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利用少年宫空闲资源办老年大学

by 信息时报 | 记者 魏徽徽 梁建敏 张秀丽 吴瑕 黄艳 | 2018-01-13 11:23

        脱稿发言、PPT演示……政协会议的各界别委员代表座谈会,向来以提案质量高闻名。昨天上午,市政协第十三届广州市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举行各界别委员代表座谈会,共有18名委员先后发言,围绕广州经济发展、民生实事建言献策。

市政协经济委:

尽快成立金融监管局赋予执法权

        市政协委员方颂代表市政协经济委员会、民建广州市委发言关注“广州金融中心健康发展”的相关问题,他说,2016年广州市实现金融业增加值1800亿元,占全市GDP比重达9.2%,金融业已超越房地产业成为第五大支柱产业。广州金融中心地位正在崛起,“金”招牌越来越亮,在金融风险防控方面的工作扎实有效。包括稳步推进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对3万多家机构进行摸底排查,并对全市61家网贷平台进行现场检查,清查“校园贷”“现金贷”等互联网金融违规活动;协助防控房地产风险,贯彻落实房地产调控新政工作,及时叫停“首付贷”“众筹购房”维护广州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建设全国首个金融风险监测机构——广清中心,提升风险分析能力等。

方颂.jpg

方颂

        广州金融业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也面临诸多挑战。方颂提到“技术与金融的结合,增强了金融风险的隐蔽性、传染性、突发性和负外部性的特征”。比如“现金贷”借款无门槛、利率畸高、暴力催收,涉众广。据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摸查,广州×融公司的现金贷APP下载量高达1.39亿,极易影响社会稳定,而且风险容易蔓延至传统金融体系。由于一直以来资产管理公司很容易完成工商注册,加上几乎所有金融行业都成立了资产管理公司或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因此社会上很多非法金融项目都会以“资产管理”的名义对社会公众募资,对监管部门搪塞。资产管理已被列为“四大金融风险”第二。

        为牢牢守住不发生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方颂建议加强事前监管,对各种类金融机构实行“先核准后开业”的制度;加强对金融广告的管理,尽快成立金融监管局,赋予执法权,弥补“行政监管”空白;以及加强金融监管部门的联动,穿透式监管,主动监管,敢于作为,并探索“金融局+社会机构+行业协会+大数据”监管模式,即金融局主管,社会机构(广清中心等)和行业协会(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等)协管,大数据监测。

民进广州市委:

建议组成四级老年教育网络

        市政协委员、广州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哈迎飞代表民进广州市委发言说,广州有着超过150万老年人口,特别是75周岁以下老年人口超过100万,老年人情感孤独、信息摄入少等原因所引起的问题也成为社会热点问题。据广州警方2016年统计,广州市60%的电话诈骗案件受害者是中老年人。

哈迎飞.jpg

哈迎飞

        截至2015年底,广州有老年大学33所、老年学校70所、老年教学点208个。而33所老年大学的场地面积,超过5000平方米的仅有4所。哈迎飞认为,全市参与老年教育的学员人数约7万人,占老年人口总数的4.74%,仅略高出全国平均水平(3.78%),对于广州来说无疑是一个偏低的水准,与《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达到20%以上”的要求相比,差距甚大。不久前广州市老年大学招生还出现了“一位难求”,老人通宵冒雨排队的现象,在网络报名开启后一小时内即被抢完。

        目前虽然省市老干部大学规模大、办学水平高,但各区级老年大学分设的老年学校、老年教学点分布不均衡。哈迎飞建议由市级老年大学、区级老年大学、街道老年学校、居(村)及养老机构老年学习点组成四级老年教育网络。创新机制,扩大老年教育的普惠面和社会参与度等。在场地资源方面,新建、改建、扩建一批老年教育学习场所,如在住宅小区配套建设老年养教结合基础设施。利用市、区少年宫平日白天空闲资源,举办老年大学分校,老少教育共享教学场地设施和师资,提高少年宫的利用率。

市政协城资环委:

搭建议事平台发动群众参与社区微改造

        市政协城建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崔虹对展现更美广州提出建议。他说,《财富》论坛后两个月以来,琶洲、广州塔、中山纪念堂等重点区域及周边主要道路升级改造工作成果基本能够保持,但也出现了一些松懈退步的情况。

崔虹.jpg

崔虹

        “部门沟通协调性不足。”崔虹说,典型例子是高架桥桥墩保洁,由于隶属两家主管部门(住建委和城管委),桥墩和路面保洁频率不统一,往往桥墩刚完成保洁,就被路面保洁冲刷的污水污染。此外,城市景观美化仍有待向次干道、次要地区和偏远老旧区域延伸,琶洲CBD的高大上与城中村的脏乱差并存等。对此,崔虹建议推进30公里精品珠江建设,重点打造花城广场和琶洲两个市级高品质示范区;健全各部门协调推进的共治格局;有序推进城市环境景观建设提升工作。

        “用绣花功夫加快推进老旧社区微改造,补齐民生短板。”崔虹建议,“创新机制,发动群众参与”微改造。指导小区居民搭建议事平台,成立小区建设管理委员会、业委会等小区自管组织,组织居民参与意见征询、方案制定、施工管理、后续管养全过程;吸引社会组织参与,建立社区规划师、社区工程师等制度,成立咨询委员会、工作坊等机构,加强老旧小区改造的技术支撑;鼓励组织原产权单位捐资捐物,或企业以投资、捐资冠名等方式支持老旧小区改造。

少数民族界别:

老旧楼宇高层水压不足问题亟待解决

        来自少数民族界别的市政协委员摆林在发言时指出,走访发现,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兴建的老旧楼宇,当大楼水压不足时,就会出现四层以上住户缺水,甚至断水的情况。为此,他提出建议,对尚未安装二次加压设备的楼宇进行统计,由政府、自来水公司、住户共同出资安装设备,并统一进行管理、维护。同时,应统一更换不锈钢材质的水塔水池,避免滋生寄生虫和细菌,并对供水管线进行更新升级。

摆林.jpg

摆林。记者 陈文杰 摄

        “目前很多老旧小区没有业主委员会,没有物业,没有维修基金,没有场地,无法安装二次加压设备,导致这最后几公里的用水问题迟迟难以得到解决。”摆林指出,2016年1月,广州罕见地下起雪,全市多处出现爆水管现象,当时为保障用水,部分大楼水压降低,使原先部分水塔式供水的楼宇出现了四楼以上住户水压不足或缺水断水的现象。当时自来水公司方面收到很多关于此情况的投诉,给出的答复是大楼二次加压设施管理不完善而导致的间歇性停水,并告知市民二次加压水泵为用户公用用水设施,其安装、维护的责任、费用要由业主共同承担。但至今仍有部分大楼因问题未能得到解决,在用水高峰期仍会不定期出现缺水情况。信息时报记者 魏徽徽 梁建敏 张秀丽 吴瑕

■老人能坐电梯上下楼

是代表们最好的期盼

        人老腿先衰,去过老旧社区采访的记者都会听到老人家如是感叹。他们住在楼梯楼,下楼难,上楼更难。

        昨天,在政协的分组讨论中,广州市人大代表李国雄跟大家分享说,“我亲眼目睹一个老人,83岁,家住8楼。老人喜欢出门,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出门喝早茶。然而,早茶结束后,老人并不回家,选择在楼下‘流浪’。”为什么“流浪”?李国雄说,或许因为老人家喜欢看人来人往,她在楼下找了个藤椅坐着,常常坐着坐着就一整天。如果中途她上楼了,再来一趟上下楼对老人来说实属不易。所以,老人才选择到了晚上才像蜗牛一样,一步一步往上爬。李国雄举这个例子就是希望更多的部门能关注到加装电梯对于老人、对于老旧小区的迫切性。

        今年两会期间,除了李国雄,很多其他代表也关注了旧楼加装电梯的问题,他们中不乏年轻的代表,在调研中,走访过很多老旧小区。如何帮助老人实现加装电梯的愿望?他们代表老人咨询了许多职能部门,政策早已了然于胸,但仍然还有很多政策之外没解决的问题。例如,老人遇到的资金问题、低层业主补偿标准问题、业主之间谈不拢等等,这些当老人们自己解决不了,就希望政府这个“大家长”来帮帮忙。今年的两会期间,代表们很好地向“大家长”传递了呼声,政府部门也就资金的补偿,发出了将研究制定相关标准的回应。

        或许,很快,广州的老人们就能实现轻松上下楼了。信息时报记者 黄艳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