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光漫天凤凰木,青葱学子毕业花

by 信息时报 | | 2016-05-24 10:51

 2016-05-23    潘小娴                     微社区e家通文化车陂                      

 

白流苏初到香港,范柳原在浅水湾的夜里叫白流苏看开花的凤凰树:到了浅水湾,他搀着她下车,指着汽车道旁郁郁的丛林道:“你看那种树,是南边的特产。英国人叫它‘野火花’。”流苏道:“是红的么?”柳原道:“红!” 黑夜里,她看不出那红色,然而她直觉地知道它是红得不能再红了,红得不可收拾,一蓬蓬一蓬蓬的小花,窝在参天大树上,壁栗剥落燃烧着,一路烧过去,把那紫蓝的天也熏红了。——张爱玲《倾城之恋》

                                                                                                                    凤凰花开的路口林志炫 - 绝对收藏                    

1.jpg

※ 被凤凰木映红的车陂涌,更添了一份靓丽的气息。

❀ 张爱玲的凤凰木之恋 ❀

我不是张迷,但是张爱玲在《倾城之恋》这一段关于凤凰树黑夜观感的文字写得极其敏锐贴切。这段话让我留下一个很深的印象:壁栗剥落燃烧着的红。即便在黑暗里,就连满怀心事与算计的白流苏也能看得见壁栗剥落燃烧着的红,可见其红得多么的不可想象了。而张爱玲在《倾城之恋》把凤凰木写成“野火花”,更见其燃烧的气势多么奔放热烈。

其实,野火花是凤凰木的别称。关于“野火花”,据说有这样一个来历:有位航海家经过一座海岛时,正值森林中凤凰木开花,红光漫天,他以为森林大火,连连惊呼:“Flame of the forest!”。此后,“野火花”就称为了凤凰木的一个别名。

2.jpg

※ 凤凰木别名“野火花”。

而又因为叶凤凰木像羽毛状的叶子,因此还有一种说法,由于“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盛开时一树艳火焚尽,来年重生新绿,恰似凤凰涅槃,故而以凤凰命名。

3.jpg

※ 叶如飞凰之羽。


❀ 车陂观赏凤凰木最佳之地:

BRT公交人行天桥 ❀

凤凰木盛开之时,奔放热烈,有一种荡气回肠的燃烧气势。

5月,正是凤凰木花开时。车陂路口、广氮新村、车陂联合社区、东圃BRT公交人行天桥等地方都奔放热烈得一片红艳。

4.jpg

※ 车陂路口凤凰木。

广氮新村的凤凰木,就长在车陂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广氮分站的对面;联合社区的两株凤凰木,长在社区入口处五六十米的地方;而车陂路口的凤凰木,就长在人行过道上,共有八棵。不过,广氮新村、联合社区、车陂路口的凤凰木,或许是因为叶长得太茂盛,反到显得花开不是那么艳丽。

5.jpg

※ 车陂处处能见火红的凤凰木。

相比较而言,东圃BRT公交人行天桥旁的那株凤凰木,叶子少,花朵,抬眼望去,密密的枝叶上就像挂满了一团团、一簇簇的火球,风一吹,火球一浪接着一浪地翻滚,肆无忌惮,壁栗剥落地燃烧,真的让我看得荡气回肠。

而且,有意思的是,我去车陂采访,坐BRT到东圃镇下车,而东圃BRT公交人行天桥一直都处于整修中。但5月份,凤凰木花开之时,这公交人行天桥竟然也开通了。车陂的艳红姐在微信上发了凤凰木花开的艳丽照片,并附上了一句话“东圃BRT公交人行天桥开始通行了,正是凤凰树开花时。”的确是呀,站在人行天桥上,往红艳凤凰木花下望去,中山大道上车流穿梭,人流穿梭,还有一旁被映红的车陂涌,更添了一份靓丽的气息。那红红的花海,那红火的生活,两相辉映,真是美极了!

6.jpg

※ 东圃BRT公交人行天桥的凤凰木开得最奔放热烈。

凤凰木长得高大,看花,本来是有些费劲的,但因为东圃BRT公交人行天桥开通,站在天桥上,看花就非常方便了。于是,东圃BRT公交人行天桥就成了观赏凤凰木的最佳之地。每天从天桥路过,总会看到这样一种美景:过往行人,先来一句感叹——哇!好艳好美哟!尔后,掏出手机,倚着天桥栏杆,喀喀喀拍几张花,喀喀喀再来几张自拍,笑容美得如花般艳丽。呵呵呵,车陂BRT公交人行天桥旁的这株凤凰木,仿佛也成了过往行人们的开心加油站了!

7.jpg

※ 行人看到美景忍不住拿出手机、相机拍下来。

❀ 学子难忘的“高考冲刺花”

“毕业花” ❀

对于这种荡气回肠的凤凰木火球,不少学子心中,应该是有着一种特别情怀的。

说来,广氮的一株大大的凤凰木,就长在离新元小学和广氮幼儿园的不远处,不知道这里的学生们对这凤凰木有没太深的感觉?当然,因为高考离他们还很遥远,而小学还处于玩耍的阶段,或许,毕业对他们来说,留恋的情感并不是那么深。但上了初中,尤其是高中后,心智越来越多牵扯,毕业的情感越来越复杂,就像台湾歌手张明敏唱的那首老歌《毕业歌》一样:“蝉声中那南风吹来,校园里凤凰花又开,无限的离情充满心怀……”

8.jpg

※ 广氮新村凤凰木。

我曾经站在东圃BRT公交人行天桥上,边拍艳艳的凤凰木,便注意看路过的穿学生服的学生。后来,碰到一个就读于广州市第二中学的小梁,他说他们高三住校生,所住的宿舍前有两棵高高大大的凤凰木,读高三的那一整年,他们住在三楼,每天抬头低头都能很清楚地看到凤凰木。等到五月中旬开始花开,那正是他们冲刺高考的最后阶段,红红的火球挂在树上,学生们坐在走廊上就能看得一清二楚,稍微伸伸手,偶尔也能碰到一两朵花。小梁说,每天与燃烧的火球两两相对,看得整个人的心都激情澎湃,红通通一片,似乎也真的斗志昂扬起来了。于是,他们高三学生都戏称凤凰木是“高考冲刺花”。

而老师也喜欢在课堂说这么一些鼓励的话:“今年宿舍前的凤凰花开得好红火,看看花儿都为你们祝福,预祝你们高考考出最红火的成绩!”

9.jpg

※ 花海下的中山大道。

虽然,“高考冲刺花”叫得很俗,却亦是一种人生必经的情结。有时候想想,其实花花草草与俗世的情感联系在一起,或许也从另一个角度更能显示出它独特的一面吧。

10.jpg

※ 夜色也掩盖不了凤凰花的火红绚烂。

除了叫“高考冲刺花”, 凤凰木也还叫毕业花。小梁说,六月初高考结束,他就要结束整个高中生涯,很自然地,这凤凰木便成为了小梁和同学们高中毕业时的毕业花,成为了他们与青葱燃烧的青春岁月相联系的一种绚烂记忆。

当然,这种绚烂不仅是广州学子,应该也是全国很多学子共同的青春记忆吧。比如说,种满凤凰花的厦门大学校园,就有一曲广为传颂的歌曲《凤凰花开的路口》,歌词这样唱道——凤凰花开开两季,一季毕业生走,一季新生来!

来时,灿烂;走时,亦灿烂。灿烂,当然让人留恋,当然依依难舍!

8.jpg

※ “脑海之中有一个 凤凰花开的路口,有我最珍惜的朋友。”

❀ 独特的花斑,独特的花瓣 ❀

凤凰木的花,若丹凤之冠,具有“热带三把火”(火焰花、凤凰花、木棉花)美称,火红得能把天也熏红。

除了红,凤凰木的花也真真是大朵得特别:花托5瓣,花瓣5瓣,分别围成星形。每一瓣花瓣都有一个细长瓣柄,瓣柄上开着圆形花瓣,看起来像及了一把钥匙。有趣的是,其中的四瓣圆形花瓣平平伸展,颜色是一色纯红;还有一瓣圆形花瓣,却直立起来,还长满了黄色、红色和白色的花斑,独特极了。

同一朵花,有出挑的一叶花瓣,这就像人一样,虽然是同吃一样米长大的兄妹,但经常会有那么一个容貌和智慧都相对出众的孩子,让人侧目,让人羡慕。

12.jpg

※ 花若丹凤之冠。


S

 pecial Reports

栏目介绍

e家君推出一个新栏目:《作家眼中的车陂》,文化就像一种胶片中的光影,那一小片光影都有存在之美,让我们一起来发现那些被你忽略的车陂之美。

作家简介:潘小娴,作家,现已出版《美人香里说宋词》、《村上春树的三张面孔》、《闲敲棋子落灯花》、《最美的游戏》、《钢琴美韵》、《钢琴的故事》、《建筑家陈伯齐》、《会飞的蒲公英》等作品。

 

【图文记者 潘小娴】

【编辑 橙子鱼】

 

 

返回顶部
信息时报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