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365|“好弟弟”李建广:十五年如一日谱写手足情

by 信息时报 | | 2017-02-17 18:42
今年57岁的李建广原是广州市商业储运公司北站分公司的一名仓管员,自幼缺乏母爱的他与父亲、哥哥相依为命。父亲去世后,清贫的日子里,他毅然担起了照顾残疾哥哥的重任,每日为哥哥洗衣做饭,带他看病治疗,十五年如一日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从未懈怠,毫无怨言。


与父相依为命,年幼已分担家务

李建广的祖籍是湖南邵东县双凤乡的一个小村落,出生于军人家庭的他,个头不高但为人正直老实,目光里透着淳朴和善良。然而命运却没有因此而眷顾他,回顾他的前半辈子,辛酸浸透。两岁以前,李建广有疼爱自己的父母,有一个年长自己3岁的哥哥,一家四口过得平淡幸福。直至1961年,哥哥李建萍因患上脑膜炎导致精神和肢体二级残疾,美满的生活一去不返,“1949年,我父亲跟随部队来到广州定居,后来就生下了我和哥哥,但我哥生病以后,我母亲就离家出走了,由我父亲带着我和哥哥一起生活。”母亲离开那一年,李建广年仅两岁。

    

那些年为了赚钱养家,李建广的父亲将兄弟俩寄养在了熟人家,4年后,父亲的单位分下来一套宿舍,一家三口得以团聚。因父亲白天要上班,晚上要照顾身体偏瘫、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哥哥,从6岁时起,懂事的李建广便成为了家中的“小大人”,每天放学回到家后便帮忙洗菜做饭,整理家务。


担起看顾重任,为养家外出打工

到了初中,日渐长大的李建广逐渐开始利用空闲时间帮父亲分担照顾哥哥的重任,“因为我父亲下班的时间是不固定的,有时会加班到很晚,所以那时只要我有空都是我在照顾哥哥。”回忆起第一次独自带哥哥去医院看病的经历,李建广表示至今仍记忆犹新,“当时我读初二,有天放学回家发现我哥在发烧,但我父亲还没下班,我就自己带着他去了新市医院看病。”因哥哥行动不便,身材瘦弱的李建广便搀扶着他一步一步从家走到医院,“医院很近,但那次看病整整花了2个多小时。”

    

每当同龄人在尽情玩耍时,李建广却常常在给哥哥做饭洗衣,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高中。1978年,高中毕业的李建广考虑到家中经济困难,便选择了外出打工帮补家用,“我父亲在广州市商业储运公司北站分公司当仓管员,每个月的工资才60多块钱,根本不够3个人用。”李建广回忆道,当年他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到供销社做运输员,每天要蹬着三轮车去拉货搬货。5年后,李建广的父亲退休,他便到储运公司接替父亲的职位,当起了仓管员,一干就是30多年。


15年不离不弃,叮嘱妻子“接棒”照顾

1984年,李建广经人介绍认识了妻子郭朝辉,不久生下了一个女儿。后来父亲因腿脚不便住进了疗养院,照顾哥哥的重担又重新落在了李建广身上。因哥哥行动不便,李建广专门去学习了理发,每个月定期为哥哥剃头;近几年,哥哥年纪渐大患上了白内障,双眼无法看清东西,李建广便每天都搀扶着他去上厕所和洗澡;因担心夜里哥哥上厕所会摔跤,他专门买了个尿壶,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帮哥哥清理尿壶;因不放心哥哥独自一人在家,李建广经常带着哥哥去上班,“我上班的时候,他就在仓库里转悠,有时我会拜托同事帮忙照看一下。”

    

平时只要一有空,李建广便带着哥哥到附近溜达,因居住的楼房没有电梯,每次下楼都是他背着哥哥艰难地一步一步走下去。郭朝辉告诉记者,结婚成家后,李建广对她叮嘱得最多的,便是要照顾好哥哥,“平时他去上班,我就在家煮饭给他哥吃,他经常跟我说,如果他比他哥先走了,一定要我照顾好他哥哥。”


“哥哥在一天,我就会照顾他一天”

因李建萍的智力也受到了损伤,无法正常思考无法表达情感,常常会无故发脾气,或大吵大闹乱摔东西,每一次,李建广都毫无怨言,默默地收拾被砸乱的屋子。

    

今年,李建广所在的储存公司倒闭,失业后的他陷入了生活困境,“找了很多工作,但我现在都快60岁了,人家都不要我了。”说这话时,李建广的语气中多了些无奈,他说,近些日子来,不少人劝他将哥哥送去福利院,“我从来没有想过把他送走,让别人照顾始终没有自己家里照顾得好。”

 QQ截图20170217184017.png

李建广给哥哥倒水喝。

  

几个月前,李建广在一个小区里找到了一份保安工作,每月有2000来元的工资收入,“无论多辛苦我都不会放弃我哥哥,从小我父亲就教过我要怎么照顾哥哥。只要哥哥在一天,我就会照顾他一天。”


好人说:“只要我活一天,我就会把他带在身边,也许兄弟的情分只有这一辈子,再辛苦都是应该的。”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张利萍 通讯员 洪敏星 何雪莹 李滨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编辑:Slash-Bismarch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