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巴西绣球引出的温馨花事

by 信息时报 | | 2016-05-31 12:11

2016-05-30           潘小娴                 微社区e家通文化车陂                              


 

花,在很多时候,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情感的交流与延续,闪现出的是一种让人怦然心动的温暖质感。

1.jpg

※ 巴西绣球。


“父亲拍花,我拍父亲”,这张照片最靓!

“我父亲种的巴西绣球开花啦!你要赶快抓紧时间来看哟!”——这是车陂广氮新村郑叔的女儿小萍从微信上发来给我的信息。

爱花的我,二话不说,就应允说,第二天去她父亲家看巴西绣球花。

2.jpg

※ 郑叔家的小花圃。

随后,小萍还从微信传给我三张照片:一张是巴西绣球花开红成一团像个大火球的照片;一张是她在巴西绣球花前自拍的照片;另一张是父亲拿着手机在拍巴西绣球花,而女儿小萍则在拍父亲,把盆里的花、父亲、父亲手机上的巴西绣球花全摄入了镜头里。

3.jpg

※ 郑叔和他家的巴西绣球花。

小萍问我:“这巴西绣球花很靓吧?最后那张拍得最漂亮啦!父亲拍花,我拍父亲,我从后面偷拍了好几张,父亲都不知道哩。”然后,小萍还很开心地引用卞之琳的那句诗来形容“父亲拍花、她拍父亲”的照片——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小萍看花,蕴含着一种对父亲的爱。花下的亲情,满满的都是感人的景致呀。

父亲在拍花,女儿小萍在拍父亲(小萍摄)。


广氮新村,花开处处,开出了很温馨的花事。

而我,一看小萍发来的照片上那个大火球一样的巴西绣球花朵,虽然很惊艳,但也不完全觉得陌生。因为我前几天去广氮新村拜访书法家蔡毅华,就在他家55栋的一楼走廊看到有人家种有两盆红火球,只是红火球开得不如郑叔家的大和旺。当时,蔡毅华和我还很好奇地询问这是什么花来的?坐在红火球旁聊天的两位大妈笑容满脸,说她们也不知道呀,是别人送的,每年夏天都开得红红的,好好看,很喜欢哩。

5.jpg

※经过这里的时候,你留意走廊上的火红球了吗?

经常到广氮新村闲逛,我发现居民都特别爱种花花草草,广氮新村的角角落落都种着很多色彩缤纷的花。所以,在广氮,转角遇到花,转角遇到爱花人,那是很正常的,当然也是很有意思的。遇上了,谈得来,种花人与看花人,也就会开启一段花缘。比如说,我与郑叔以及郑叔女儿之间,就在2016年的这个夏天,开出了很温馨的花事。


“送你一盆花开最旺的巴西绣球花!”

第二天周末,我满心欢喜地赶往广氮新村的郑叔家。郑叔家住5栋,从新元小学旁边折入,很快就到了郑叔家。

5栋一楼的门前有个小花圃,那便是郑叔家的花圃。这花圃经营有十几二十年了,里面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有鸡蛋花、兰花、大叶海棠、茉莉花等,还有一棵高大的无花果树,绿叶如盖,已开始长出绿绿的无花果。当然,在各色花中,现阶段长得最旺盛开得最耀眼的,就是摆在门口栏杆上的几盆巴西绣球啦。

6.jpg

※原来无花果还在树上的时候是这样的~

郑叔家种有五六盆巴西绣球,花色偏血红色,伞形花序顶生,花小,排列稠密。我粗粗看一下,应该多达几十朵吧,一朵朵嫣红的小花朵呈球形排列,形成了一个浑圆可爱的“大火球”。郑叔告诉我说,大的巴西绣球,应该有上百朵小花,每个花球大概花开可持续10天左右。

我被血红的大花球吸引得挪不开眼睛,便问郑叔,这花叫巴西绣球,原产地在巴西吗?郑叔说,他不清楚原产地在哪里,他家所种的巴西绣球的原种,是他亲家从美国带回来的,也是亲家告诉他叫巴西绣球花的。

7.jpg

※小花园里的巴西绣球,找找在哪里?

我又问郑叔,这花难不难种?郑叔说,不难,很容易种的,巴西绣球是一种草本球根花卉,春天将母球上的小球分离栽种就行了,但要注意,平常淋一些洗米水,阳光充足,就会长得很快

就这么唠叨着唠叨着,郑叔很开心地说:“我送你一盆巴西绣球吧。”然后就端起花开最旺的一盆巴西绣球花,满脸笑容地说:“就送你这盆好了。”我激动极了,但有些不好意思接郑叔的花。郑叔说:“你喜欢花,我也喜欢花,爱花人遇上爱花人,这是非常快乐的事情。种花,也需要分享呀,那是一起分享快乐。我也送过好多巴西绣球花给亲戚朋友们呢!”

听郑叔这么一说,我想起前几天在广氮新村55栋楼下看到的巴西绣球花。于是猜想,说不定这巴西绣球花也是郑叔送的吧,郑叔真是太有爱心,这花事也太温情啦。


花,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情感的交流与延续。

欢欢喜喜地把郑叔送的巴西绣球花端回家。把花晒上朋友圈,朋友们羡慕不已。很多朋友说,这花开很艳,名字叫巴西绣球,真太美啦。但也有朋友还告诉我说,这花不叫巴西绣球,应该叫网球花

上网查查,翻翻一些花书,果真没有巴西绣球花,却有网球花,还说是因为花朵密集,四射如球,所以叫网球花,别名火球花、网球石蒜,原产非洲热带。我个人感觉网球花这个名字,远远比不上巴西绣球好听,实在是网球太过硬朗,绣球柔软,更符合此花的特性呀。不过,别名火球花,倒还算是比较形象的。

其实,花也是一个符号而已,到底是叫巴西绣球,还是叫网球花,有时候或许也并不是十分重要。本来嘛,花的别名非常多,各国各地的叫法也不太一样,花名相差很远,也着实正常不过。其实,最重要的是,花,在很多时候,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情感的交流与延续。

8.jpg

希望你我暮年时,也能够闲坐庭院话往事。  (网络图)

比如说我与郑叔极其女儿小萍之间的交流,时不时地,小萍会告诉我他们家的花圃又开了什么花,并通过微信,把她拍的花的照片传我欣赏一番。而郑叔呢,别看他已经75岁了,用微信也用得很溜呢。他通过微信,近段时间专注地发些他家种的巴西绣球花的照片给我,还一个劲地提醒我,三五日淋一次洗米水,并要保证阳光充足,那么花儿一定会开得新鲜、水灵、超脱。

或许,这便是吸引我经常去广氮闲逛的重要原因吧。每次去,我都喜欢闲逛到郑叔家的花圃,如果他们家没人在,我就随性地看看什么花开了,闻闻花香,舒服又惬意;如果碰上郑叔或者他的女儿小萍,就随意地聊聊天聊聊花,满心都是花香,真是美美的享受呀!

9.jpg

S

 pecial Reports

栏目介绍

e家君推出一个新栏目:《作家眼中的车陂》,文化就像一种胶片中的光影,那一小片光影都有存在之美,让我们一起来发现那些被你忽略的车陂之美。

作家简介:潘小娴,作家,现已出版《美人香里说宋词》、《村上春树的三张面孔》、《闲敲棋子落灯花》、《最美的游戏》、《钢琴美韵》、《钢琴的故事》、《建筑家陈伯齐》、《会飞的蒲公英》等作品。

【图文记者 潘小娴】

【编辑 橙子鱼】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