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你就知道,为什么把广州喊作花城 | 以花为名,安居乐业

by 信息时报 | | 2016-05-25 15:09

    2016-05-24    林茹彬 温倩茵             微社区e家通幸福赤岗                         


 

初夏,阳光。

时光若是回转至三十年前,

这里就是老人家回忆中的绿翠园,

农田,蛙鸣,稚童,流水,石板桥……

而今这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

但从这里的路名却能找到一丝丝的记忆。

因为曾经存在的绿翠园而以花命名的路段,

现在又演绎着怎样的故事?

樱花街上不飞花,朗朗书声犹耳边

1.jpg

蜿蜒的樱花街不过百米,

却找不到一棵樱花树。

虽名不副实却不妨碍它遗世独立,

一墙之隔的绿翠中学偶尔飘来朗读声。

那些和青春有关的所有梦想,

都在这里蔓延开来。


2.jpg

 

樱花街18号,

从去年7月起落寞至今。

透过紧锁的玻璃门,

可以看到已经废弃的书架,

如今的落寞却掩盖不了当年的辉煌。


3.jpg

2007年的夏天,

樱花街18号聚集了无数个小书虫。

每逢周末、假日,

广少图海珠分馆里全是专注的小眼睛,

只为享受那阵诱人书香。

也是夏天,

去年图书馆搬离18号,

剩下的是八载年月的记忆。

 

4.jpg

最初的懵懂稚童,

如今也该长成朝气少年;

那时我们畅想青春,

如今将与校园话别……

一切来得那么自然,

又那么让人惊诧

——时光在这段路上悄悄溜走。


5.jpg

偶然路过樱花街18号,

回忆是否依然涌上心头?

 

金菊路上无菊香,阳光却撒满地黄

6.jpg

这里没有顶尖的食府,

吃贯南北才最解乡愁。

一边是潮州鱼蛋粉、沙县小吃、西北牛肉面……

一边是港式茶餐厅、老东北菜馆……

满足了这带居民对食物的需求,

最是丰俭由人。


7.jpg

饱餐一顿,

树荫下便是最天然的街坊聚脚处,

初夏的蝉鸣声正在和唱,

让孩子的欢笑、老人的絮语更加动听。


8.jpg

蕙兰路少兰君子,蕙质兰心却相宜

9.jpg

蕙兰路上嗅不到一丝兰花幽香,

倒是满眼的绿色,让我们仿佛身处它的茎叶之间。

在不起眼的角落,

小资餐厅的老板已经煮起了咖啡,

咖啡香气的侵入,

让白领们的午后不再慵懒。


10.jpg

与咖啡店相对,

是照顾白领一日三餐的快餐店。

两者在蕙兰路上并肩而立,

相处和谐。

11.jpg

正如我们的生活,

在享受幽雅情调的同时,

不能没有人间的烟火气。

既有生活苟且,也有诗与远方。


红梅路上不落梅,自有寻常百姓家

12.jpg

南接金菊路,北连滨江东。

百米见头的红梅路却是温馨静谧。

一栏之隔的芭提水岸里,

上演着多少寻常百姓家的温馨故事。

 

13.jpg

小儿不知愁滋味,

只要有爸爸在,

世界就如同缤纷落英,五光十色。

而作为父亲的你,

看着小情人稚嫩的脸庞,

弯起双手,站直腰杆,

只为自己的小公主撑起一片安逸的港湾。


1.jpg

翠竹路无竹中空,却有翠树满眼绿

2.jpg

没有挺拔苍劲的翠竹,

翠竹路上依然绿树环绕,

嫩叶晶莹剔透得如雨后水珠在微风中摇曳,

透过叶脉洒下点点阳光。

走在这里,清凉自在。


13.jpg

一碗最懂广州人的口味的传统云吞面

锁住了附近居民的胃,

从早到晚,

食客络绎不绝。


14.jpg

大地鱼煮成的汤底精华,

随着热气腾起,升华,

弥散在翠竹路上的每一角落。

桃花街无桃花红,紫荆枝头更争艳


16.jpg

连接金菊路的桃花街,

把主角之位让给了紫荆。

卓越风姿展现在微热的风中,

紫荆开出了自己的姿态。


17.jpg

在这里讨生活的人,

也有自己的独特方式。

曾经踩着小三轮车流转在大街小巷里收购废品的他们,

现在有了自己的“据点”,

一把阳伞,一台手机,

就是一个午后。


18.jpg


时光不断,生活不止,

这个初夏,以花之名,

曾经的绿翠园和现在花香四溢的街巷,

一同开出了最恰当的样子。

 

【图文记者 林茹彬(见习 温倩茵)】

【编辑 木小鱼】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