝国》时,徐克公布了23张概念图,每张图都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当时不少影迷就好奇其中有多少幅图会被拍成电影。但此后的《神都龙王》和如今的《四大天王》,都不是概念图中的故事。

  徐克受访时笑说,这和他的创作习惯有关,“23张图都是已经有的或者可能会发展出来的故事,有些故事有了,甚至剧本也有了。但落实到拍摄会倾向选那些让我们有惊喜的内容。我拍电影每次都将其看作是第一部和最后一部电影来拍。因为每个导演拍第一部电影时最想让观众看到就是自己拍出的电影和市面上的不一样。最后一部电影的意思,就是我得在这一部中将我想传达的表现的东西,都做出来,不留遗憾。所以写剧本时,我经常写着就变成另一个模式。《通天帝国》之后我写的续集是《情人藤》,最后被蛊这个元素吸引,变成了《神都龙王》。之后我们创作的续集是《夺命盛宴》,就是《神都龙王》结尾皇帝要赐狄仁杰亢龙锏,武皇后看着狄仁杰的那个眼神发展出来的,讲的是皇宫里面摆了一场博弈的盛宴,在这个盛宴上产生了案情,要由狄仁杰破案。当我们想这个盛宴的时候,就想出了这次的反派,思考反派出来会做什么的时候,这个反派就延伸成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加上解决反派的轨迹,还需要有破案的手法,这个破案的手法怎样才是意想不到的;而且让人家很期待的话,我们就要想出破案的人物,方法、逻辑等等,这些东西就变成《四大天王》。”

 怒目金刚给观众耳目一新的视觉体验。


 徐克示范式的导演方式一开始让马思纯无所适从。


“四大天王”究竟是谁?

  阮经天、马思纯都可以

  《四大天王》的片名加上第一部《通天帝国》中扮演狄仁杰的是刘德华,有不少网友就调侃应该找当年的香港“四大天王”来演。这当然是玩笑话,出演《四大天王》有从《神都龙王》“留任”的“狄仁杰”赵又廷、“尉迟真金”冯绍峰和“沙陀忠”林更新,也有新加入的“水月”马思纯以及“圆测”阮经天。看完电影的观众都会好奇一个问题——“四大天王”究竟是谁?有人解读第四人是水月,也有说是圆测,甚至连刘嘉玲扮演的武则天,都有人说是四大天王之一。

  徐克说,其实他在想故事时,是从沙陀忠、尉迟真金和狄仁杰这三个人物出发,“狄仁杰在智慧上是很可以的,尉迟真金在他的武林世界执行力很强的,沙陀忠是很普通但让人很喜欢的人物。这三个人加起来,如果再有第四个人,他无比厉害、无比高智慧、无比超然的话,对这三个原有的人物会造成一个怎样的影响?这是‘四大天王’出现的原因。”

  按照这个说法,阮经天饰演的圆测大师非常符合“比他们都厉害”这个定位,但徐克表示,“如果你认为新加入大理寺的水月也可以当作四大天王之一的话,我也不反对。其实她对大理寺的将来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她会方术,而大理寺里面有破案的智慧、医术、武功,如果再有一个会方术的大理寺成员的话,她会把大理寺变得很有趣。”


  “脑洞”如何打开?

  存在潜意识里,从现实世界找灵感

  《四大天王》的编剧之一张家鲁,与徐克合作很多年。他这次与徐克一起来广州路演,被问到《四大天王》中诸如怒目金刚、飞天龙蛇,会说话的锦鲤、白猿各种令人叹为观止的角色究竟是怎么想出来的,他都表示只有徐克想得出来,“平时跟他聊天,我们都会感叹他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东西,简直都不是地球人。”

  徐克则表示,其实自己也说不清这些脑洞究竟怎么打开的,“你要说是突然出现也不是,可能是存在潜意识里面的,只不过当你要用的时候它就会冒出来了。”

  这可能和徐克平时爱看各种漫画以及对世界充满好奇心有关,但他表示,戏中的各种奇怪角色,他都有从真实世界中找到灵感。“怒目金刚是我们去庙里的时候看到很庞大的木雕金刚站在门口,很特别。如果他动起来会是怎么样?”

  但他表示,自己创作角色最忌讳的就是“太正常”,所以他经常要为其加上与众不同的性格和特点,譬如《四大天王》中会说话的鱼,“我跟陈国富(该片监制)说了这个想法,陈国富就问我为什么鱼会这样讲话?我说对,也是因为这个鱼这样讲话,你才会记住它。比如说怒目金刚他有什么特点呢?怒目金刚我们就知道他有两只眼,其实怒目金刚还有很神怪的力量,这个要看电影。”

  不过,“出位”并不是徐克追求的角色终极定位,让角色与观众产生关系才是,“看《哥斯拉》也好,看《侏罗纪公园》也好,我常常会想,这个动物会和我们产生关系吗?它是什么样的动物,它跟人是什么样的关系,它是怎么样在我们的环境中生存的。怒目金刚也是在这个情况下产生的,他一出现就要做最厉害的、做主宰的,他有很多方法让你无法对付他。到最后其实他是一个什么东西呢?其实他是我们心理上的黑暗面,所显现出来的神的形象。”


  演员篇

  演徐克的戏是什么体验?

  每个人都从“一脸懵”开始

  《四大天王》中的角色,每一个都有让人印象深刻的记忆点,甚至连演三部《狄仁杰》武皇后的刘嘉玲,这次都有给观众带来新鲜感。这里不仅是指她变来变去的另类造型,也有她多面性格的展现。刘嘉玲与徐克是老朋友,加上本身就是资深大演员,拍徐克的戏,她自然像马思纯说的那样,“在剧组里就像演员们的老大,带领着演员组这个大家庭。”但是,演徐克的戏,对其他演员,尤其是新进组的演员来说,就没那么轻松了,他们受访时,都讲述了自己初入徐克电影世界时无所适从“一脸懵”的经历,因为徐克导演的拍戏手法,真的很特别。

  赵又廷是第二次演狄仁杰,他在《四大天王》中的表现,任何人都能发现他比在《神都龙王》中的表现好多了,没那么拘谨,整个状态自然很多。

  赵又廷表示:“这一次整体来说都轻松了许多,跟导演很好沟通,我也熟悉剧组的人跟他们的节奏和习惯。再来,这一次,我确定了自己想要呈现出一个怎样的状态,导演也接受同意了,所以比较得心应手,演起来比较有趣,也比较轻松。这次我终于理解他了,导演是希望每一场戏、每一个画面都是有趣的,不管这种有趣是紧张刺激,还是诙谐搞笑,或者说就是因为人物状态奇怪而有趣。我现在逐渐明白他常常给我们的一些指令,这些指令刚开始大家都不太能理解,比如说他会希望我们头歪得很斜,然后斜眼看人。这样很怪对吧,我们演起来也很怪,但他喜欢。”

  同样,与徐克合作了好几次的林更新,以及再度演尉迟真金的冯绍峰,都表示已经很懂导演的指令。而这次受折磨最多的,则是新加入的马思纯。

  与同样新加入的阮经天相比,马思纯要“惨”很多。一方面是阮经天的演戏经验毕竟比她丰富,所以能很快适应新剧组,另一方面阮经天的戏份不多,而且他本人性格又比较外放,他可能是唯一没有被徐克剧组“欺生”的“新人”。

  马思纯不一样,她扮演的水月,从造型到性格,跟她本人以及过往演过的角色,“零交集”。马思纯受访时都“抱怨”,“我看《通天帝国》的李冰冰和《神都龙王》的Angelababy,她们的造型多好看,为什么我来演《四大天王》,就变成这样?我都认不出自己了。”

  怪异的造型加上大量的打戏,都是她没尝试过的。但毕竟是角色,她认真揣摩也能拿下。最崩溃的是她一开始不懂徐克导演的指令。戏中与水月出演CP的林更新说:“马思纯最开始拍的时候跟我说,她第一次跟徐克导演合作,有些懵。徐克不像一般导演,会跟你讲这时候这个人物的心理状态你要感受到什么,怎么处理神态。他没这么讲,可能比较直接地说‘你走一走啊,走三步往45度看,然后手要背过来’,很多人就懵了。马思纯就懵了,我说肯定有原因的,有的时候不懂你就问导演好了,为什么往45度看,肯定是有目的的,你问清楚了,你要知道在表达什么。后来她也问了赵又廷,也觉得是这样,慢慢疑惑就解开了吧。”


  专题策划/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马泽望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