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365 | “好街坊”谭国强:有“强哥”在 社区更温暖

by 信息时报 | | 2016-09-23 00:25

【谭国强身高不到1米5,身患小儿麻痹和右眼失明的他在人群中毫不起眼,不过,在天河区棠德花苑的孤寡老人和残疾人心中,“强哥”的形象却无比高大。2006年以来,谭国强以志愿者的身份协助棠下街棠德北社区居委会开展各项工作,孤寡、独居老人是他长期关注的对象。老人生病时,陪伴在身边的是“强哥”;老人要进老人院时,最舍不得的人还是“强哥”。】

被街坊亲切地称为“强哥”的谭国强已服务社区十年。


到社区里“上班”分毫不取


天河区棠下街的工作人员常常感叹,棠德花苑管理起来特别复杂:它原是广州市面积最大、入住人口最多的解困房住宅小区,北面和南面还各有不同——南面较多是职工分房,棠德北社区更多是廉租房、解困房,辖内的困难户、救济户数量众多。

    

“管理压力很大,人手不足,和居民沟通也时有不畅。”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加强与居民的沟通,街道希望在北面招募一些居民志愿者,协助居委展开工作。于是,棠德北社区居委志愿站站长谭国强成了挑起重担的人,成了居委会与街坊之间沟通的桥梁。

    

见到55岁的谭国强时,他弯着一双笑眼,平易近人。但细看才发现,他的右眼似乎有些不灵活,谭国强也毫不回避:“小儿麻痹和右眼失明咯。”说话做事光明坦荡,居民们都爱称这位亲切的邻居为“强哥”。

    

10年前,谭国强以志愿者的身份到棠德北社区居委会“上班”时,还是一名领着低保的失业人士,儿子在读书,妻子做家政,收入不稳定。他到社区坐班虽分毫不取,却越干越起劲。

    

“出来多接触下街坊,我觉得很好。”谭国强说,以前只看到棠德花苑小区里住了很多独居老人,深入接触后他才知道,这个社区需要帮助的人,实在太多太多。


不怕吃闭门羹,终于赢得信赖


据统计,棠德北社区有4800多户居民,其中安置困难户就有500多户、救济户60户,各类残疾人120人、60岁以上户籍老人500多人,社区老龄化程度较高。于是,谭国强把目光锁定在这些孤寡、残疾人士身上,为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万事开头难,尽管谭国强有心想去帮助一些独居老人,但一些冷眼和怀疑始终无法避免。谭国强至今还记得,提供上门服务时,80多岁的罗姨把他当成骗子,质疑他是不是想骗老人家的钱。吃了几次闭门羹后,谭国强也曾想过退缩。多亏他鼓足勇气,遭拒绝后再多敲了几次门,质疑终于被打破,信任渐渐建立起来。曾经怀疑他是骗子的罗姨,现在把他当成了干儿子。

    

至今,“强哥”在棠德花苑固定的服务对象共有13个,均为孤寡、空巢老人。帮忙买菜、做饭、煲汤,带老人去看病、送药,这些都成了谭国强上门助老的日常。

    

过去的10年里,谭国强陪伴孤寡老人罗姨从80多岁走到90多岁。罗姨有什么病痛,都是他陪着上医院。去的次数多了,天河区中医医院的医生护士都认得这个敦厚老实的“强哥”了。起初,医院的人以为他是罗姨的亲属,但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带不同的老人去看病。后来大家才搞明白,原来他不过是一位热心的街坊。


把老人当做家人般照顾


一些孤寡老人本来就生活困难,一旦患病,有时连医药费都拿不出来。虽然低保人士住院能获得90%的医保报销,但出院结账时,还是得先垫付一笔钱。于是,谭国强家里常年备着三四千元现金,他担心老人拿不出钱住院,这笔钱好拿来先应急。

    

谭国强说,做了10年志愿者,他已把这些孤寡老人和残疾的服务对象当成自己的家人一样,老人有病痛的时候,他担心得整晚都睡不着。

谭国强和社工探访社区内的老人。(受访者供图)

    

如今,罗姨年事已高,原来的工作单位为她申请了老人院的床位。但她很不放心,她让“强哥”带她去老人院先考察一遍环境。在“强哥”承诺了每个月去看她3次以后,她才答应了去老人院。

    

平时没安排上门服务时,谭国强便会在居委会里给服务对象挨个打电话,问候他们的近况。同时,他配合社区为长者建立了专属档案,完善老年人的各项信息,便于及时探访照料有需要的老人。有几位老人特别信任他,还会主动打电话过来“报平安”。

    

前几年,棠德花苑西三街的吴老身体不适。谭国强得知后,立即和社工上门了解情况,劝导吴老及时就医,并带老人办理住院手续,把自己的手机号给了老人,让老人有事随时联系他。吴老感动地说,这样的热心街坊比亲人还亲。吴老住进老人院后,谭国强每隔两个星期就去探访一次。 


劝服精神病患者接受治疗


谭国强还关注着社区里精神障碍患者的管理工作。棠下街党工委书记邹彦庭说,“根本不知道这些患者什么时候发作”,辖内曾有一名精神病患者是被迫害妄想症,老是怀疑有人要迫害他,一个晚上报警十几次,给警察、居委和志愿者带来很大的工作难度。

    

谭国强主动上门了解这些精神障碍患者的近况,配合社区工作。通过走访他得知,原来这名50多岁的患者患有精神分裂症,家中还有一个60多岁的哥哥患有抑郁症,兄弟两人因母亲突然病故大受刺激,没有按时吃药,精神状态非常差。兄弟两人已无亲无故,且无生活自理能力。

    

于是,谭国强经常上门,给兄弟俩买饭,张罗里里外外。弟弟在发病时把两人的身份证给烧了,谭国强带着他们回到荔湾区公安分局去补办。在他的劝说下,兄弟俩最终答应前往精神病治疗中心接受医治。

    

虽然没有工资拿,但谭国强对自己的要求是,执行工作人员的上下班时间,不因义务劳动而特殊。早晚班高峰期,交通协管工作缺乏人手时,谭国强会匆匆赶到,积极参与交通协管工作。“居民过马路时看我腿脚不便依然坚守岗位,也不好意思闯红灯增加我的工作量了。”谭国强打趣道。


好人说:“做了10年志愿者,我已把这些孤寡老人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周秋敏  通讯员 李滨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除署名外)

编辑:Slash-Bismarch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