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填缝,600岁城墙做“微手术”

by 信息时报 | 记者 成小珍 通讯员 陈敬华 | 2017-10-13 09:54

长期日晒风吹雨淋,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总长180米的广州博物馆镇海楼段古城墙(以下简称广博古城墙)“生病”了。近日,作为该段古城墙的管理单位,广州博物馆已启动针对古城墙的保养维护工程。据悉,这也是自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首次对该段古城墙进行全面的保养维护。整个工期计划90天,分“五步曲”来进行。顺利的话,最快11月底,该段城墙将以新面貌呈现在市民面前。

广州明城墙位于越秀公园内,始建于明代洪武年间,和镇海楼以及五仙观中的岭南第一楼,被誉为“广州明初三大古迹”。这段古城墙分西、中、东三部分:从大北门到镇海楼为西段,环镇海楼所在的小蟠龙岗山头为中段,从广州美术馆到小北门为东段,共1000余米。1989年6月,广东省政府公布广州明城墙为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5月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本次保护的对象为广博古城墙,总长度为180米,距今已有600多年历史,是广州明城墙保存较完好的一段古城墙。

记者了解到,根据初步勘察,广博古城墙整体结构保存完整,城墙主要建筑材料为古青砖、砂岩,不过由于长期受到风化等因素的影响,古城墙“生病”了。近日,记者走访了现场。面向广博门口,从博物馆外围左侧走,广博古城墙呈小半环状分布。城墙外已搭建了一些脚手架,并蒙上了一层绿网,挂上了“注意安全”等警示牌。从部分裸露部位可以看到,有的城墙上长了杂草、小树,有的城墙的外表呈黑色、深绿色等,看上去斑驳一片。

在很多游客看来,城墙表面长点花草,感觉很味道,但植物的根系在砖缝中生长,会导致砖缝间灰浆散落流失,影响古城墙的结构稳定。另外,由于植物的根劈作用和雨水的冲刷作用,部分位置墙砖之间的灰浆发生流失,导致墙体局部开裂,出现裂隙。

当然,自然风化是古城墙“生病”的主因。这其中又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如文物自身材质、气候因素、微生物因素等。

拿气候条件来说,广州是一个多雨水的城市,年平均降雨量为1736.1毫米,而青砖的吸水率高达20%以上,影响不容忽视。另外,广州的年平均日照时数为1875.1~1959.9小时,在夏季中午,户外建筑物表面温度超过50℃,夜晚降到30℃左右,导致古城墙表面产生温度梯度,一些青砖因此容易发生崩裂现象。

就本体材质来说,古青砖由土坯经过高温烧制而成,属于多孔类文物,易受到外界的自然因素影响而破坏。砂岩则易吸水膨胀、失水收缩而易于崩解破裂。

微生物的侵蚀,更悄无声息。该段古城墙表面的微生物主要包含霉菌、地衣和苔藓等,其侵蚀作用加速了墙体的风化,随着微生物死亡后残骸吸附在墙体表面,也会导致表面变色,影响“容颜”。


五步曲去“病”

古城墙的保养维护于今年3月正式立项,设计方案于4月、6月两次经省市文保专家论证修改通过。工程8月底完成公开招投标,广州市白云文物保护工程有限公司负责本次维护保养的具体施工。

病症:墙体长满杂草杂树;墙体砖表面出现风化脱落,表面污染与变色;墙体开裂等。

费用:62万元 工期:预计90天

目标:墙体污染得到清除,水痕、青苔消失,霉变发黑处明显减轻;墙体抗污染和抗风化能力明显提高。

 

第一步:微生物治理

施工区域会划出一块“实验区”,先小范围进行实验。拍照,记录原始信息,然后用显微镜对微生物病害进行拍照记录。按一定比例配置微生物病害治理材料,喷涂在表面,养护72小时后用去离子水洗净表面残留试剂。再拍照记录治理效果,用显微镜观察微生物治理区域,对比后进一步确定治理效果后再推广。


第二步:表面清理

清除城墙表面的杂草杂树,清理死亡的霉菌、地衣和青苔、粉尘等。针对杂草杂树等植物,清除方式直接了当:人工拔除或剪刀割除。对植物根系,通过注射器注入除草剂确保植物根死。对青砖表面的污染物,则以去离子水为介质,采用高温高压蒸汽清洗机进行清理。


第三步:裂缝修补

对砖与砖之间的缝隙,古青砖和砂岩本体上的裂隙,按比例配置灰浆、固化剂等进行填充修补。比较有趣的是,因有的裂缝细小,需要用到牙科工具、竹签工具,将调好的修补材料填入缝中。


第四步:抗藻保护

采用专用的抗藻岩石保护液进行喷涂式理,该种保护液具备防水和抗藻特性,使用后可大大延缓微生物的滋生。保护液只需喷涂一遍,完全润湿墙体,以充分吸收。


第五步:封护处理

古青砖墙体,采用渗透型古砖保护液进行封护,该材料可渗入青砖内部,为墙体提供长期的防水、防污和防风化保护。针对砂岩墙体,则采用岩石保护液进行防风化保护。


Tips

广州古城历史沿革

●明洪武十三年(1380年),永嘉侯朱亮祖扩建广州城,连宋代

东、西、中三城为一。

●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总督吴桂芳筑外城,为新城。

●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增筑北城,内砌女儿墙。

●清顺治四年(1647年),总督佟养甲筑东西两翼城。

●1918年,广州大规模拆城筑路,绝大多数城墙和城门楼被拆。

●1987年7月~12月,修复镇海楼范围内180米古城墙,恢复了明式雉堞等。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成小珍 通讯员 陈敬华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徐敏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