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将至 广州有哪些“藏龙”故事?

by 信息时报 | 记者 蔡晓素 胡慧茵 谭啟菊 卢舒曼 | 2018-06-07 10:11

 端午将至,广州各个城中村都开始忙着一年一度的龙舟活动。村中河涌深处,那些沉睡一年的“老龙”将被唤醒。据了解,端午扒龙船有着数千年历史,从清代起,广州水乡各村就形成一套非常严格讲究的规矩和不厌其烦的仪式,其中“起龙”成了龙舟仪式的开端。

  近日记者走访发现,广州不少村落由于受到村中河涌遭填埋、河涌水质变化等影响,“藏龙”地点也在不断改变,到外村起龙、藏龙成为不少村民的新习惯。虽然藏龙地的改变让起龙、藏龙更加费时费力,但龙船文化在广州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这些关于龙舟的规矩和仪式始终被代代相传。


 石牌村的村民在给刚回到村里的龙舟抹猪油保养。


小港片龙船会的成员正在清洗龙船。


6月2日,庄头村的村民在北降涌龙船坞举行起龙仪式。



  调整

  石牌 藏龙地改造 借地双岗村20年

  昨日,记者在天河区海居路附近的猎德涌看到,若干条石牌村的龙舟停靠在岸边,村民正为这些龙舟抹猪油,使龙舟保持光滑锃亮。据了解,石牌龙舟并非一直藏于河涌中,《石牌村志》记载,自1999年端午节石牌村最后一次在本村石牌口(涌)举办扒龙舟活动后,该村扒龙舟的地点便改至西边涌的新码头处(海安路与海居路交叉口附近河涌)进行。同时,因石牌村内一直没有合适的河涌安置龙舟,之后村民们每年便在“老表”黄埔双岗村内起龙和藏龙。

  石牌青联龙舟会负责人董文汉介绍,以前石牌涌河泥丰富,村里8条坤甸木龙舟每年都深埋河底,直至端午节才会起龙,后至珠江新城改造,石牌涌及附近土地被征收,从此没有合适的环境藏龙,因此只能向“老表”黄埔双岗村“借地”。

  眼看石牌村的龙舟没了“容身之所”,双岗村也伸出援手,提供自家的鱼塘给石牌龙舟藏龙。石牌村缴纳一定租金作为报酬,一借将近20年。“如今每年农历四月下旬,我们就要组织村民去双岗村起龙,清洗船身,再拉回海居路附近的河涌放置。尽管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但也得到多数村民的支持和响应。待到农历五月初一至初五,我们就扒龙舟去各村趁景。”董文汉介绍。


  小港 因马涌整治 三年藏龙于外村

  因为马涌整治工程导致河涌水位较低,无法满足藏龙的条件,今年是海珠区联星村小港片龙船会第二年将龙船藏在上漖了。根据整治工程进度,预计未来一年,小港片龙船会还会继续藏龙于外村。

  6月4日早上7时,小港片龙船会的4名成员就早早来到上漖,将沉睡了近一年的龙船请出水面,由机船一路牵引回到马涌(素社段)。该龙船会会长陈标介绍,去年马涌开展整治工程,受水位及施工等因素影响,小港龙船便开始藏于生产厂家所在地上漖。不过,外地藏龙的成本较为高昂。陈标称,仅是每年交付上漖当地船厂的费用就要1.3万元,加上人工等支出,每年需要花费2万元左右。此前,他们在本地河涌藏龙基本不用花钱。所幸的是,海珠区政府对因受马涌工程影响的龙船进行了补助。

  尽管如此,小港片龙船会进行藏龙、起龙,也比原来耗费了好几倍的时间。就拿今年的起龙来说,小港片龙船会于6月1日在河南小港关帝庙举行了祈福仪式,祈求今年的龙舟活动一切顺利。此后三天,分别进行了起龙、请龙和清洗龙船的仪式。其中,在请龙环节,龙船会利用机船一路牵引龙船回马涌,本可在早上8点半左右到达目的地,但因为珠江前航道水位问题无法开闸放行,龙船会一直等到中午12点左右才顺利请回龙船。“突发因素比较多。”陈标表示,外村藏龙十分不便,此前一天内可以完成的祈福、起龙等仪式,可能会因为水位、天气等因素延长。

2017年,南澳龙船会举行龙舟活动。受访者供图


石牌村在双岗村起龙后,经珠江把龙舟拉回猎德涌停靠。



  坚守

  庄头 因河涌变窄 曾手抬龙舟入珠江

  6月2日,海珠庄头村的村民在北降涌龙船坞举行了起龙仪式。庄头村村长黄盛明介绍,“龙船藏在村里是最好的,藏龙象征‘龙归故里’,以前村里的龙船都是藏在庄头公园,但是随着河涌改道、变窄,起龙和藏龙都变得有点困难。”黄盛明描述,之前藏于庄头公园的龙船“起龙”后,河涌太窄无法将龙船“扒出”到珠江。2000年左右,只能靠着村民手抬龙船到珠江,即便如此,村里端午“扒龙舟”的习俗也未曾断过。

  2010年,庄头村在北降涌建起了龙船坞,专门用于村里‘藏龙’。同年,该村购置了一条新的龙船,加上兄弟村赠送的另外一条龙船,一共有了三条龙船。北降涌的龙船坞无法容纳,只能将这三条龙船分开藏龙。黄盛明说,“一条藏于庄头公园,但由于河涌被封的原因,这条龙船已经不再启用,一条藏于北降涌龙船坞,还有一条藏于江南西的马涌中。”

  庄头村龙会会长黄盛允称,“由于马涌没有专门的龙船坞,也无法使用水泵进行抽水,所以‘起龙’只能等待水位降低的时候,耗费的时间要多好几倍。此外,分开藏龙也让每年的起龙变得麻烦,但龙舟活动是村里的盛事,即便再多的困难,也会一直坚守下去。”

  从2017年,由于马涌整治,庄头村的龙船不得不拿回到北降涌埋藏。“由于两条龙船挤在一起,起龙和藏龙都很不方便。”黄盛允说。


  南澳 藏外村六年 龙船终被重新迎回

  近日,荔湾南澳龙船在驷马涌举行了起龙仪式,村民得以见识这艘全长42.5米传统龙的全貌。原来,这只有着将近40年历史的龙船,此前的六年里一直“藏身”在兄弟村白沙村,直到去年的端午,才被接回它的出生地——澳口涌。

  村民蔡国韵称,“从2011年起,南澳龙船就一直藏在白沙村的河涌。自此,端午‘游龙’就停止了。直到去年,我们村才第一次恢复‘游龙’,年轻人这才见识到昔日的端午扒龙船盛景。”谈话间,他还道出了一段南澳龙船的故事:“端午时节,村中都会以‘游龙’助兴,以前的那艘龙船‘游’得很快,很是潇洒。但让人可惜的是,上世纪50年代,村中的龙船意外失窃。我们为了延续端午传统,只好到友好村南海白沙借龙船。如今所见的龙船,也是到1979年由马万祺捐资以及两个农业生产队集资购买的。”

  1979年之后,村中依旧断断续续举办端午“游龙”。后来,由于驷马涌水质不佳,村民只好将龙船“藏”在白沙村。南澳龙船会负责人蔡挺兴表示,自己和村民一直都希望迎回龙船,但由于村中经济较为拮据,且驷马涌水环境复杂,迁回龙船的计划才一直被搁置。2017年,村民收到了关于白沙村道路扩充,需要清理河涌龙船的消息后,才把迎回龙船的计划再一次提上日程。

  去年端午前夕,南澳龙船会村民决定从白沙村请回龙船。蔡挺兴说,请船的过程并不容易,“先用大船将龙船从白沙一直拉到澳口涌涌口,接着我们用人手将船拖回到涌尾。尽管只有短短的100多米的距离,但涌底暗渠多,村民们一直用电筒照着,缓慢踱步,才得以将船拖到如今藏龙船的位置。”从洗龙船,做启动仪式,再到慢慢通过水闸迎回龙船,参与龙船回归的居民都感叹,这一切来之不易。


  民俗专家:龙舟文化传承唤起水资源保护意识

  广州民俗文化研究所所长饶原生表示,曾经的广州水上舟楫穿梭,端午各村上演扒龙船热闹景象,这是广州水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

  不过,随着城市变迁,河涌消失,一些村落出现无处藏龙船的现象,只能藏龙于外村,这是无奈之举,也是城市发展的自然现象。

  饶原生说,但可喜的是,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广州不少村落从临水村变成了城中村,但龙船文化仍然很好地被保留和传承,每一年在广州仍能够看到龙舟“龙跃水上”,在河网中穿梭竞逐。“从起龙、采青到正式扒龙舟、送龙、藏龙等,每一个环节都有一套要遵循的仪式,千年来一直传承至今,体现的是人民对于传统文化的尊重。”

  饶原生还表示,加强对传统龙舟文化保育,有利于唤起广州居民对水资源的保护意识,营造居民对社区生态环保共建共治共享的氛围。


       本版统筹 信息时报记者 蔡晓素 

       本版撰文/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蔡晓素 胡慧茵 谭啟菊 卢舒曼(除署名外)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