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脑梗出血 中医疗法救他一命

by 信息时报 | 记者 谢菁菁 通讯员 吴佳仪 | 2018-07-02 18:45

“病危通知书都签过几次了,没想到我父亲能‘捡’回来一条命”练先生在父亲出院当天,一边整理被单一边感慨。历时一个月,辗转两家三甲医院,81岁的练伯脑梗死并发梗死后出血,中西医结合诊疗让患者康复出院。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针推康复科主任周国平坦言:病人能有这样的恢复状态,是奇迹,也是预期。

image001_副本.jpg

治疗后的练伯生命体征平稳、意识清晰

老人短期内反复脑梗出血

据练先生口述,5月中旬,81岁的练伯突发左侧肢体乏力,伴言语不利,就诊于广州某三甲医院,以急性脑梗死收治住院。不幸的是,住院期间患者由于先后出现梗死后出血及消化道出血等并发症,在“是否使用抗凝、抗血小板聚集”的内科治疗方案选择上遇到了难题。练先生说:“用上了抗凝,出现了继发性的脑出血;停抗凝,脑梗死又出现了加重;脑出血较前吸收后再次使用抗凝治疗,消化道出血又来了。”

转至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时,练伯的生命体征虽基本平稳,但仍伴多种危象。除了脑梗死并发梗死后出血外,还伴有消化道出血、肺部感染、房颤等情况,心电监护仪也不敢撤下。“意识仍然模糊,但是我们无论做什么,都得不到他半点反馈”练先生讲到。


“中药+针灸”治疗起奇效

主管医生黄靖宇表示,练伯入院时血压、血氧都维持不好,神志不清,表现烦躁,无法配合检查,对医生或家属的任何言语及动作刺激都没有反应。

 “中风病根据病位的深浅,有中经络、中脏腑之分,两者治疗原则有所不同。练伯属于中脏腑,病情较重。”据主管教授周国平介绍,练伯入院时症见中医“失神”里“循衣摸床、撮空理线”的典型表现,并见舌质红,舌前部苔燥,根部苔黄厚,脉弦细,经辨证为痰火闭窍证,当即决定在常规内科对症治疗的基础上,结合传统中医药治疗。

中药内服先以“羚角钩藤汤+安宫牛黄丸”清热涤痰,醒神开窍,全程配合头皮针针刺醒脑开窍及周国平教授独创的全经针刺法改善肢体功能。六剂中药服毕,舌质由红变淡而干裂,苔由厚变薄而少,脉细数,出现热盛伤阴的症状,此时治疗以养阴熄风为主,停用安宫牛黄丸,改用大定风珠,三剂服毕,练伯意识逐渐转清,对部分提问能以点头、摇头示意。通过后续的基础治疗,练伯血压、血氧等生命体征维持稳定,临床表现和评估量表较之前均大有改善,顺利度过危险期,转下级医院继续康复治疗。

周国平提醒,中风病后遗症还将需要长期、系统的后续康复,类似练伯的特殊情况,应先稳定生命体征、恢复其意识清晰后,才有能力且必须配合做吞咽、言语、肢体等方面康复训练。


信息时报记者 谢菁菁 通讯员 吴佳仪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