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90后船员受中国航海迷热捧

by 信息时报 | 记者 邹甜 | 2018-02-06 17:16

2017/2018赛季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上周在广州南沙停靠,来自中国的东风号回归“母港”,三名90后船员杨济儒、陈锦浩、刘学受到中国航海迷的热捧。
        东风队船长夏尔曾说,四年前他就像一个带着几名“偶尔爬一两次山的攀登者去挑战珠穆朗玛峰”,带着中国年轻的船员征战沃帆赛,而如今三名船员经历了四年的历练,已经成为独挡一面的航海人。三名90后中国船员克服了重重考验,他们代表“中国元素”随东风号驶向更远的航道。

 

杨济儒
        1990年出生,中舱键盘手,鞍山人
        从厦大学霸到职业帆船手
       “爱上帆船,源于我对大海的向往”——1990年出生于内陆城市辽宁鞍山,杨济儒是东风队中三名中国船员中年龄最大的,他没有任何专业运动员的受训背景,曾是厦门大学公共事业管理专业的“学霸”,而“内心的召唤”让他踏上了帆船,展开对梦想的追逐。
        杨济儒是名符其实的“学霸”,2009年考上从考上厦门大学,从此开启了他奔向大海的步伐。在接受采访时,杨济儒脱口而出2010年3月22日这个特别的日子,这并不是他的生日,却是他生命的一个重要纪念日,这天他第一次接触帆船,“我还记得那次是同学拉着我去玩帆船,我觉得浑身充满了能量。”
        20岁初入帆船界的杨济儒可谓大器晚成,他充分发挥了学霸精神钻研航海,他深感自己在理论基础和技术技巧方面都落后于专业运动员,因此他经常出没在厦门大学读书馆,帆船理论书籍一本不落地阅读,渐渐他充实了自己的航海知识。
机会永远青睐有准备的人,杨济儒在2013年曾经参加过美洲杯帆船赛预选赛阶段的比赛,随后他从同行处得知,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东风队即将开启招募中国船员的消息。“当时我正准备雅思考试,但为了参加沃帆赛,我毅然决然放弃了出国,因为对我来说学校永远在那里,我40岁50岁仍然可以上大学,但参加沃帆赛这个机会很难得。”最终,杨济儒从200多人中突出重围,成为2014/2015赛季东风队成员的六名中国船员之一。
        参加沃帆赛的第一个赛季,杨济儒随队完成了6个赛段,帮助船队拿到了赛季季军。真实的远洋征战,让他变得勇敢成熟,“我的英文名是wolf,这是我向心中的‘金刚狼’致敬。沃帆赛给予我的不仅是身体上的痛苦,更多考验我心理上的承受能力。东风队有六个国家的船员,有文化冲突、饮食、对家人的思念和比赛压力,让我精神崩得很紧,这些经历让我成熟”,杨济儒说。如何克服这些痛苦,学会苦中作乐?杨济儒说,就是一个“忍”字,“我们在外海的时候,经常七八天看不到一条船一条鱼一只鸟,哪怕看到一只鸟,心情都会变好。另外就是给家人写邮件,跟队友聊天,听听他们经历过的。”

 

陈锦浩
        1992年出生,前甲板手,深圳人
        实现中国航海事业薪火相传
       “上届沃帆赛比完之后,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当我通过沃帆赛学到那么多远航技术、累积了那么多航海经验。比赛终有结束的一天,当我们回到中国,又带回了什么,于是我决定在家乡深圳创办航海学校,学员们像我们一样代表祖国参赛获奖,更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组建一支全华班参加帆船赛。”
        上赛季参与了9个赛段中的7个,本赛季已进行的4个赛段中,已参赛3个赛段——陈锦浩是“中国帆船教父”庞辉的得意弟子,如今是航海学校的负责人,他被东风队船长夏尔认为是最有希望成为沃帆赛史上第一位中国船长的中国船员。
陈锦浩曾是专业帆船运动员,2008年因伤无缘北京奥运会,那是他人生最黯淡的岁月,他做过服务员、建筑工人等,然而每当他经过海边,海风的风向都让他内心泛起涟漪,“当时我只要海风吹过,我都能判断风是从哪个方向吹来”,经历了一年的沉寂,陈锦浩最终决定“回归大海”,并决定由小帆船转向大帆船,他自告奋勇毛遂自荐地投奔“中国帆船教父级人物”庞辉,最终后者帮助他走向大帆船之路。
        从专业帆船运动员到国际级赛事的职业运动员,陈锦浩很感恩自己拥有的一切,并决定自己开办航海学校,“帆船在我10岁的时候,改变了我的一生,我觉得它是生命中最不可替代的,是帆船铸造现在的我,让我有现在的成就,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所以我要把我学到的分享给更多青少年”。今年26岁的陈锦浩身上,有着与其年龄不相匹配的沉稳与坚定,如今他完成了从一个受教者到传播者及传承者的角色转换,在不出海的时候,他将精力倾注于教育,“相比起其他运动项目,帆船这个项目,当你到了海上,就不能退缩,所以这个项目可以培养孩子勇敢的品质”,陈锦浩说,希望自己像中国航海第一人郭川船长、中国民间帆船运动“教父”庞辉那样,实现中国航海事业薪火相传。

 

刘学
       1993年出生,中舱键盘手,青岛人
       曾经的“逃兵”终挑起大梁
      “那年我从选拔赛中脱颖而出,但我决定离开这个队伍,当时我觉得远航不适合自己”,阳光大男孩刘学是东风队中国籍船员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他的故事要从他当年的“逃兵”经历说起,“在海上待着无聊,这个因素是30%,船上的生活潮湿难忍让我晕船,这又是50%,剩下的20%就是因为累”,当年只有21岁的他曾经厌倦航海,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归,“海上的生活很苦,当了‘逃兵’没多久,我又主动要求回来,上一届沃帆赛还完成了四个赛段,上一届赛事结束后,我以为我不会跑这一届,但喜爱的部分还是战胜了我对它的讨厌”,作为中舱键盘手的刘学,今天即将踏上东风号,征战下一个从香港驶向奥克兰的赛段。
        刘学出身于帆船世家,舅舅和舅妈都是山东省帆船队的专业运动员,两人获得过全运会、全国青年锦标赛等多项冠军。在刘学14岁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做客舅舅舅妈家中,看到家里挂着大大小小的四十余枚帆船奖牌,听舅舅讲述有关帆船的故事,一颗成为航海水手的梦想在刘学的心里萌发了。
当年还不会游泳的刘学苦苦央求家里送他去省帆船队学习,虽然当初是“笨鸟先飞”,但如今刘学走到了中国航海最顶尖的位置,“运气很重要,其实舅舅舅妈小时候会给我开小灶,训练完了之后他们要给我加练,他们启蒙了我”,说起点滴的成长经历,刘学仍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作为青岛人,刘学曾经与中国现代航海第一人郭川有过多次交流,对于郭川两年前意外失联,刘学感慨万千。“比起那些世界级的职业水手,中国的水手才刚起步,我们只是有机会比那些还没接触到远航的水手多一些经验。现在我总说自己老了,实际上是害怕,我要督促自己珍惜机会多学习一些东西。”

专题策划 魏必凡

专题图/文 信息时报记者 邹甜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