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广州 > 正文

记得珠海捐赠到广州的心脏吗?受捐者已下床活动

信息时报 | 记者 黄艳 通讯员 林伟吟 张阳 刘昕晨 | 2019-04-15 20:12:04

3月29日,一颗由珠海志愿者捐献的救命心脏,“乘坐”救护车,在珠海、中山、佛山、广州四地交警的爱心接力和沿途司机的礼让下,用时90分钟,跨越120公里,顺利从珠海送到广州的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55岁的患者钟阿姨在心脏达到后即接受了心脏移植术,今日(4月15日),记者从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获悉,目前钟阿姨初步度过了术后的抗排斥关、抗感染关,身体逐渐康复,已能下床活动。

据了解,钟阿姨在等待心脏移植的过程中,曾67次遭遇心脏室速、室颤的“生死劫”,在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团队的全力救治下,得以死里逃生。并最终在该院成功进行了移植手术。根据患者的康复情况,钟阿姨约半个月-1个月的时间可恢复出院。

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黄艳 通讯员 林伟吟 张阳 刘昕晨


患者67次“猝死”

医院调整抗心律市场药物治疗方案

来自东莞的钟阿姨在今年1月突然晕倒意识丧失,后来确诊为致心律失常性右室心肌病。因为反复室速/室颤(VT/VF)发作,钟阿姨在当地医院治疗后,于1月28日植入了埋藏式心律转复除颤器(ICD)。此后,钟阿姨还是反复出现室速/室颤(VT/VF),ICD记录共电击治疗65次,称之为“电风暴”。原本设计使用寿命长达6-8年的除颤器,仅1个多月除颤器电池电量就耗竭了。

当时钟阿姨转院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该院王景峰教授团队为钟阿姨更换了除颤器,并转到医院心脏重症监护室治疗。然而,钟阿姨又出现2回“电风暴”。王景峰称,“ICD每一次放电,相当于一次心脏猝死后的抢救。出现‘电风暴’的患者,有70%-80%的人会因为严重心律失常而死亡。”

王景峰教授团队为钟阿姨调整了抗心律失常药物治疗方案,同时联合使用了四种不同机制的抗心律失常药物,并结合神经内科会诊意见调整镇静药物治疗方案。3月14日开始,钟阿姨未再发恶性心律失常,精神症状及呕吐逐渐消失,病情趋于平稳,为等待心脏移植争取了宝贵时间。与此同时,该院心胸外科主任郑俊猛教授为钟阿姨在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进行心脏移植等待登记,寻找最合适的心脏。


心脏适应“新环境”60分钟后

在患者体内开始独立“工作”

3月29日上午,中国人体器官分配共享计算机系统为钟阿姨自动匹配到一个合适的供心。郑俊猛教授团队立即从该院南院区出发赶往珠海,经过爱心"接力",17:50跳动的"心源"抵达该院南院区,18:00开始手术,经过5个小时25分钟,手术圆满结束,术后转ICU进一步治疗。郑俊猛介绍,“当天手术顺利,只花了4个半小时,捐赠的心脏在钟阿姨的身体里,开始重新跳动”。


3月29日,移植心脏完成爱心接力,图为主刀医生提着心脏走下救护车。信息时间记者 陈引 摄


在回忆当时手术的过程时,郑俊猛介绍,心脏接口缝好事很重要的,心脏是泵血器官,大压力才能泵到全身。“我们将新的心脏安装到患者体内,要像针线一样缝好各个接口,在心脏高压里下要做到不漏血。有人形容我们的手术是‘沙漠化’,意思就是干干的,不能漏。安装好心脏并且不漏血是基本的要求,除了‘缝’上去,时刻要维护好心脏的功能。在安装好心脏后,心脏重新开始跳动,并通过体外循环机器的帮助进行工作。当心脏跳动后,辅助比例可以慢慢向下调整,心脏则慢慢适应承担负荷,总共用了60分钟,辅助系统撤下,心脏开始独立工作。看到这个结果时,手术室氛围是很欢快的。”

郑俊猛说,在临床中,也有接受移植的病人是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撤掉辅助系统的,重新安装好的心脏开始复跳,但在术前心脏存在了一定功能受损,“这个时候让心脏马上应付所有工作是应付不了,在其复跳后,仍然需要用循环辅助机器,有的患者需要数天才慢慢撤掉。”钟阿姨用了60分钟,就撤掉了辅助器是很好的结果。

据介绍,钟阿姨术后恢复顺利,并于4月1日转出ICU。4月9日,医生为钟阿姨拔除心包、纵隔引流管,钟阿姨开始下床活动。目前钟阿姨康复良好,还需要半个月到1个月的时间进行术后调理才可以出院。据介绍,心脏移植第一年都会有排异、感染情况,一年后会逐步稳定,目前,钟阿姨已经初步度过抗排斥和抗感染关,但以后需要终身服用抗排斥药,并进行随诊。

心脏移植费用多少?普遍在50万元左右。郑俊猛介绍,目前抗排斥等药物可以由医保报销,但移植手术尚未纳入广州医保。

 

对于需要心脏移植的成年患者

最佳的心源来自16岁~45岁捐献者

据了解,目前广东省能开展心脏移植的医院有广东省人民医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地区去年完成了60-70例心脏移植,全国则有400多例手术。郑俊猛教授介绍,心脏移植是一个复杂的治疗过程,手术前、手术中、手术后这三个阶段都非常重要。但凡需要心脏移植的患者,手术前心脏的情况都非常糟糕,全身组织和脏器都处于低灌注状态,需要非常精细的去调整治疗方案,维护好各个脏器的功能使得患者安全过渡到心脏移植手术。

据介绍,目前我国器官的获取主要来自"心死亡"及"脑死亡"捐献者,对于供心的获取只能是源自"脑死亡"捐献者,这也大大限制了供心的来源。对于需要接受心脏移植的成年患者,最佳的心源来自16岁~45岁捐献者的供心。目前国内各个医疗中心对于供体维护的意识以及水平参差不齐,导致了很多器官因为功能不全、药物性损害或者感染而无法被用于移植,造成许多脏器的浪费。加上供心在"血型"以及"组织相容性"上必须和接受移植患者相匹配,能接受心脏移植的患者可能需要等待非常漫长的时间。在漫长的等待时间内,更需要对接受器官移植患者精细、细致的调节,可能需要多个学科的共同努力。

记者了解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正在规划心脏中心或医院的建设,该院也将很快成立心血管中心,多个学科将更加紧密结合。郑俊猛教授介绍,“心脏中心的成立,将可以针对每一个病患指定更理想的方案,通过各学科高度协调合作,从而实现一站式、全链条全过程的解决方案。”


链接:

换心15年目前身体良好

家住广东省中山市的李先生是在2004年就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的患者。是郑俊猛的一个病人,回忆起当时的情况,郑俊猛说,当时李先生送过来的时候是急诊,心脏收缩功能差。医院和他谈了心脏移植手术,他很快接受了。

换心已经15年的李先生现年56岁,谈起当时进行心脏移植手术时,他说很坦然地接受了。他说,现在已经56岁了,能活到现在很感恩。术后回家休息了一个多月,便开始干起了一定的体力活,每天的工作室焊接、装修。除了要服药外,他和常人相差无几。“在移植后的前十年,我一直在吃抗排药,这期间,我进行了减量,减到第十年的时候,开始不吃,现在也没有什么异样。”最近两年,随着年龄渐长,李先生相应减少了工作量,如今在餐厅做杂工。

李先生说,经历了换心的手术,自己的心态更平和,重生不易,他也更珍惜生命。他还加入了一些需要进行心脏移植的病友群,给病友们科普,并志愿做一些病友的心理疏导工作。


信息时报社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

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C) 粤ICP备14002173号-1 爆料电话: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时报

举报及投诉电话:(020)34323133 邮箱:xxsb_gz@163.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